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暗恋狂蓄意招惹后(楚梨薄臣野)
被暗恋狂蓄意招惹后(楚梨薄臣野)

被暗恋狂蓄意招惹后(楚梨薄臣野)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5

小说介绍

《被暗恋狂蓄意招惹后》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楚梨薄臣野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孟五月 所编写的,讲述了楚梨薄臣野的精彩故事。楚梨多少沉不住气了,只将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缝,结果,却对上了一双危险、深沉的视线。年轻的男人只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睡袍,腰间的带子松垮地系着,他的手里拿着一只红酒杯,星点的液体在杯中泛着潋滟的光。

小说简介

楚梨顿时呆住,挣扎了几下,手铐结结实实,纹丝不动,撞在金属床柱上,发出了些许清脆的声音。
她立即用另一只未被束缚的手掀开了被子,身上的衣衫完整,她松了口气。
只在心里揣测着,这是谁?
楚梨在心里想了一圈,自己只是个小小的特效化妆师而已,即便是过往合作过几个脾气不好的艺人,也不至于发展成现在这样?

被暗恋狂蓄意招惹后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楚梨顿时呆住,挣扎了几下,手铐结结实实,纹丝不动,撞在金属床柱上,发出了些许清脆的声音。
她立即用另一只未被束缚的手掀开了被子,身上的衣衫完整,她松了口气。
只在心里揣测着,这是谁?
楚梨在心里想了一圈,自己只是个小小的特效化妆师而已,即便是过往合作过几个脾气不好的艺人,也不至于发展成现在这样?
她爸爸现在失势,旁人躲都来不及。
楚梨尽可能地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多时,楼下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楚梨赶快躺下,假装自己还没睡醒。
“咔哒——”
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清脆。
脚步声由远及近,楚梨搁在被子里的那只手手心微潮。
她闭着眼睛,周围却安静至极,甚至可以听得到外面树叶哗啦啦的声音。
楚梨多少沉不住气了,只将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缝,结果,却对上了一双危险、深沉的视线。
年轻的男人只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睡袍,腰间的带子松垮地系着,他的手里拿着一只红酒杯,星点的液体在杯中泛着潋滟的光。
房间里只开着一盏小小的壁灯,他的半张脸隐藏在黑暗里,脸部的线条凌厉分明。
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侵略性。
楚梨莫名感到不安,装睡被识破,她索性坐起来,右手的手铐发出了“哗啦”的声响。
“你是谁?”
“我是谁?”
男人开了口,嗓音性感好听,却沁着一股威慑的冷意。
他站了起来,朝着楚梨走来。
好似从黑暗中走出来的狼。
楚梨看清他的脸,整个人都呆滞住了。
薄臣野站在她的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他用红酒杯的杯壁挑起了楚梨尖俏的下巴,看向她的目光漾着一股玩味,“是真忘了我,还是欲擒故纵?”
楚梨的唇微抖,盯着他的脸愣滞了好一会。
昔日少年褪去了青涩,五官变得愈发硬朗分明,眼底透着令人恐惧的冰冷。
他微勾着唇角,若有似无的嘲讽。
“陈嘉砚……”她的脸因为恐惧而微微泛白。
“薄臣野。”他薄唇轻启,一字一字的说出这个完全陌生的名字。
“你……怎么回来了?”楚梨的大脑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惊吓而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记错了我的名字,该怎么惩罚你?”
他没答,挑着她下巴的冰冷的红酒杯壁向上,抵在了她的唇边,楚梨浅色的唇微张,薄臣野冷冽的目光落在她的唇上,然后恶意地将杯中的红酒灌入了她的口中!
“咳咳——”
冰冷的液体灌得猝不及防,入口微甜,很快变成了苦涩,她呛咳起来,薄臣野却将红酒杯搁在了窗边的茶几上,随手抽了张纸巾擦拭着指尖。
像嫌脏似的。
楚梨坐在床上有些狼狈,唇角的红酒蜿蜒着流下来,胸前浅色的裙子很快被打湿了一小块,
刚才的红酒让楚梨清醒了许多,她扯动手铐,强行镇静自己的情绪,“你放开我!你这是非法……”
楚梨话音才落,下巴被冰冷的长指捏起。
视线逼迫的与他对视。
男人一双狭长的眼睛眼尾上翘,开扇的双眼皮与浓密的睫毛很显深邃,他邪气一笑,伸出手摩挲过楚梨仍沾着红酒的唇。
饱满、水润。
这双盈水的杏目明明盛着恐惧,却强撑着一抹倔强。
薄臣野不语,微微粗粝的指腹却只在摩挲着她的唇,目光逐渐变深。
楚梨察觉危险,故意张嘴咬住了他的拇指。
薄臣野却并不吃痛,反而扬起了一抹更痞的笑,“喜欢玩这个?”
楚梨立即松开了嘴,只是脸颊却迅速地染上了绯红。
“怎么不继续了?”薄臣野的拇指依旧抵在她的唇边,他玩味的目光欣赏着她此刻的倔强,他的长指骨节分明,白皙修长,那一枚牙印突兀显眼。
楚梨难堪地别过脸去。
薄臣野松开了手,懒懒地坐进了床边的贵妃榻中,双腿优雅地交叠。
“听说楚小姐明天订婚,我有一份大礼相送。”
薄臣野捏着她的下巴,语气沉缓,听不出喜怒,眼底却映着微嘲。
楚梨不明,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他,“你什么意思?”
“当然是送你订婚贺礼。”
薄臣野抬起手,从桌上拿起了一面镜子递给她。
楚梨不接。
薄臣野却好脾气地拿着镜子走了过来。
她坐在床上,一只手被手铐禁锢着。
他站在床前,两只手拿着一面镜子。
楚梨抬眼,周身的血液都在此刻变冷——
“你……陈嘉砚!”
楚梨有些失控,声音都变了调。
“还喜欢吗?”薄臣野冷笑,眼底却一片森冷。
楚梨不敢置信,整个人仿佛被一棍子打傻。
薄臣野伸出手拍了拍她柔软却冰凉的小脸,意犹未尽地问,“明天还订婚吗?”
“陈嘉砚……”楚梨另一只手搁在腿上,紧紧地攥住,指甲刺进掌心!
“楚小姐,我叫薄臣野。薄,菲薄的薄,臣服的臣,野心的野。”
薄臣野眼底挑笑,难得好脾气的逐字解释。
“你……你非法囚//禁,我要告你……”
楚梨的整张脸都白了下来,唇哆哆嗦嗦。
“楚小姐,我们还没发生什么呢!你要告,不如我给你留下点实质性的证据?”
薄臣野好似宠溺,抬手捏了捏她的小脸。
楚梨天生一张小小的瓜子脸,但脸颊两侧却偏偏有点小小的婴儿肥,手感不错。
薄臣野更满意地弯唇笑了。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来,薄臣野的脸被打的偏了过去。
他舔了舔唇角,一股淡淡的腥甜。
楚梨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他。
这眼神是不可思议,厌恶,恐慌……
薄臣野唇边那点笑渐渐地消失。
他伸出手,只单手掐住了楚梨纤细的脖颈,姿态如亲密的恋人,暧昧不已。
他的手很大,又或者是楚梨纤瘦,脖颈被他单掌控住,逼迫式的拉近。
男人清冽的气息贯入呼吸,他高挺的鼻梁抵着她的鼻尖。
“想咬我?还是想打我?楚梨,别这么看我,很危险。”
他菲薄的唇蹭过她的唇角,沿着厮摩着向下,他好似是故意的,重重的吻落在她的脖颈处。
而后,唇擦着她的颈线向上,恶劣地在她圆润的耳廓边呼吸,“楚梨,我们认识几年了?五年?八年?你马上订婚了,我当然要送你这份大礼。你说,陆承泽知道吗?知道你喜欢我八年了吗?”
“陈嘉砚,你混蛋——”
楚梨挣扎起来,但另一只手被束缚着,她想单手推开他,薄臣野却早有预料,轻而易举地攥住了她的手腕。
“不是要告我?没有证据,你怎么告我?”
……
楚梨坐在浴缸中,一遍遍的冲洗着。
陈嘉砚回来了。
她不知道这些年里发生了什么,陈嘉砚会改名换姓。
亦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明天是她跟陆承泽的订婚宴,此刻,她全身遍布痕迹。
薄臣野并没有跟她发生什么,可留的这些痕迹,却跟发生了什么别无二致。
浴缸中的水已经变凉,楚梨随手扯了一块浴巾裹在身上,她站在洗手台前,几乎没了抬头看自己的勇气。
他身上那冷冽强势的气息,那冰凉有力的唇,还有眼底充满侵略的光……
他问她,还订婚吗?
她站在镜子前,低头看着自己身上怎么擦都擦不干净的斑驳……
楚梨的脸色苍白,愤怒都变成了无尽的悲凉。
她曾经被一个梦魇拉扯了近三年,她无数次的梦见陈嘉砚回来了,昔日的少年站在黑暗中,眼眸直直地看着她,他站在黑暗里,身上的衣服被鲜血浸染,他一字字问她,“楚梨,是你做的吗?”
大家都告诉她陈嘉砚已经消失了。
她觉得没有。
而现在,他真真切切地回来了,楚梨恍如又一次陷入了噩梦里,久久缓不过来。
楚梨想失声痛哭,可眼泪怎么都流不出来。
这算是当年她亏欠他的吗?
或许是。
-
半夜刮了阵风,佣人林嫂起来关窗,却不料路过书房的时候,房门半掩,里面还亮着灯。
她犹豫片刻,敲了敲门。
“进。”
冰冷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
林嫂小心地推开门,“先生,天冷了,早点休息。”
“知道了。”
薄臣野应一声,林嫂也自觉不再打扰,关门离开。
书房里冷冷清清,夜风晃着外面的灌木,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薄臣野抬手关了台灯走出书房,别墅里空荡荡,他洗漱完毕回到卧室,掀开被子躺下后,却难得头脑仍然清醒。
空气中飘着一丝丝若有似无的香气,是淡淡的茉莉的味道。
楚梨好像一直特别喜欢某个牌子。
从沐浴露至护肤品,一直都是那个牌子。
薄臣野闭上眼,楚梨那张小脸蓦地浮现在眼前,
那女人好像这么多年过去了都没怎么变过。
还是一张巴掌大的鹅蛋脸,一双杏目好似盈着水,不经意戳人心的娇软。
薄臣野阖着眼睛,回味起晚上的场景。
那女人的皮肤柔软娇嫩,能掐出水来似的,就亲几下,肌肤就一片青紫。
但会突然想到了楚梨脸色苍白,目光里满是倔强和固执。
固执有什么用?
眼泪有什么用?
都是她欠他的。
薄臣野作息规律,这会时钟滴答滴答到了凌晨时分,他却毫无睡意。
该死!
肯定是这床上沾染的楚梨的味道。
薄臣野掀开被子坐起身,摁了内线,略有几分烦躁,吩咐林嫂进来换床单与被子。

被暗恋狂蓄意招惹后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楚梨一整晚都没睡。
她翻来覆去,一次次看手机。
3:03:49。
……
3:05:06。
……
3:07:26
……
楚梨闭上眼睛,疲惫不堪,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睡意。
因为她才阖上眼睛,就会想到薄臣野眼底一片冷意,然后用那样陌生的、那样冷厉的目光看着她,一字一字地说,“楚梨,这是你欠我的。”
她又一次睁开眼睛,心脏一阵刺痛
落地窗外的树木哗哗作响,房间里开着一盏壁灯,从三年前那场意外起,楚梨格外的害怕黑暗,房间里常常亮着灯。
她毫无睡意,索性走到了梳妆台前坐下,几度犹豫,还是打开了右下的抽屉。
那是个小小的木抽屉,拉开,里面放着一个文件夹。
楚梨轻轻把它拿出来。
报纸上的日期是三年前的6月28日。
【本日,临江大学内发生一起故意伤人案,伤人者为该校在校生陈嘉砚,据记者了解,现该生已被取消学籍,并且移交司法部门。】
【6月29日,临江大学金融系优等生陈嘉砚涉嫌故意伤人,于今日在临江市中级法院接受审判,据参与旁听的林教授称,陈嘉砚一直是学校的优等生,学习成绩名列前茅,不相信这会是陈嘉砚做出的事情,专家分析,陈嘉砚无父亲陪伴,母亲于几年前死于一场医疗事故,或许是其性格孤僻乖张导致了悲剧发生。】
一整张报纸,洋洋洒洒半页全都是关于陈嘉砚。
陈嘉砚。
陈嘉砚没有父母管教。
陈嘉砚性格孤僻乖张。
陈嘉砚在学校不与人来往。
这些词语组合在一起,所有人都认为是陈嘉砚伤了人。
但楚梨知道,根本就不是!
因为那天,楚梨是唯一的在场目击者。
那个凶手,只是有着跟陈嘉砚相似的面庞。
也只有她知道,陈嘉砚根本就不是他们口中的那种人。
警察一遍遍地询问。
楚梨一遍遍地回答。
——不是陈嘉砚,陈嘉砚不是凶手。
但偏偏那天的巷子周围只有一个摄像头,模糊里只拍到了一个背影。
那个背影,经过专业的鉴定,是陈嘉砚无疑。
“根本不是陈嘉砚,那个人跟他长得很像,不是陈嘉砚,陈嘉砚腹部那一刀是为了保护我……根本不是……”
楚梨坚称不是陈嘉砚,警察无奈找来了资深的画像师。
画像师根据楚梨的描述画出来——
画上的那个人,有着跟陈嘉砚九分相似的面孔。
但陈嘉砚没有任何兄弟姐妹。
那把凶器的指纹以及血迹DNA比对,都属于陈嘉砚。
现场也没有其他可疑人物痕迹。
警察认为,是楚梨受了刺激,亦或者是故意包庇陈嘉砚。
后来,媒体开始大肆报道——
【经现场唯一目击证人、幸存受害者楚梨指认,犯罪嫌疑人是陈嘉砚无疑。】
楚梨纤细的手紧紧地攥着那个文件夹,指节都泛了白。
陈嘉砚恨她,一点都不奇怪。
那天受害者的伤情是由市里的法医专家陶静姗鉴定。
陶静姗是唯一一个有鉴定资质的法医。
陶静姗,是楚梨的妈妈。
关于陈嘉砚的画像,是楚梨描述的。
那本该是陈嘉砚人生里最美好的年龄,他本该在那天开始新的人生。
这三年,楚梨常常做噩梦。
梦到陈嘉砚满身是血,质问她——
“楚梨,是你做的吗?”
是你把我送进监狱吗?
是不是你毁了我的人生?
-
第二天一早,陶静姗早早就上来敲门,楚梨没有回应。
陶静姗担心女儿在这么个重要的日子睡过了头,敲了几声不见人应,索性推门进来。
“小梨,快起来,化妆师造型师都到了,这么重要的日子别赖床了!”
楚梨闷在被子里不出声。
“快点起了!”
陶静姗走过来,一把拉开了窗帘。
楚梨闷声问,“订婚能延后吗?就是个订婚而已……”
“不行,你这丫头,哪天睡懒觉不行啊,就今天不行,刚才人家承泽还给我打了电话叮嘱我让你记得吃早饭呢……快点起啊,来人了,我下楼看看。”
楚梨攥着被子,没动。
陶静姗下了楼,许是在楼梯上遇见了什么人,打了声招呼。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
“小梨,是我,你起来了吗?”
是楚梨的闺蜜,也是她的同事江茵。
“进来吧。”
楚梨叹了口气。
江茵一脸兴奋,“小梨,陆承泽对你也太好了吧,刚才让人送来了鸿福楼的早饭,天哪,鸿福楼每天就限量五十份,陆总这是都给你打包送来了啊……”
江茵话还没说完,就对上了楚梨憔悴发白的脸。
“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你昨天晚上没睡?天哪,小梨,你脖子上……”
江茵走近后才看到了楚梨脖颈上的那些痕迹。
一夜之后,触目惊心。
她整个人都呆住。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陈嘉砚吗?”楚梨坐在床上,轻声说,“他回来了。”
江茵不知所措。
江茵和楚梨是高中同学,后来二人一同考入了临江大学的艺术系,自然是知道陈嘉砚的事情。
江茵知道,楚梨喜欢陈嘉砚,或许五年,只多不少。
关于那件事,江茵自然也知道。
“你确定是陈嘉砚吗?上次听说他的事情,还是林教授说他在狱中表现良好,减刑出狱了……后来很久都没听到这个名字了……”
“是他。”
他还改了名字,薄臣野。
薄氏财团的继承人。
楚梨闭了闭眼睛,心里总隐约觉得这场订婚最好延迟,昨天晚上的经历,让楚梨感觉不安。
“你们昨天……”
“什么都没发生。”
楚梨摇了摇头。
“那怎么办?今天订婚不早就定了?没法延后了,你怎么想?”
江茵问完,楚梨沉默了一会。
订婚宴是三个月前就被双方父母通知过的,临时取消不可能。
“今天照常吧,我今天抽个时间告诉陆承泽。”
楚梨掀开被子下床,她今天特意穿了一身保守的睡衣。
“我去把化妆箱拿上来,想办法把这些遮遮应该不难。”
“好。”
楚梨点点头,二人都是剧组专业的特效化妆师,什么复杂的妆容都设计过,只遮挡一下这样的痕迹不难。
-
楚梨和江茵坐的一辆车,路上俩人都没说话,但江茵看楚梨的脸色不好,主动地伸手,握住了楚梨的手。
楚梨的手冰凉。
江茵轻声安慰,“没事的,有什么事情,解决就好了,你别担心。”
真能解决吗?
楚梨勉强地挂起一抹笑容。
“好。”
今天的订婚宴并不算很隆重,楚家陆家虽然也是界内名门,但仍旧一切从简。
订婚宴只包了盛景酒店的几个包间来宴客。
楚梨和江茵下了车,陆承泽正在酒店的门口跟几个人寒暄说话。
那几个人楚梨认得,是陆承泽的几个哥们。
他们看见了楚梨下车,对着陆承泽挤眉弄眼,“争点气啊!”
陆承泽看到楚梨,尴尬笑笑,“他们几个没个正行。”
“没事,”楚梨也强扯起一抹笑容,江茵也找了个借口先进去,酒店的门口只剩下了楚梨和陆承泽。
陆承泽今天显然也是打扮过的,他的气质很儒雅斯文,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经典的搭配,更显他的温和。
他拉着楚梨的手。
楚梨抬头看他。
却见陆承泽难得似乎有些微微的拘谨。
“怎么了?”
楚梨察觉到了他的异常。
“小梨,这是我喜欢你的第三年了,我知道我出现的时候不够好,但以后我会一直对你好,你放心,我说话算话。”
陆承泽突然认真地说了这些话,如果放在昨天,楚梨肯定会被他感动到,可是今天听到,楚梨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楚梨的手瑟缩了一点,陆承泽察觉到了,只当是今天这么个重要日子,楚梨一个女孩子紧张也是能理解的。
“小梨,你去休息一会吧,今天起太早了。”
陆承泽看着楚梨的脸色苍白,到底还是担心。
“承泽,我有话要跟你说。”
楚梨抬起头来,直视着陆承泽的眼睛,自己的眼底却划过了一抹难受——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告诉陆承泽。
“怎么了?”陆承泽脸上还带着笑,但看着楚梨的眼神异常,他心里跳了下,开玩笑的口吻问,“该不会是临时要反悔了吧?”
楚梨站在酒店门口,往外面看了一圈,然后拉着陆承泽去了大厅侧边的一个空房间。
“怎么了小梨?”
陆承泽不解,楚梨这鬼鬼祟祟的,看着反常。
“陆承泽,陈嘉砚回来了,他现在是薄臣野,就是前几天新闻说的,薄氏要在国内开始发展……”
楚梨的脑子有些混乱,她尽可能地保持着自己的理智,然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这个房间应当是酒店的会客室,旁边的架子上有放着最近的新闻,楚梨去翻了翻,果然翻到了一周前的新闻报纸和财经杂志。
她拿出来,前几天的头条新闻就是占据着欧美金融市场的薄家要到国内发展,为此,各个金融杂志连续报道了好多天,讨论着薄家的发展方向。
陆承泽闻言,皱了皱眉,只是将报纸从楚梨的手中拿走,“小梨,你是不是最近没有休息好,神经太紧张了?陈嘉砚很久前就出国了,他姓陈,跟薄家有什么关系?薄家那样一个家大业大的金融巨鳄,会认错人吗?”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楚梨薄臣野完整版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