她成了黑莲花的白月光(宁缃缃霍星语)
她成了黑莲花的白月光(宁缃缃霍星语)

她成了黑莲花的白月光(宁缃缃霍星语)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21-05-14

小说介绍

宁缃缃霍星语小说————她成了黑莲花的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PLANC所著,讲述了霍星语死了,隐退十年的女星宁缃缃期待已久的豪门寡妇生活,终于到来。联姻十年,她勇斗恶婆婆,对决小白莲

宁缃缃霍星语小说简介

宁缃缃死了。
在她那位年轻并且活该早逝的妻子的隆重葬礼上,被人推搡了一把,一脑袋撞在墙灯尖角上。
嗑死了。
宁缃缃的魂魄浮在半空,看着下方乌泱泱的人群。
叫救护车的,给止血的,做心肺复苏的,哭哭喊喊乱作一团。

她成了黑莲花的白月光全文阅读

那个倒在地上的自己,额前的血沿脸颊淌着,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尤为刺目,她双眼紧闭着,就好像睡着了一样,精巧挺翘的鼻早已不再吸入空气,樱唇紧抿着,仿佛痛苦还未逝去。
宁缃缃浮在半空,呆愣地沉默着。
就这么…死了?
嗑了下脑袋,魂儿就跑出来了??
难不成是平常在微博上发太多“kswlkswl”,老天当真了,就真嗑死了???
宁缃缃艰难地转过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透明棺椁,里面躺着的,是她年轻,但活该早逝的妻子。
霍星语。
她静静的躺在棺椁中,身旁的白玫瑰衬得她一如生前冷艳,浪卷黑发垂在身侧,一身白裙裹着丰满的曲线,曾经混着冷漠与妩媚的瑞凤眼闭敛着。
不会是她自个儿一个人上路觉得不甘心,化作厉鬼来索命吧??
宁缃缃心中一抖,随即又否认了这个想法。
她和霍星语可以说是全无感情。
十年夫妻,对她来说是十年对峙。
但对霍星语来说,或许只是家里多了张吃饭的嘴罢了,根本谈不上什么爱恨情仇的纠葛。
从18岁开始,她就扛着霍四小姐的未婚妻、妻子这俩名头过日子,放弃演艺,怕行差踏错,怕给霍家丢人,不苟言笑,规规矩矩,如履薄冰。
霍星语从来懒得跟她多说话,看她和看家里做饭的阿姨眼神都保持一致,她就像个只会赚钱的商业机器。
要不是每日照镜子都能看到镜子里那个面若芙蓉样貌秀美的女人,宁缃缃都要怀疑自己可能是煮饭阿姨的双胞胎妹妹。
霍星语是一片沉寂的湖,她第一次看到霍星语情绪起伏,表现出在乎的样子,就是公司股票跌了。
肯定地说,霍星语人生之中,唯一在意的只有事业
宁缃缃以为一辈子都要这么熬。
但是霍星语突然死了,给她留下了百分之五的股权,过完丧期,她的人生解放了,前途开阔了,有钱寡妇当然是想怎么快乐就怎么快乐。
她可以追星可以养小白脸,有大把钱去挥霍。
想到这里,宁缃缃差点在三分钟默哀时笑出声来,狠掐着自己大腿才忍得住。
在嫁给霍星语前,宁缃缃短暂的混过娱乐圈。
演过几部青春爱情电影,虽然一直被喷演技差,但也曾经因为清纯小白花的外形爆火过。
她拿出了她毕生的演技,在霍星语葬礼上哭得痛彻心扉。
也不纯是演,其中有哭她这十年的青春,也有哭即将到来的富婆生活。
可还没来得及连开三天三夜的庆祝派对,就一头嗑墙上,紧随霍星语,一块死了。
到底是谁推的这么一下?
宁缃缃心中不由得升起一团憋闷火。
可能是撞着了脑袋也可能是人群太过混乱,叫她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做厉鬼连索命对象都没有。
太冤了。
鬼魂发怒,可谓是毫无意义,她连去踹一脚霍星语的棺材板泄愤都做不到。
灵堂外的空中,密云压顶,天边被染成了一种浓重赤红色,初秋寒风料峭,空气里充满了湿润的味道。
宁缃缃目送她们把自己的驱壳抬上了救护车。
人群中不知是谁,对着远去的救护车嚎啕一声:
“缃缃这是怕四小姐一个人走太孤单,殉情了啊!!”
话声一落,周围人看戏似的,纷纷嘀咕八卦着。
还有几个被狗血剧毒害的少女抽抽噎噎地流起泪来。
宁缃缃已经可以预料到明天娱乐八卦版的头条了,想到满屏的“霍四太殉情”,她的眼泪也要掉下来了。
霍四太这个名头跟个紧箍咒似的。
她这短暂的一辈子为了得体,为了配得上霍星语活得战战兢兢,没想到死了竟然还跟她紧紧捆缚在一起。
要是能重来就好了,她宁可跳进黄浦江里,也不嫁给霍星语。
去她的霍四太。
——
霍星语活过来了。
三天前,她一睁眼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10年前。
这三天她想得最多的不是自己为什么会猝死,也不是其中阴谋诡计的可能性。
看着公司文件,她脑子里浮现出的居然是宁缃缃。
三天里,霍星语签错了五份文件,总经理签名上她走神走到填了宁缃缃的名字。
秘书看她的目光都带着古怪。
她怎么也没想到宁缃缃居然会为她殉情。
可这一切又是她亲眼所见的。
霍星语漂浮在灵堂上空,看到她伏在棺边哭得痛彻心扉的样子,她呆住了。
她的痛苦和周围人的冷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不知道宁缃缃会这么伤心。
默哀时,宁缃缃娇小的身子抽噎着颤动,纤细的双手掐着腿才能忍住不哭出声。
霍星语看过她演那些烂片,这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她笃定,宁缃缃绝对没有这个演技。
她杏眼泪盈,小巧的鼻尖也泛红了,这个脆弱的样子,叫霍星语看着心中泛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她忽然觉得心疼起来。
最后宁缃缃一头撞在墙上,为她殉情了。
饶是霍星语向来对情爱不甚在意,也被这个举动震住了。
她霍星语死了,宁缃缃也不独活?
她从来不知道宁缃缃对她情深至此。
这个女人是爱她的,霍星语笃定的想,虽然她不爱她。
可是这辈子,如果再娶她一次,她想要什么,只要她霍星语有,她都可以拿走。

宁缃缃霍星语免费阅读

她上辈子和宁缃缃没有子女,如果领养个女儿,要叫什么好呢......
霍星语盯着面前排满了密密麻麻条款的文件,薄唇轻动,低语道:
“宁缃缃......”
*
宁缃缃是被外头的一阵喧闹吵醒的。
有人撕心裂肺地哭喊着,也有人怒骂嘲笑着,声音纠缠在一起,反倒听不清在说些什么了。
她脑中昏沉,身体也像灌了铅似的,疲累沉重。
宁缃缃努力睁开眼,就见边上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匆匆离去。
这是在医院?
自己从鬼门关被救回来了?
墙上挂着温馨的画,外面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撒进来,她垂眼看到自己身上穿着病号服,一只腿打了石膏,被高高的吊起来。
看着被吊起来的腿,宁缃缃疑惑了。
自己不是撞到了头吗?怎么腿断了??
她皱着眉,想着,自己上次腿断了的时候还是十年前,在拍戏时掉威亚不慎出了事故,养好了伤就被送进了霍家
“宁缃缃!”
听得这声呼喊,她心中一惊,仰头望去,只见步进门的宁怀皑正黑着脸望向自己。
她茫然地望着眼前皱眉的中年男子。
这是她父亲
她嫁进霍家不到五年,宁怀皑就得了癌死了,怎么可能这样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
这不会是两个人死人在天堂相聚吧?
她抿了抿嘴,说不出话,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总不能一开口打个招呼就是
“爸,好巧,我也死了。”
况且见到他,宁缃缃心中并没有多少欢愉。
她十多岁的时候宁怀皑就离婚了,宁缃缃一直跟着母亲住,对这个父亲的记忆可以说只有无尽的争吵和眼泪。
直到她母亲出了车祸病危躺在医院,才宁怀皑接回了宁家。
宁怀皑不关心她,后母对她更不会有好脸色。
本来以为死了就是一了百了,没想到天堂里还搞家庭制,想到这宁缃缃只觉得好笑,垂下头喊了声爸。
“你还知道我是你爸爸,”宁怀皑冷哼一声,显然对宁缃缃十分不满:“我跟你林阿姨都是有教养的人,你这样也不知道是谁教的。”
她抬起眼,盯着眼前的宁怀皑。
她不知道宁怀皑又在发怒嘲讽些什么,可对于她的言外之意,宁缃缃早已听惯了。
人都死了还和从前一样,将所有的不顺遂、不如愿全怪到别人身上。
宁缃缃忽然觉得好笑。
她母亲车祸躺在床上近10年,她在宁怀皑和后母的关照下,过了战战兢兢的10年。
一开始她怕医药费断了,所以听之任之,无论他们说什么做什么,宁缃缃从不反驳,只乖乖照做。
后来宁缃缃出了名,他说这是她报答宁家的机会,要她跟宁家签合同,无论代言、广告或是片酬,欠款皆是全部上交。
只要她表现出一点反抗,宁怀皑便叫嚣着要断掉费用,要她赔偿违约金。
宁缃缃活动和烂片都不拒绝,只要有钱,连轴转跑商演也是常有的事,她只想续上医药费。
但直到宁怀皑死了以后她才知道,她赚的那些钱,交的那些医药费,宁怀皑和刘思口口声声说的给了她母亲最好的医生和药品全都是骗人的。
现在大家都死了,也没有必要再威胁着谁了。
宁缃缃冷笑着道:“什么教养?教养就是让你的亲女儿卖命赚钱给你的继女花么?”
“胡说八道,”宁怀皑一拍桌子,指着她骂道:“一家人,你赚的钱还要分彼此吗?你是姐姐就应该照顾妹妹,照顾你继母!我怎么会有你这种不懂孝顺的女儿?”
看着宁怀皑虚张声势倒打一耙否认的样子,宁缃缃只觉得可笑。
宁缃缃冷笑着望向她,说道:“一家人?是一家人你为什么要以我妈的医药费威胁我?为什么要拿违约金威胁我?”
听见这话,宁怀皑怒火上冲,却没有办法反驳。
他攥拳咬牙推开椅子冲到她面前,宁怀皑扬起手就要一巴掌往她脸上扇去。
可看到宁缃缃的眼睛,里面混杂的恨和冷漠,她挑眉望过来,冷笑着说:“怎么?还想打我?”
宁怀皑怒视着她,胸膛剧烈地起伏,他今天找宁缃缃是有正事,若是真的打了她,后面的事情还怎么说,他尽力地克制着,继续道:
“缃缃,我知道你对爸爸有很多不满,但是,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好好说,你妈妈的医药费以后我也会按时续。”
医药费?
她母亲两年前已经过世,哪还需要医药费,宁缃缃狐疑地看着她。
“若梦摔下楼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她脑子里的淤血一直不散,现在谁也不知道她到底会不会醒过来,我已经收到消息,霍家已经在重新挑选了,”宁怀皑见她沉默,以为宁缃缃已然屈服,便再次开口道:
“你也知道,跟霍家联姻,本就是我们得利,特别是最近爸爸公司经营不好,再这样下去,你妈妈的医药费恐怕我也没办法承担了......”
宁缃缃愣住了,这一番话,她上一次听到,已是十年前。
霍家这等豪门世家,有了联姻的机会宁怀皑是绝不愿意落空的,因为她妹妹摔下楼,这才不得不让宁缃缃顶了上去。
今日一切,仿佛又重新轮回到了她面前。
怎么回事?
她不是死了么?
难不成...这一切又逆回如昨?自己又新重回到了以前?
宁缃缃心中惊伏不定,又怕被看出端倪,只得垂下头来,顺着宁怀皑的话,低声接道:“那我要怎么做?”
“我给你找机会,去接近霍小姐。”
她话音才落,便是在宁缃缃心中惊起千层骇浪。
竟又回到了那一年!
宁缃缃双手发着抖,紧紧相握,纠得衬衫袖子也起了皱。
去她的霍四太!

小编推荐理由

她成了黑莲花的白月光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