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我要亲你了(席欢沈轻浪)
别动我要亲你了(席欢沈轻浪)

别动我要亲你了(席欢沈轻浪)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5

小说介绍

《别动我要亲你了》男女主是席欢沈轻浪,由姜之鱼精心写作而成,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席欢敲了敲桌子,伸出头来对着尤薇说:“明天陪我回市里,我想选些书,怎么样?”尤薇摘下耳机,也没有听到什么要紧的话,“行,”阮文听到谈话。。

小说简介

他们现在在山脚下,满眼郁郁葱葱的绿色,远处是山色。
席欢定眼一瞧,看见了刚才的那个少年。
他停在那,站在一棵树下,黑色的头发翘起了几根,显得有些呆萌,偏偏脸上面无表情的样子。
一双眼黑沉沉的,抿着唇看她。

别动我要亲你了全文阅读

“席欢来跳个舞,让大家开心一下。”
“今天是你奶奶生日,大家伙都在这,正好热闹热闹,席欢,快去给大家跳一个。”
“那个什么天鹅什么湖,是叫这个吧,我听云云说好像很有名,要不席欢你就跳那个吧,让姑姑我长长见识。”
初夏的傍晚,外面还吹着热风。
室内开着空调,将里外隔成截然不同的两部分,此时此刻桌前坐着一圈人,灯火通明。
席欢内心一片平静。
这次是奶奶七十九岁生日宴,他们这有习俗,一般不过整,这次恰好轮到在她家里办席,姑姑叔叔都来了。
席欢抿了口水,解释道:“姑姑,我今天才坐车回来,很累。”
“哎呀不就跳个舞嘛,又不费事,你奶奶今天生日,你都不让大家伙开心一下,也该让老人开心一下啊。”席家姑姑坐在对面,笑嘻嘻道。
叔叔婶婶们都开始起哄。
以前邻居都说,席家祖坟冒青烟了,一溜串的混小子女儿里出了个席欢,跳芭蕾成了名,得奖无数,甚至还让洛城芭蕾舞团伸来了橄榄枝。
在这之后,她就参加了一个国家级比赛,一举夺得第一名,电视上都直接直播了这个比赛。
起哄声不绝于耳,席欢耳朵有些烦。
就听见姑姑阴阳怪气地说:“这么点要求都不满足,我们可还是你亲姑姑亲叔叔呢。”
“席欢大了,说不动了,小时候多可爱啊,嘴甜还任人碰。”旁边的婶婶补充道:“大了都有脾气了。”
席母坐在一旁,没说话。
她放在桌下的手拽了拽席欢,这样的事如果不应下来,家里几个人估计都下不来台。
席欢垂眸,掩住眼中的情绪。
半晌,她抬头看了眼上首的席奶奶,因为年纪大,耳朵也不好,嗡嗡地还以为大家其乐融融,笑得脸皱在一起。
席欢将手盖住席母的手,娇笑道:“姑姑,我现在一场表演要花几个小时,门票费都要几百呢。”
“……”席姑姑脸色拉了下来。
她这么说,意思就很明显了,再说这次生日宴估计就要不欢而散了,几个大人都明白,没再逼着她。
等结束后,席欢送她们离开。
席姑姑落在后面,就着黑夜看她,耳提面命:“席欢,你做人这样子,以后可是会得罪不少人的,今天在姑姑面前也就算了,我不放在心上,在外人面前可不能这样。”
席欢点头,却在她满意地转身时问:“姑姑,席文今天回家了吗?”
看着那个气冲冲的背影,总算是恢复了一点心情。
这个姑姑自己家孩子都没教好,结果让表妹整天喝酒抽烟,原本乖巧的女儿成了一个小太妹似的。
今天给奶奶过生日还把主意打到她身上。
仗着席父早些年去世,家里就她和席母二人相依为命,席欢不止一次被她这么要求了,也就席母性子懦弱一点,依着她。
隔壁院子里的一个女孩目不转睛的盯着席欢。
席欢今日穿的黑色连衣裙,勾勒出纤细的腰肢,肌肤白的像玉一样,长发披在肩上,一截小腿露出来,莹白笔直。
转身时,从背后看动人又魅惑。
这精致的模样,饶是女孩都忍不住红了脸。
席欢没注意到有人偷看她,关了门后走向笑呵呵的席奶奶,在她脸颊上碰了一下,“奶奶,生日快乐。”
这话席奶奶也没听清,但很开心地摸着她的头发,“好好好。”
席母正在厨房里洗碗,家里安静下来就温馨许多,席欢不去打扰她,回房间拨通了尤薇的电话。
尤薇劈头就问:“是不是你那姑姑又让你跳舞了?”
“我是艺术生,又不是表演家。”席欢吐槽道:“每次都要来这么一回,这次真是快要撕破脸了。”
尤薇自然明白,“撕吧撕吧,你那个姑姑看热闹不嫌事大。对了我上次说的支教,你和阿姨说了吗?后天可就要出发了。”
这个支教类似于实习活动,她们和院里争取了一下,但是院里为了安全考虑,规定时间不能超过三个月,申请书已经发了下来。
这个是特殊申请的,自然名额很少。
院里不安排实习,所以对他们来说,支教未必不是个好去处,毕竟大多数学舞蹈的,最后毕业去当老师的并不少。
出头的仅有那几个。
席欢说:“已经说过了,我妈不管的。”
“那就行,我跟你说,那地方山清水秀,就算你离开手机,也保管你不会感觉到闷。”尤薇大力推荐道。
席欢还没查过地图,不过知道她不会骗自己。
洛城里有这样一个地方,实在是罕见,她在城市里待了这么久,洛城芭蕾舞团也在整理新剧,她正好需要灵感。
芭蕾舞演员的表演是通过一个个剧目体现出来的。
毕竟这次的舞第一幕剧情田园风,女主角生活在小山村中,没有什么比实地体验更能让她代入角色了。
这部剧有“芭蕾之冠”的美称,席欢作为首席,不能容忍自己失误。
两天后,尤薇他们来接她。
席欢一早就整理了一个行李箱,带了一些换洗要用的东西,还有几件芭蕾舞服。
剩下的她准备到时候让席母快递过去,车就那么点大,还好几个人,她带东西多了,虽然关系不错,但面上肯定给人感官不好。
八点多的时候,外面门铃响了,席欢拉着行李箱出门,“妈,我走了。”
席母在后面走出来,给她包里搁了几块小蛋糕,“到那可没甜食让你吃了,和大家住一起,不要挑食。”
“知道了。”
席欢转身抱了抱她,脚步飞快地出了院子,利落地上车。
支教的地方叫临川,因为旁边就是数不尽的山川,那里有个小学叫临川小学,这次他们就在那里做老师。
过了省道后,山路就变得崎岖,车子行驶时颠簸的厉害。
城市里的现代化和山间的风光截然不同,草木幽香顺着空气进入鼻尖,令人心旷神怡。
开车的是这次支教队里唯一有驾驶证的阮文,也是学生会一员,高大帅气,不少学妹的调戏对象。
席欢坐在窗边,头枕在玻璃上,闭着眼假寐。
尤薇见她这样子,就知道她晕车,面上动了动,扬声道:“来,还有一个小时路程,咱们来玩游戏吧。”
“什么游戏?”
“不好玩我可不玩,想睡觉。”
“开窗,给席欢透透气。”尤薇拍了拍座椅,“我说的游戏能不好玩?听好了,我要说游戏规则了,游戏名叫我爱你vs不要脸。”
她双手比划了一下,“就比如现在,我左边是席欢,我就只能对她说我爱你,右边的人是陶珊珊,那就要说不要脸,说错了,就得受惩罚。”
席欢听得也来了精神,“这个游戏我还没听过。”
几个人正好无聊得紧,山里这信号也不行,刷个微博图片都卡顿个半天才出来,还不如玩游戏。
游戏从尤薇开始。
她生来一幅女王模样,学的民族舞,个子高,身材棒,走的也是御姐风,率先向左转,对着席欢挑眉道:“我爱你。”
被她带的,席欢下意识地往左边转,“我爱你。”
车里顿时笑成一团。
“哈哈哈哈哈,席欢,外面是空气啊!”
“傻里傻气的欢儿,你今天怎么了?”
“明明你应该转过来对我说的啊,这么一次好好的浪漫表白就给了空气,我要捶胸了!”
席欢被他们笑得脸色红润许多,抿了抿嘴,没好气道:“我就失误了一次,重新来。”
尤薇一向最惯她,在这也是说一不二,点头如捣蒜:“那就依欢美人的,病人最大。”
第二回重新来,这次依旧是从尤薇开始。
席欢学乖了,直接右转,对着尤薇道:“不要脸。”
尤薇被她摆了一道,嘴上叫嚣要报复回来。
来回几次,每个人都对话了一遍,没出错,但是笑料百出。
再次轮到席欢的时候,原本颠簸幅度不算大的车突然一个大起伏,将她准备好的思路都打断了。
车熄火了,后面坐的女生们都没反应过来。
席欢还没有回过神来,原本就晕车昏昏沉沉,这次就对着车窗外的山川草木说:“我爱你。”
又见失误,大家都还没来得及嘲笑,就见旁边突然冒出来一个人。
清秀的少年站在窗边,身形高大,却干净明朗,眉宇间如同涌动着一泓清泉,被水光揉碎。
漆黑的眼还直勾勾地看着最近的席欢。
任谁看着都乍然回不了神,美色使然,后排的一溜女生都憋着气,说不出话来。
席欢瞪着眼,“……刚刚那不是对你说的。”
要是那句话被误解了,那可真是一个大麻烦,她真没想到这犄角旮旯的地方,还能冒出来一个这么好看的人。
对方没有说话,她反倒被那双眼看得发毛。
明明像山间麋鹿,却让席欢心缓缓抽紧。
以前听说山区的孩子在有车开过来时,会跟在一旁看,车里的大人会撒糖果给他们吃。
虽然这个“孩子”可能有点大过了头。
席欢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之前晕车吃剩下的薄荷糖,鬼使神差地伸出窗外递过去,犹疑道:“……你是不是想吃糖?”
少年小心翼翼地伸手,修长的手指捏着一颗糖,盯着看了几秒。
慢吞吞地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然后弯腰在她面前狠狠地嗅了一下,紧接着转过身就跑,消失在她视线内。
席欢摸了摸耳朵,觉得自己刚刚可能看走眼了。
这哪是山间麋鹿,怕是山里的猴子成精了吧?

别动我要亲你了免费阅读

他们现在在山脚下,满眼郁郁葱葱的绿色,远处是山色。
席欢定眼一瞧,看见了刚才的那个少年。
他停在那,站在一棵树下,黑色的头发翘起了几根,显得有些呆萌,偏偏脸上面无表情的样子。
一双眼黑沉沉的,抿着唇看她。
席欢心里一咯噔,下意识按了下按钮,车窗缓缓上升,也遮住了外面的那道身影。
等她再按下车窗时,远处已经没了人。
一直到足足半分钟后,车内的其余人才回过神来。
尤薇率先回神,“刚刚那个人,他最后要干嘛?”
提到这个,席欢自己也是一脸莫名,她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似乎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啊。
“我也来闻闻,闻闻美人香。”
尤薇说着,凑过来就是一顿嗅,呼出的气让席欢忍不住笑出声来,“我怕痒,你赶紧让开。”
“别的没闻到,倒是闻到了蛋糕的味道。”
陶珊珊也凑了过来,“我也闻到了,不过席欢一直喜欢吃甜食,有这个味道也不奇怪,况且挺好闻的哈哈哈。”
她们和席欢平时相处过多,还真没仔细想过她身上的味道,现在凑近一闻,甜甜的,香香的。
尤薇退回自己的位置,说:“要是我是你男朋友,天天把你抱怀里使劲闻,闻到命都给你。”
席欢被她这猝不及防的撩红了脸。
她拍拍脸颊,解释道:“走之前我妈在包里放了几块红丝绒蛋糕,路上被我吃掉了,可能留下味道了吧。”
可能刚刚那个少年就闻到了蛋糕的味道。
毕竟一般人除非讨厌甜食,基本上大部分对这些味道都不反感。
“我看刚才那男生年纪也不是特别大,应该是闻到甜品味道了。”尤薇想了想:“不过他的个子好高。”
刚才她们一直关注着那,少年站直的时候起码都有一米八几了,而且身材样貌都很好。
“果然山清水秀的地方养人,我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四川美女那么多了。”陶珊珊感慨。
院里不少妹子都是四川的,个个水灵。
阮文已经下了车,检查刚才熄火的原因了。
尤薇探出头问:“是不是车出毛病了?”
“别吧,咱们才刚刚出发到一半,这要是走路去,行李也带不走啊,也不知道还有多远。”
阮文检查一番,回道:“没事,刚刚应该颠簸大了,车我上星期才拿到,怎么可能出问题。”
他家境优渥,但性格却不张扬,这也是人缘好的原因。
重新发动后,果然没问题,于是几个人又慢吞吞地在这条路上向前行驶,直奔临川小学。
半个小时后,车到了目的地。
不远处教学楼已经露出了身形,看的三个女生都忍不住欢呼起来,“可算是到了。”
席欢一路开窗,晕车也好了不少。
她本来想把糖给那个少年的,结果对方就拿了一个,所以最后还是进了她自己的肚子里。
阮文吹了声口哨,“看起来不错的样子。”
临川小学的情况出乎几个人的预料。
本以为和新闻中提到的那些破旧小学校差不多,没想到教学楼还是非常漂亮的,虽然比不上市里的那些。
这学校也没有那种意义上的大门,车直接就可以开进去。
六层楼高的教学楼走廊上已经满满当当地挤满了学生,都好奇地看着新来的几个老师。
阮文说:“我来之前查过,这个学校是这周边的唯一一个小学,所以学生数量还是可以的,而且政府去年新拨款了一些,学校比之前好看很多。”
他算是这次的队长,身为队里的唯一一个男生,自然负责起其他三个女生的安全问题。
席欢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确挺出乎我意料的。”
阮文笑道:“我还能坑你们不成?”
他们这个支教队伍涉及好几个舞种,席欢学的芭蕾舞,尤薇则是民族舞,陶珊珊是现代舞,阮文自己学的是吉他。
临川小学之前没有音乐课,因为没有老师愿意到这里来教学,这边虽然设施还可以,但地理位置太偏僻了。
年轻人几乎没有想要离开城市的。
尤薇夸张道:“这地方要是待上几个月,保管你们心灵都沉浸下来了,可以直接成佛了。”
众人笑出声。
有脑筋转的快的小孩子已经跑远了,边跑边叫:“校长爷爷校长爷爷,漂亮老师来了!”
没过几分钟,临川小学的校长快步赶来。
校长穿着一身整洁的中山装,看起来十分儒雅,脸上还挂着笑容,只是头发白了不少,而且还秃顶了,留在两边。
这个发型吸引了席欢他们。
年纪挺大的校长笑眯眯地上前,“欢迎欢迎,我刚刚处理事情耽误了一下,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众人摆手,“不介意不介意。”
校长听罢更开心了,“我们临川小学能有你们这些大学生过来,真的是福气啊。”
大家自然都谦虚起来。
一番客套之后,就到了正事上。
他们来这里支教,算起来时间总共是三个月,这段时间吃住都是在学校这边的。
之前阮文联系的时候,临川小学这边就一口应下了这个,毕竟人家学生来这里教课,不能让他们自己找地方住,那也太没有人情了。
“学校总共六个年级,一个年级一层楼,每层楼有五个教室,一个办公室,两个楼梯。”
校长简要地给他们介绍了一下教学环境。
“怕你们和老教师没有话题,所以我让人收拾出来了一个空的教室,就在一楼,你们可以一起共事。”
席欢软声道:“麻烦校长了。”
“不麻烦不麻烦。”校长摆摆手,乐呵呵道:“正好有几个科学老师,也安排在新办公室了。”
这个他们都没什么意见。
校长推开新办公室的门,“怕你们平时无聊,上个星期我们学校里安装了网络,只不过可能地方比较偏,网络信号可能会差点。”
席欢落在后面,拿出手机试了下,无线网信号还可以。
总比没有网络好。
她到时候教孩子们跳舞,不可能什么都不看的,之前来的时候她就下载了几个芭蕾舞剧的视频,不过数量比较少。
离开教学楼后,校长又把他们带到了后面。
教学楼后往左侧走几十米就是一个大操场,虽然有些旧,但基本的体育设施都是有的。
右边则是一个大房子,还冒着炊烟,看得出来就是食堂了,再往后就是两栋小楼。
校长知道他们肯定都关注宿舍,直接带他们去了最后,说:“我们已经收拾好了宿舍,可能比较简陋,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有些学生家离得远,所以也会住宿在这里,不是本地的老师也会住在这里。”他补充道:“宿舍楼去年新建的。”
席欢他们进的是第二栋小楼。
住宿的地方还可以,起码三个女生都觉得挺好。
校长还特地让她们一人一间,一个房间十几平方大小,还有个阳台,但已经足够干净了,床上也是新铺的新被褥。
陶珊珊小声说:“我都做好了挤一块的准备了,没想到条件还这么好,出乎我的意料。”
席欢和尤薇都认真地点头。
对于来这里教学的他们,学校里非常重视。
因为如今的几个老师年纪都不小了,年轻人又不愿意来这里,所以他们还是希望这些大学生能够多留一段时间的。
“这边是之前来支教的几个科学老师住的地方,他们都是男生,也是大学生,所以把地方和你们隔开了。”
课外课程的老师学校里以前都是没有的,这次特地弄了新的课程表,把几个年级的都配上了一个。
一星期一两节课,不算多。
校长一说,他们都将目光移过去。
因为阳台上没有防护栏,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到上面晾着的衣服,包括那条迎风飞舞的四角裤。
嫩黄色,画着一个海绵宝宝,两颗白牙齿,背后两只眼睛水灵灵地瞅着新来的几个人。
席欢沉默,移开视线。
心里还有点好奇,大学里的男生还有穿这么幼稚的内裤的。
“也许你们还认识呢。”校长笑眯眯道:“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我都可以解答。”
话音刚落,对面二楼阳台上的海绵宝宝内裤就飘了下来。
没过几秒,里面蹬蹬地跑出一个染着红头发的男生,急急忙忙叫道:“沈轻浪的海绵宝宝掉下去了,完了完了……”
“他早上出门还没回来,你打电话了吗?”
男生头也不回道:“他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半天不说一句话,早上去实验他的新产品去了,估计饿了才回来。”
他探下头去看内裤飘到哪了。
尤薇提醒道:“在那边树上呢。”
听见声音,红头发看过来,再看到三个漂亮女生都抬着头盯着他,红头发大惊,又跑回了房间里。
尤薇和陶珊珊都憋着笑。
校长自己也尴尬地笑了笑,“几个科学老师比较活泼哈哈,这边结束了,我带你们去看看食堂吧。”
席欢临走时回头看了眼。
那条海绵宝宝挂在树梢上,风吹得瑟瑟发抖。
不过和刚才不同的是,树下多了两个人,一个是红头发,一个是她之前碰到的少年,正伸手去拿,精瘦的身形一览无余。
沈轻浪从外面回来的时候,看到了微信消息。
他没说什么,只是径直和红头发去了树下,他个子高,轻而易举就拿到了海绵宝宝。
红头发松了口气,“幸好不在树顶。”
沈轻浪不想回答他这句话。
对于几个漂亮女生看到了那一幕,红头发是绝口不提,沈轻浪的性格有些执拗,这种事没必要说。
两个人转身回去,沈轻浪就看见了不远处回头的席欢。
他呆了一下,脸缓缓地浮上红色。
半晌,沈轻浪把海绵宝宝往背后一藏,快步走到了红头发旁边,想让他挡住自己。
红头发叫陈雪阳,和沈轻浪同学这么多年,第一次喜极而泣,沈轻浪居然这么亲近他,一扭过头,就发现沈轻浪比自己高了半个头。
还在借助这个优势偷偷瞄那边的漂亮女生。
陈雪阳怒道:“有些人再高也是穿海绵宝宝的!”

小编点评

席欢沈轻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