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暧缠情(苏峥阮凝)
暖暧缠情(苏峥阮凝)

暖暧缠情(苏峥阮凝)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5

小说介绍

《暖暧缠情》是由作者暖小喵所著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苏峥阮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忽然,她想起了苏峥那张刚毅的脸,弯下嘴角,对着夜色微笑。…清早,阮凝坐在沙发上等电话,8点半,她得到了对方的消息,让她晚上去一个叫夜色的酒吧接人。挂上电话,阮凝骂了一句。。

小说简介

她声音沙哑,这点让对方也愣了下,片刻后男人低沉的声音说:“……半岛酒店1905。”
阮凝来了精神,缓缓从沙发上坐起,回:“一小时后见。”
挂断电话,她打开衣橱的门,从里面翻出一件黑色蕾丝内衣,走进浴室。

暖暧缠情全文阅读

阳城十二月的天冰寒刺骨,阮凝倒在客厅的沙发里盯着天花板发呆,窗帘缝隙透过来几束光斜在她脸上,茶几上横七竖八放着一堆空了的啤酒罐,屋子里的空气污浊的令人头晕,宿醉后的心情用两个字可以形容,日天!
地毯上的手机嗡嗡震动,阮凝眼珠动了动,伸手捡起,号码是辉腾的高管未森。
“喂。”
她声音沙哑,这点让对方也愣了下,片刻后男人低沉的声音说:“……半岛酒店1905。”
阮凝来了精神,缓缓从沙发上坐起,回:“一小时后见。”
挂断电话,她打开衣橱的门,从里面翻出一件黑色蕾丝内衣,走进浴室。
一小时后,阮凝准时出现在半岛酒店1905号房间前。
手指轻扣两声门板,隔着房门传来稳健的脚步声,打开的一瞬,阮凝闻到了熟悉的纪梵希香水味道。
这是从他们第一次上床开始,便锁住她嗅觉的味道,以至于每每逛到纪梵希店时,她都会无意识的多停留一会儿,看着展柜内的纪梵希香水,就会想起未森,想起他的八块腹肌,还有他在她身体里宣泄时,耳边的低吼声,性感到骨子里。
“!”
阮凝发呆时,被未森一把拽进去,他赤膊上身,只在腰间围着一条白色浴巾,边讲着电话,边拉着她朝里走。
人领到客厅,他松开手,端起桌上的高脚杯递给她。
阮凝接过酒,轻佻眉梢,回头酒啊,接过后昂头一饮而尽,未森继续打电话,示意她坐会儿。
阮凝放下高脚杯,坐在沙发上,从手包里拿出一根烟点燃,还没抽一口,便被未森半路顺走了。
“!”
阮凝回头,脸色冰封一般,看到未森叼着她的烟挑衅的笑,眯起眼用牙尖咬下嘴唇。
未森弯了弯唇,深邃的黑眸里藏着欲,摸了她臀一把,转身朝落地窗走去。
阮凝直白的目光盯着男人光裸的背,心里却空荡荡的,又点了根烟,边抽着边等他,未森有一间上市公司,做电子及周边产业的,他们是在一次公司年会中认识的,他是主办方,而她是被聘请的金牌小说作家。
顶着一本《时光静好》获得年度最受欢迎小说大奖,及最具商业价值IP奖,阮凝成了炙手可热的畅销书作者。
之后,阮凝休息了小半年,这段时间,她筹备了新书,各大出版社和影视公司都很期待,本打算月底交稿,可没想到这时候竟出了岔子。至于事情的结果……一言难尽。
未森地道的美式英语在讲电话,阮凝听得毫无兴趣,她转眸又将注意力集中在男人身上。
白色浴巾处,是男人健硕的八块腹肌,野性的人鱼线雕刻出贲张的肌理,他手臂很有力量,每次托起她时,紧绷的肌肉都会让她亢奋不已。
“呵,百分之十五的收益……”未森那声笑,低沉而嘲讽。
他抽了口烟,眯着狭长的眸缓缓吐出,烟雾模糊了男人的脸,也锁住了阮凝的视线。
她沉气,咬了下下唇,烟被她狠狠的拧进烟灰缸里,起身朝他走去。
阮凝踩着红色的细高跟,妖艳的红色,热情、狂野。
未森高大的身影立在落地窗边,阳光在他身体表面镀上了一层硬朗的是金属色,像圣斗士的铠甲,像非洲草原上的狮子。
强大会吸引弱小,征服会取代理智。
阮凝站定,纤细柔软的手触摸在他背上,男人身体本能的紧绷了下,阮凝肆无忌惮的开始抚摸他,指尖一寸寸划到他腰间的白色浴巾处,又缓缓插|进去,刚要勾指,似乎意识到阮凝接下来的动作,未森突然攥住她手腕,回头直直的看了她眼。
‘不要闹’
‘偏不’
‘欠收拾了你’
‘来啊——’
未森舌尖顶腮,口型叫她:妖精!
阮凝才不吃他那套,而且她喜欢压力下的欢爱,带着一股子刺激感。
她狡黠的笑,另一只手快速的扯开他仅有的束缚,未森赤条条的站在她面前。
“!”未森瞪她,阮凝轻挑唇角,笑的妩媚。
她的目光赤裸、直白,顺着男人身体的曲线,光明正大的欣赏起来,直到停在某处男性特征上。
未森发狠的抓住她的腰,用力一带,人被他按在了落地窗上,对着话筒内的人说了句:“好,就这么定了!”
手机一扔,撕开她的裙摆……
一小时后,地上凌乱的丢着女人支离破碎的裙子,蕾丝内衣,还有撕开的冈本包装。
阮凝穿着白色浴袍从浴室走出,看了眼地上的裙子,弯下腰捡起,秀眉不禁微微一皱,转头看向未森,“你下次能不能别撕我衣服?”
未森靠在床头抽烟,薄唇扬起一抹好看的笑,“这样比较有感觉!”
阮凝白了他眼,有尼玛感觉!
未森跟阮凝在一起的半年时间,把她的脾气摸得一清二楚。
她性子直,喜怒哀乐全写在脸上,与其他的女人不同,她们伪善、做作,他玩腻那种,现在只保持着于阮凝之间的一对一模式。
见她生气了,未森哄着:“我已经让赵秘书送来一套高级时装了,纪梵希最新款。”
阮凝不是个会为物质而忘掉不开心的女人,换句话说,她做任何事,不是为了钱,只是图一乐。
未森掀开被子,来到她身边,长臂一揽,搂住女人的腰,贴着她耳根轻咬了下。
“别冷着脸了,我还是喜欢你发浪的样!”
阮凝推他,挣脱男人的怀抱,走到冰箱边,从里面拿出一罐啤酒,打开后,昂头喝了口。
沁凉冰霜的酒穿肠而过,她浮躁的心情好似平息了几分。
未森抽着烟,说:“我最近要忙一段时间。”
阮凝没什么起伏的嗯了声。
她从不过问他私事,甚至也从不主动给他打电话,两人之间没有金钱往来,未森送过她一辆豪车,但她没要,平时除了开房就是吃顿饭,这些钱是未森出的。
有时候未森都搞不明白阮凝怎么想的,接近他的女人无外乎两种,一为了钱、二为了名分,而阮凝似乎对两者都没兴趣,后来未森也懒得猜她,心里也自然将阮凝归类为高段位的心机女,从无欲无求开始,一点点套牢他。
未森之所以擅长女人心,要感谢他阅女无数的经历。
所以,从两人第一次见面,便心照不宣的开了房,之后半年,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床伴关系。
最近,未森家里安排相亲,对方据说是个财团的千金,两家人身份地位相当,堪称是商业联姻下的经典产物。
阮凝跟了他这么久,不能让人家白跟了,况且阮凝跟他的时候是第一次,从哪个方面考虑,都要负起一点责任。
未森起身从西装兜里拿出一张黑卡,放在桌上,推到她面前。
阮凝没动,低垂着眼看那张卡,“干嘛?”声音厉得能一刀砍死他。
未森说:“以后找个对你好的男人。”
阮凝将啤酒罐放下,手指擦了下唇角,吸了下鼻子,笑着说:
“未老板出手真大方。”
未森皱了下眉,被她这么一说,有点嫖妓的味道了,其实挺平常一句话,但听起来比骂人还难听。
阮凝现在就想走,可衣服……
‘叩叩叩’房门在彼时被敲响,两人的视线同时被吸引过去,阮凝起身走到门口。
房门打开,未森的秘书送进来一套女人的高档时装,尺码是她的,配套的还有一双鞋和包。
阮凝换上,出来时,看到未森穿上笔挺西装坐在沙发上似在等她,黑卡明晃晃的放在茶几上。
她走过去,掖下耳边的碎发,“我刚才接到编辑电话,出版社那边出了点问题,让我赶紧过去核对下稿子。”
未森缓缓昂起头,狭长的眸睨着她,从她开口第一句话,就听出阮凝在说谎,但,他没有揭穿。
蓦地,他淡然的笑了笑,“我送你。”
“不用,我开车来的。”
“好。”未森收回眼,修长的腿交叠,点燃一根烟,悠然的说了句:“再见。”
“再见。”再也不见!
阮凝转身走了。
等电梯的功夫,阮凝胸闷,看着镜面似得电梯门上,印着她苍白的脸,咬牙:
临别一炮吗?还付钱?未森,你真不是个东西。

暖暧缠情免费阅读

讲真,阮凝因为父母的缘故,对家庭没有太大向往,说白了,就是对家庭没有安全感和归属感,她信奉及时行乐,可在听到未森那句‘以后找个对你好的男人’时,心里还是不太舒服的疼了下,都说感情的事,身不由己,也心不由己,男人进入的快,抽离更快,女人进入慢,难于抽身。
虽是床伴,可她还是犯了大忌。不过,还好未森及时敲醒她。
既然未森注定是她的一个风景,那她也没必要太较真,看看就过去吧。
走出电梯,阮凝已恢复平静,风很大,大衣下摆被风扬起,她阔步向前,脚步坚定。
高层之上,未森站在落地窗边,沉默的目光追着她的背影,渐渐深暗。
外面的天,冷得冻牙,阮凝裹紧身上的大衣,朝自己的轿车走去。
滚完床单,已经中午了,她一早没吃饭,剧烈运动后的必然结果就是饥肠辘辘。
她开车朝市中心一家西餐厅驶去,这时,编辑兼闺蜜的水幂给她电话,阮凝按下车内接听按钮。
“干什么!”阮凝的语气不太好,水幂被她冲的一句话堵在喉咙里,过了几秒才开口:“你怎么了?吃炸药啦。”
阮凝启动车,声音冷冰冰,“心情不美丽。”
水幂一听口气,就知道阮凝在生气,她太了解阮凝,甚至很怕生气时候的她,真跟核爆状态没区别,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撒娇耍赖装可爱,“能问问阮爷为虾米心情不美丽咩?”
“舌头捋直了说话。”阮凝没好气道。
水幂不敢在造次了,坦白讲:“主编催你交稿。”
“……”提到新文,阮凝皱起眉,三天前她车被人砸了,放在车里的笔记本被盗,连同里面的存稿一并丢失,至于结果……
阮凝烦躁的从包里摸出一根烟,点上,缓缓吐出烟圈后,才回她,“……知道了。”
很淡的一句话,却难掩她的真实状态。
水幂还在那边叽叽喳喳的催着,阮凝从未森那里受的屈辱加上新文存稿的丢失,心烦的很,冷冷的对话筒另一端人说:
“闭嘴!”
“!”水幂愣了下,紧接着娇嗲嗲的喊:“……阮爷,你在吼我咩?”
阮凝呼出一口气,也知道不该对水幂发火,为了挽救一个吃货的尊严,她用了绝杀招。
“你吃饭了吗?”
对于吃货这招非常管用,可怜兮兮的声音回:
“没呢。”
阮凝报了个法式餐厅地址,又加了句:“十五分钟没到,就不用来了。”
“我擦!有你这样请吃饭的吗?”
“不来算了。”
“来来来,必须来!”第一次遇到这么牛逼闪闪的约饭。
……
吃饭的间隙,水幂注意到她一身行头,惊讶:“你这外套高端大气上档次啊!我看看是什么牌子的?我也买一件。”
水幂翻了下衣服领口,看了眼标签后,瞠目结舌——
“卧槽!纪梵希啊!尼玛啊,这得要姐不吃不喝几年的工资啊。”
阮凝拿起纸巾擦了擦,别说她现在还真膈应这套衣服,从椅背上抄起外套,丢给水幂。
“喜欢拿去穿吧,今早刚买的,九成九新。”
“真滴吗?”俩人上大学时候,换衣服穿是常事,还一张床还睡过,感情好得不得了。
阮凝满不在乎,“比24K真金还真。”
水幂勾起唇笑眯眯的,“那就谢谢阮老板了。”
阮凝摸摸她头,“乖,以后好好伺候本爷,爷什么都给你买。”
“好哒,爷。”水幂欣然接受了这件大衣,想起前几天总编交代的事,对阮凝说:“妞啊,你最迟这个月底,必须要交稿了,总编那边可发话了,你再不开文,保洁部就要多一名新晋员工水蜜桃了。”
水蜜桃,阮凝给她起的‘爱称’,后来水幂做了编辑,阮凝非逼着她用这个做了编辑昵称。
阮凝沉默了:……
她写了啊,可是都丢了啊。
阮凝本以为很快会找到,可上午接到警方电话,车停在地下超市的停车场,不巧那里是监控死角,并没有拍到砸车的人。所以,找到笔记本的机会非常渺茫。
水幂得知这个消息后,惊得从椅子上猛地站起。
“什么!!那怎么办?!”水幂紧张不已,“你距离上本书都休息快半年了,再不开文,很快被读者遗忘的。”
阮凝倒是无所谓,“没办法。”只能等消息,而且……
要走的人,留不住,这是定律。
吃过饭,阮凝送水幂回了编辑部,临下车前,水幂说,她会将情况告诉主编的,阮凝捏捏她小脸,淡笑着说:
“让你费心了。”
水幂突然抱住她,总觉得今天的阮凝好像很难过,以为是因为丢稿的事。
“阮爷,别着急,就算稿子找不回来,你还可以再写,对不?”
阮凝点点头,“我没事,你快上去吧。”
两人分开,阮凝一个人开车在街上闲晃。
大冷的天,也没什么好景致,坐外面冷,在家里憋屈,阮凝像个幽魂似得在大街小巷兜圈。
手机响了,阮凝看了眼,拿起蓝牙耳机带上。
“这次又输了多少?”她习以为常的口气,平静的令人心里都跟着凉凉的,看了眼倒车镜,准备变道停在路边抽根烟。
可电话里却传来了嘈杂声,有人骂骂咧咧的,吵得很,突然一道极低的声音透过听筒问她:
“你是阮庆元的女儿?”
阮凝缓缓坐直了,拿烟的手也顿住,“……是。”
“你爸有话跟你说。”
阮凝停好车,靠在椅背上,平静的等着。
窸窸窣窣后……
“女儿,”每次要她帮还债的时候,阮庆元都这么叫她,可接下来的话,阮庆元还没说出口,阮凝一股火上来,堵了他满脸灰,“阮庆元,你又给我惹了什么幺蛾子?!”
那边声音霎时一厉:“你个死丫头,怎么跟你老子说话呢,真是他|妈|的白养你了……”
阮凝直接把耳机摘下来,扔在操作台上,里面噼里啪啦的乱骂了一通,直到传来几声‘喂、喂,阮凝,阮凝——’
阮凝重新戴上蓝牙耳机,声音冷冷的,“干嘛?”
车已经停在路边,她拉住手刹,将车窗降下一道缝,冷风灌进来,她人冷静了许多。
“阿凝,爸这次保证,再也不赌了,真的,你先过来帮我把钱还上,要是不还,他们会砍死我的。”
阮凝夹着烟的手臂搭在车窗上,没什么表情的问:“多少?”
“……三……三百万。”
阮凝听到这个数字,眉心一皱,脑仁疼得不行。

小编点评

苏峥阮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