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太甜(苏荷谢楼)
她太甜(苏荷谢楼)

她太甜(苏荷谢楼)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5

小说介绍

苏荷谢楼小说的名字是《她太甜》,提供苏荷谢楼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谢楼勾着嘴唇,身体微倾,好像靠在方向盘上,他懒散地说:“没关系,把钱收起来,扣你的薪水。”苏荷:“……好。”接着,她打开车门,下了车,飞快地钻进雨幕里,跑上楼梯。

小说简介

那一刻,苏荷下意识想逃。
谢楼却挑了挑眉,颀长的身子往墙壁一靠,抱着手臂。
“苏荷?”他玩味地扬了尾音。

她太甜全文阅读

前几年成人自考的门槛太低了,学历含金量更是低到尘埃,基本报考就能过。这两年,却是另外一番光景。自考的门槛高了,考上以后进修的时间长了,再不是拿一个本子就可以了,是以,毕业证书越来越被企业所认可。
而海城大学的成人自考班,是个中翘楚。多数企业都会安排可培养的员工,扔到海大的自考班。
好渡一层金。
报名交费的人还真的是多,幸好分了几波。苏荷跟温曼两人挤着交完了学费,拿到了宿舍钥匙,才飘着下楼。
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有吵闹的声音,温曼好奇地探头:“怎么了怎么了?”
人来人往走廊不知何时聚了一波人,似是在看热闹。一眼望去,只看到一男生的后脑勺,而他的前面站着一个女生,女生的脸被挡了一大半,但剩余的那半张脸,可见清丽,浑然青春。
就这样一张清丽的脸,下一秒,手扬起来,狠狠给了那男生一巴掌……
“啪——”地一声,十分清脆。
人群中立即起哄。笑声此起彼伏。
“谢学长,滋味如何?”还有调笑的声音传来。
苏荷听到谢字,有点恍惚。
温曼哟了一声,笑道:“感情纠葛?”
话音一落,人群拨开,那被围堵在中间男生,擦着唇角,懒洋洋地挑着眉眼,往这边走来。旁边一男生也紧跟着走来。
措不及防,四目相对。
苏荷脑袋轰隆一声,霹雳啪啦如雷作响。
谢楼也是一愣,但比起苏荷的愣怔,他倒是拧了眉,狭长的眼眸像是在想……
这是谁。
有点熟悉?
“苏……苏……”他旁边的陈曜抬起修长的手指,指着苏荷,半天没苏出来后面的名字。
苏荷当机立断,转身就走,飞快地走进人群里。
手指尖,微微发抖。
温曼追上苏荷,默不作声地探头看她。
苏荷沿着湖边,捏紧了怀里的书本,思绪漫无目的。直到温曼踩到一个空砖,要摔了,苏荷伸手扶了一把。她才真正清醒。
温曼尴尬一笑:“差点跌个狗吃屎……”
“你……还好吗?”
苏荷笑了笑:“我还好。”
“那就好,那……刚刚的男生你认识?”温曼试探性地一问,没办法,男生长得太出众了,帅得惊人,尤其是那双狭长的眼眸,漆黑如墨,藏着万千星空似的。
“不认识。”苏荷又是一笑,摇了摇头。
“哦,好吧。”温曼知道她不想说,于是不再问,这点察言观色还是有的。
“靠,苏荷!”陈曜终于想到苏后面的那个字了,荷花的荷啊。“她怎么在这里?”陈曜抬头看了眼教务处。
“上学?”
谢楼听着陈曜的话,挑了挑眉。
哦。
苏荷。
追了他三年的女生,富家千金。有钱还敢花,挺嚣张的那种。但据说家里破产,休学离开就再也没有声息。
清算财产时,负债的那21个亿,还上了经济版面的头条。
“她当时追你追得很带劲啊。”
“给你摆了999朵玫瑰啊。”
“还在你生日的时候包下了天上人间至尊包厢。”
回忆涌上来,陈曜一阵惊叹。
“可你偏偏就是不喜欢她……”
“你真是瞎啊。”
“也不对,你不瞎,你精明得很,没答应她是对的。”
谢楼默不作声,摸了根烟,叼在嘴里,懒洋洋扫他一眼,“闭嘴。”
“好叭。”陈曜摊手,跟上他的脚步,挤眉弄眼,“不去追你家那位?”
谢楼没应,指尖揉着唇角,眼帘微垂。
追个毛。
分手了。
苏荷跟温曼去看了宿舍,海大三年前新建了一栋宿舍楼,位置有点不尴不尬,就在男生宿舍跟女生宿舍的中间,当夹心饼干。考虑到青少年青少女的发展,最后这宿舍,就落在了有社会气息的成人自考生里。
四楼以下是男生宿舍,四楼以上是女生宿舍,倒是正好,每年的自考生毕竟还是少数,一栋宿舍能搞定。
温曼看着狭小的宿舍,要住四个人,略有些嫌弃:“这浴室连个座厕都没有。”
她做房地产的,在海市有自己的房子,九十来平米,一个人住,极其舒适。有点不习惯这样的环境。
苏荷选了靠窗户的床位,将自己的书本放上去,说:“你开车,多回家也行的。”
“那倒是。”温曼这才点头,选了苏荷对面的床位,“不过体验下这种群体生活,也挺好啊,感觉自己都青春了。”
苏荷笑了笑。
这栋宿舍的管理要比其他宿舍的要松很多,都是成年人了。又都在社会上独当一面,学校对自考生,就多了很多宽容。
不一会,宿舍来了另外两个舍友。其中一个年纪跟温曼差不多,有二十六了,另外一个跟苏荷一样,二十一,长得一张娃娃脸,做网商的。
四个人互相打了招呼,选好了床位,就一块出门。
她们来得早,三号正式去军训,还有两天时间。苏荷跟温曼领完了军训服,就离开了海大。温曼车子停在北门,苏荷婉拒不了,搭她的便车离开。
“你住华东旧城区那边?”温曼拐上路,问道。
“嗯。”苏荷点头。
“有点远啊,是租的还是?”温曼随口问一句。
“自己家的。”苏荷笑应。
温曼挑眉,看了苏荷一眼,“隐藏的富翁?”
苏荷轻笑,没有回答。
旧城区如果能早点被征收,家里至少还能喘口气。四年前家里破产的时候,父亲还指望着这套老房子呢。
可惜时运不好,反而是华南旧城区那边被征收了。
华东这边,至今还在海市这座大都市飘荡。
“那边路况不太好,我就不开进去了,你在这里下?”温曼看了眼前头堵着的车道说,苏荷本就有此意,她点点头,“麻烦你了。”
“嘿,客气什么。”温曼摆手。
苏荷解了安全带,看着翻起的砖石,下了车,并弯腰跟温曼挥手。
眼看着银色的车子开走,苏荷才转身拐进巷子里。这里还是一如既往那样热闹,同样的,也很乱。
随地的垃圾桶,没有规划的车道占满了车,小摊车都快挤到路上了,单车乱摆……
苏荷面无表情走在屋檐下。
四年的时间,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环境。
上了楼。
她就去洗澡,刚洗完出来,中介那边来了电话,让她去面试。
中介张姐笑道:“苏荷,你运气真好,这户人家就在华东新城区,你直接过去就行了。”
苏荷边换衣服边点头:“谢谢张姐啊。”
“不客气,正好中午呢,你露一手。”张姐爽朗的笑声在那头响起。
“好。”
换好衣服,也挂了电话,苏荷拿上刀具下楼。
华东新城区在旧城区的对面,中间隔着一条大道,走上人行天桥就到了。苏荷按着张姐发来的地址,来到D区八栋1606。站在门口按了门铃,很快的,门从里面打开,一穿着灰色上衣的中年妇女探头。
看到苏荷这么年轻,略有些惊讶。
“是馨家家政吗?”
苏荷温柔一笑,“是的。”
“这么年轻啊?”刘妈上下打量苏荷,才推开门,让苏荷进去。
苏荷礼貌进门,在刘妈的指示跟注视下换鞋,刘妈还问:“你……多大啊?”
苏荷:“二十一。”
“这也太小了……”刘妈嘀咕一声,不过也没说什么,现在年轻的保姆多的是,厨师年轻点也正常。
“你来得正好,房子的主人在,我去喊他。”刘妈想着自己不能做主,指了苏荷在原地站着,自己往书房那边走去。
苏荷笑着点头,乖巧地站着,屋里装修简洁,多余的饰品都没有,一看就不是多人住的。
“嗯?她多大?”一道男人的嗓音跟着脚步声传来,低沉而慵懒。
苏荷心下意识地一顿,似是曾经听过。
“二十一?还是个学生吧?”男人轻笑了一声,带着漫不经心,苏荷没忍住,往书房的方向看去。
随后,身子一僵。
谢楼叼着烟,也看了过来。
两个人,再次四目相对。

她太甜免费阅读

那一刻,苏荷下意识想逃。
谢楼却挑了挑眉,颀长的身子往墙壁一靠,抱着手臂。
“苏荷?”他玩味地扬了尾音。
“谢……谢楼。”苏荷有些结巴,嗓音干涩。他眉眼如初,除了嗓音过了那公鸭般的难听以外,其余都跟当年一模一样。
带着戾气,锐利,从容,又翩翩君子。
刘妈有些诧异。
认识的?
谢楼扬了眉,“很巧。”
苏荷:“嗯。”
“那个……”她想走了。
“我饿了,厨房里有菜,你做吧。”谢楼截断她的话头,绕过沙发,将烟掐灭,说道。
苏荷打退堂鼓的话梗在喉咙里,她看一眼刘妈,刘妈一笑,指引她,“来吧,苏小姐,需要我帮忙吗?”
苏荷被动地摇头,进退不得,最后只能硬着头皮进了厨房。
厨房里确实什么都有,菜色也很新鲜,想来是为她准备的。
她放下怀里的刀具。
刘妈在一旁说:“少爷胃不大好,嘴巴特别刁,好辣,不喜甜,你看着来?”
苏荷顿了顿,看着一桌子的新鲜青菜,问道:“他胃怎么不好?”
“不能饿,一饿就疼。”
苏荷点头,算应了。
脑海里,却闪过高中那会的谢楼,那时他就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身后常常跟着一群人,到学校旁边的烧烤摊撸串。
喝起啤酒来,跟灌水似的。她好几次,坐在车里,看他抹着脖子上的酒汁,低头叼串。眉宇带笑,又懒又坏。
而那串肉,全是辣椒。
他喜欢重口味的菜系。
苏荷做的都是家常菜,所以尽量往重口味那边偏,但是为了以防太过重口,她用排骨熬了黑木耳,加了一点香葱提鲜,至于饭,饭里放了玉米粒,清甜但又不会腻,最后炒了一个青菜,用蒜蓉炒,很清脆。
这样营养均衡,又照顾到他的胃口。
刘妈在厨房里看了一会,点点头:“不错啊。”
比她会。
苏荷抿唇笑了下,用托盘端了辣子鸡跟汤先出去。
一出去,就看到他窝在沙发里,拿着手机,正在玩游戏,长腿交叠搭在茶几上,闻到香味,他抬起头,“嗯?挺香。”
“辣子鸡?”
苏荷点头,将菜放在桌子上。
刘妈把饭跟青菜端过来。
谢楼放下手机,游戏页面正好结束,他走过来,懒洋洋地往桌子上一撑,拿了筷子,吃了一块辣子鸡。
吃完了,他偏头,看苏荷。
苏荷有些紧张。
谢楼唇角含笑,“苏同学,可以呀。”
似笑非笑。
苏荷脸无法控制地一红。
他看到了,轻笑一声,坐下。
苏荷脸却更红,他那一声笑,意味深重。
她有点想落荒而逃。
追人的时候,没想到会有今天。如果知道有这么一天,她一定会安分一些。毕竟花了那么多时间,那么多精力,没有追成功已经很丢脸了,但是更丢脸的,则是今天,四年后重逢,她没有更好,而是更落魄。
“我……我回去了。”苏荷还是没受得住,看他捧碗吃饭,拿着刀具就逃。
“哎?”刘妈愣了下。
苏荷走快两步。
“站住。”男人带着冷意的嗓音传来,硬生生地砸在苏荷脚下。
苏荷猛地一停。
谢楼拿了纸巾擦擦唇角的红油,侧头看着她的背影,好半响,带着一丝不耐烦,“怎么了?难不成还暗恋着我?”
操——
那一刻,苏荷头皮发麻。
刘妈很是震惊。
“没想到啊,这么长情。”谢楼懒洋洋地撑了下巴,笑起来。
即嘲讽,又玩味。
苏荷闭了闭眼,好一会,才转头,看着他。
她张了张嘴巴。从喉咙里吐出话来。
“你哪来的这么大的脸?”
苏荷成功被聘,成为谢楼的专属厨娘。
工资待遇都不错,谢少爷除了嘴挑,最喜欢吃的,就是家常菜,这些苏荷都能满足。
至于上班时间。
也很宽松,体谅她还要上学,除开节假日周六日,平时只做晚饭,午饭谢楼在学校自己解决。
刘妈老了,身体不太好,交代完苏荷,就正式退休回家养老。
走之前,低声跟苏荷说:“谢楼除了嘴刁,其他都还好,另外……”
“他在感情方面,很干净。”
意思就是,你过去暗恋他,现在只要不对他有别的想法,这工作能长久做下去……
苏荷听懂了,她抿了抿唇,笑着点头。
心里却想。
如果不是被他一激,还真不一定留下来伺候他。
走过天桥,回到华东旧城区,再转头一看,华东新城区跟华东旧城区仅靠一条天桥,却泾渭分明,两个世界。
苏荷在楼下吃了一碗汤面,回家睡觉。
接下来,为期七天的军训来了。
这届新生比往年的多,自考生二十来个,跟着新生坐的大巴,前往军训基地,温曼穿着迷彩服,捣腾了头发,看起来年轻许多。
苏荷本身脸蛋就小,加上身材苗条,跟新生区别不大。
稍微有些格格不入的,是其余十来个自考生,都是上了三十岁的哥哥姐姐,穿着迷彩服,更像是来监督新生的。弄得新生坐在前面的座位,频频转头好奇地瞧着他们。
温曼撇嘴,凑在苏荷的耳边道:“他们将来也会跟我们一样的。”
苏荷笑了下,没吭声。
她看了眼窗外。
心想,人生遗憾的,都要补齐了。
海大的东区饭堂
谢楼低着头,挑着打来的肉菜。
陈曜端着一碟炒饭还有一瓶可乐,一溜烟坐在谢楼对面,见他筷子挑剔,啧了一声:“谢少爷又在挑食了?”
谢楼放下筷子,往后靠,懒洋洋地歪着头。
陈曜一勺子塞了满嘴的饭粒,咽下去后,说:“我打听到了。”
“嗯?”
“苏荷竟然是自考生,大一!”
谢楼:“哦。”
“她这才上大学,你说,她这几年干嘛了呢?”陈曜跟谢楼如今大三,还有一年要毕业,苏荷跟他们当初是一个高中一个班的,按理来说,她应当也该是大三,但现在看来,她不单不是大三还是个成人自考生。
“她家破产,她连……书都没得读?”陈曜十分好奇。
谢楼修长的指尖捏着烟,把玩着,没有应。
脑海里闪现,那一盘味道极其过瘾的辣子鸡,还有她那张柔美的脸……
或许,当厨师去了?
他挑了挑眉……
这时,前方出现三个女生,带头的那个端着托盘,托盘里只有一点青菜跟白饭,她目光幽幽地往谢楼这里看来。
陈曜扭头一看,操了一声。
“你家青梅兼女友。”
谢楼放下烟,语调薄情:“是前。”
“什么?”陈曜以为没听清,“你们……真分了?”
谢楼:“嗯。”
“靠……就他妈的因为她要出国?”陈曜震惊。
谢楼没再应,手抄进口袋,“先走了。”
说着,转身就走,没有去看萧岑一眼。
萧岑看着他走,手微微发抖,半天,扔了手里的托盘,饭都不吃了,转身也离开。
弄的她身后两个女生,一脸无措。
陈曜咬着吸管,也很懵逼。
说好的青梅竹马。
这两个人终于走到一起,现在就他妈分了?
分了?
他还能相信爱情吗?
军训很累,但过得也很快。最后一天回程,苏荷跟温曼身上都多少带着一点军训的后遗症,温曼拉伸的时候拉到筋,现在还时不时地感觉疼着。苏荷皮肤白,脖子被晒出了红印子,至于衣服遮住的地方,还有些淤青。
车子刚回到学校,温曼直接开了车离开,她还得去开会。
苏荷一个人回了宿舍,宿舍另外两个舍友,在苏荷后面进门,一进门都倒在床上,不愿起来。
“累死了,总算能躺到柔软的床上了。”娃娃脸池颖脸埋在被窝里。
跟温曼一个年纪的陈琳弯腰收拾鞋子,说:“好久没这么累过了,虽然我偶尔会去健身,但是还是累。”
“你还健身啊?我恨不得每天都长在被窝里。”池颖露出半只眼睛,看陈琳,陈琳一笑,捏了捏池颖胖嘟嘟的脸,“不健身难道等着身材走形?我们跟这些真正的大学生可不一样,他们的人生刚开始啊。”
“哎,你们有发现,大三有一个很帅的男生吗?”陈琳坐在池颖的床边,突然问道。
苏荷正在擦脸,转头,一脸茫然。
池颖却翻身坐起来,“有,有,是不是住在男生宿舍六楼的那个?刚刚我路过男生宿舍,他叼着烟走下来。”
“对,就是上次我们去教导处交钱的时候,那个被扇了一巴掌的男生。”
苏荷愣了愣,总算反应她们在说谁了……
她默默放下毛巾,将头发扎起来,刚想进洗手间。
手机就响。
她走到床边探头一看。
“该做饭了,消极怠工啊……嗯?”——谢楼。

小编点评

苏荷谢楼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