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死对头一起穿书了(苏宣绾褚戚垣)
和死对头一起穿书了(苏宣绾褚戚垣)

和死对头一起穿书了(苏宣绾褚戚垣)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5

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宣绾褚戚垣的小说和死对头一起穿书了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一场空难,让两个人一起穿书了,进入了小说世界,在这里,褚戚垣是残疾炮灰,苏宣绾是恶毒女配,暗中书中的设定,两个人都会被白莲花女主害死,为了保命,两个死对头终于要合作了……

小说简介

苏宣绾是雷厉风行的女总裁,在商场浸润多年,一眼就能看穿阴谋,她一直坚信商场如战场,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所以,每当遇到死对头褚戚垣,她就没有好脸色,无论她如何冷漠,褚戚垣始终笑着对她。一场空难,让两个人一起穿书了,进入了小说世界,在这里,褚戚垣是残疾炮灰,苏宣绾是恶毒女配,暗中书中的设定,两个人都会被白莲花女主害死,为了保命,两个死对头终于要合作了……

和死对头一起穿书了全文阅读

这话落下,说话的那人便笑了起来,在座的人一听他笑起来,也跟着笑了起来。
“说的在理,也不知道这红笺里面写的是什么的?”
众人都已经开始哄笑了。
苏宣绾在心底冷笑,话也不说,要是一个正常家的女儿家,可能现在早已羞红了脸,想要找一个洞钻进去了。
他人见陈恬恬此刻还是一脸坦然,心底甚至是想着怕不是那红笺真的不是陈恬恬写的。
不过终究事情便也不是落在自己身上的,他们也是抱着看戏模样,是不是陈恬恬写的,本就没有些什么。
这时,一直观望的柳稗帘却出面开口了,只见柳稗帘蹙眉,一副不忍的模样,楚楚可怜,走了两步柔弱无骨,娇弱不已。
真真是叫苏宣绾心里不舒服,见柳稗帘张口了,她心里想着这柳稗帘怕是又要整什么幺蛾子,眉眼间忍不住的露出一丝的讽刺。
果然,那柳稗帘,踏着她娇软无礼的步子出来了。
苏宣绾瞧着,莫名觉得她的步子的姿势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的,思想半响,想起来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了,可不就是电视上的林妹妹吗?
柳稗帘开口,“还请在座诸位,便不要再为难稗帘的表妹,她也只是少年心性罢了,本没有什么心思的,红笺也是子虚乌有的东西,说不准便是别人落下的。”
话间,柳稗帘更是将那楚楚动人的目光放在了苏宣绾的身上,直让苏宣绾打了一个冷颤。
她就知道,这人不安好心,她这么一说,不就显得她自己更心善了?
公子们夸赞起柳稗帘来。
“没想到柳小姐不仅人美,还心善,这般的维护自家的表亲,可真真是菩萨心肠。”
也不知是哪个说的,众人便是再度附和起来。
苏宣绾忍不住了,要是再这样下去,就算自己不被人说道,也要被这些人看柳稗帘赞赏的目光给尴尬得不行。
“姐姐,不必了!”
苏宣绾没有看柳稗帘,直直的将目光转移至韩依彤那处。
“便是依着在座诸位的心愿,还有韩小姐的意思,把这红笺拆开查看一番,查查是不是我写的便是了,何必如此的麻烦,还要公子们在这里猜来猜去的?”
韩依彤别有深意的瞧了她一眼,转头和自己身旁的丫鬟对视了一眼。
丫鬟会意,走到了那拿着红笺的公子身旁,那公子大约也是没想到,自己偶然捡起的物件,竟会引起这般大的轰动来,见丫鬟来了,便把红笺递了去。
丫鬟拿过了红笺,拆了开来。
“既不是陈小姐写的,那我等念出来,也是无妨的。”

和死对头一起穿书了免费阅读

临近暮色沉沉压下,苏宣绾才转醒过来,她堪堪将脑内的信息消化完毕,门外却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和细碎的说话声。
“小姐,这个表小姐今日险些都要害死你了,你为何还要给她送吃的?”是红儿的声音。
“嘘,小声些。”柳稗帘轻声道:“恬恬妹妹也是因为我才会受到爹爹重罚,恬恬妹妹平时里最喜欢吃这些糕点了,我偷偷送些给她吃,不要叫旁人知道。”
红儿急得跺了跺脚,恨铁不成钢道:“小姐你就是心地太善良了才会被人欺负!”
这一番话,正正好一字不落地落到祠堂内苏宣绾的耳中。
苏宣绾嗤笑了一声,心地善良?恐怕是恶毒而不自知,还自以为自己是温淑柔善吧。
就在刚才,苏宣绾接收了这个世界强制传递给她的所有信息。她现在正处在一本种田文中,而这本种田文的女主便是柳稗帘这枝开得艳艳的伪白莲。
而苏宣绾现在的身份是这本种田文中的恶毒女配“陈恬恬”,但因为智商不行,陈恬恬被白莲花女主耍的团团转,和一个书中的炮灰反派一同成了白莲花女主走上人生巅峰的垫脚石。
说来也巧,书里的那个炮灰反派竟然和那个姓褚的同名同姓,按照穿书文的套路,该穿书的应该是他才对,怎么她会中了招呢?
苏宣绾推测,二十一世纪的她恐怕已经在飞机失事中身死,所以灵魂才会飘荡到这个世界,成为这个书中的人物,得到了重活一次的机会。就是不知道小刘和那个姓褚的现在如何了。
但既然来都来了,自然不能浪费这意外之外的机遇。不过是多白莲花而已,还尚在花骨朵儿的状态,拔干了她的养分,看她还能如何开得起来。
柳稗帘朝四周望了望,走到祠堂门前,抬手拍了拍门,道:“恬恬?恬恬?你还在里面吗?我来给你送点吃的!你在的话就把旁边的小窗打开吧,我把吃的递进去给你。”
苏宣绾冷笑了一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话:“帘儿姐姐,我在……”声音极度虚弱且中气不足,与即将要饿死的人毫无差别。
“你一定饿坏了吧,”柳稗帘微微笑了下,脸上有几分担忧,“白日里的事,我不怪你,你不过是一时被嫉妒迷了眼,你年纪小,我自然要原谅你的。”
说着,柳稗帘叹了口气,皱眉说道:“父亲今日也是关心则乱了,我明明没出什么大事,大夫也说过我并无大碍了,父亲却还要这么关着妹妹,若是饿坏了,他不是也要心疼的么!”
苏宣绾忍了好一阵,终究还是没忍住地翻了个白眼,心想:你到底是不是来送糕点的?!
她戏瘾大发,拼命地咳出声来,那声响像是要把五脏六腑都给咳将出来,她声音虚弱沙哑道:“帘儿姐姐……我饿……”
门外的柳稗帘顿了一下,才说:“那你将小窗户打开吧,我递给你。”
苏宣绾起身,才发觉自己下身已经麻得失去了知觉,这破祠堂根本没有容她坐下的地方,椅子和蒲草都给人撤走了,她只能跪坐在冰冷的地面上。
这么久没吃东西,苏宣绾也着实熬不住了,明明说好的凉水也没见踪影,难道让她喝祠堂上头菩萨瓶里的慈悲露吗?
苏宣绾一边撑着腰一边一瘸一拐地走到小窗户前,样子有些好笑。
她打开窗户,柳稗帘将用瓷盒装好的糕点和茶水递了进来。
苏宣绾缓缓伸手接过,等东西还未落稳,她的手忽然一抖,那些东西竟滚落下来,砸在了她的身上!
“哐当!”一声巨响。
“啊!好疼啊!”苏宣绾痛苦极了地大声叫道:“帘儿姐姐,恬恬白日里是做错了,但舅父已经罚过恬恬了,姐姐为何还要拿这滚烫的茶水来害我!姐姐是想叫我毁容,好让我认清心仪之人所爱另有他人的事实吗?!”
苏宣绾这一出动静极大,祠堂又离柳鹤昀的卧寝极近,适时柳鹤昀还未休息,一旁的沈婷已经睡熟了,但他却心底担忧白日里对他那个侄女儿苛责过重,怕依她的性子会钻了死胡同,做出什么不可追回的事来。
且帘儿并没有什么大碍,关到现在苏宣绾都是滴水未进,怎么说也该够了。
他本就未合衣睡下,拢了拢衣裳便要推门出去,谁料还没走出几句,祠堂那边便传来一声巨响,像是什么东西被砸在了地上,间或夹杂陈恬恬痛苦不堪地声音。
柳鹤昀心中一惊,急忙朝祠堂而去。
只见他的大女儿正站在门外,一脸惊慌,而他那个以侄女倒在祠堂的地上,神情痛苦。
“还不快开门!”因看不具体里面的情况,柳鹤昀急急命令下人道。

小编点评

和死对头一起穿书了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