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萌宝病娇娘亲太嚣张(江羽落苍遗白)
逆天萌宝病娇娘亲太嚣张(江羽落苍遗白)

逆天萌宝病娇娘亲太嚣张(江羽落苍遗白)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7

小说介绍

主角是江羽落苍遗白小说——逆天萌宝病娇娘亲太嚣张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作者羽落所著的言情小说,即使只是一个小困阵,也不是寻常人可以破掉的,但是这个女人却可以在半个时辰之内破掉这个阵法,而且完好无损且看起来还余力尚存的站在院落中,可想而知并不简单。

小说简介

即使只是一个小困阵,也不是寻常人可以破掉的,但是这个女人却可以在半个时辰之内破掉这个阵法,而且完好无损且看起来还余力尚存的站在院落中,可想而知并不简单。

逆天萌宝病娇娘亲太嚣张全文阅读

即使只是一个小困阵,也不是寻常人可以破掉的,但是这个女人却可以在半个时辰之内破掉这个阵法,而且完好无损且看起来还余力尚存的站在院落中,可想而知并不简单。
江羽落眼睛微眯的看向苍遗白,随后手中元力突然亮起,在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闪耀着赤红色光芒的元力球,竟直接向苍遗白撞了过去。
“主人小心!”随从连忙上前想要挡住,但是苍遗白却并未躲闪,而是迎手接上,本以为只是一个随意的江羽落用来发泄刚才被困住情绪的元力球,却没有想到元力球触到苍遗白的元力却猛然炸开,形成了一张阵法网。
这张网由片片的朱雀翎羽形成,罩头向着苍遗白落了下来,直接将他困在了其中,江羽落拍了拍手,这才心满意足地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前辈用这个阵法困住了我,那么前辈也试试这个被我改良过的阵法怎么样吧。”
“你竟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我的阵法收为己用,而且还加以改良,果然是有些本事。”苍遗白神色泰然的站在阵法当中,并没有因为被困住而有丝丝的恼怒和不悦,反而平静地看着江羽落,话语中带着几分赞赏。
江羽落哼了一声,慢慢悠悠的走到旁边的石桌上坐下,手一挥,一个琉璃白玉瓶出现在石桌上,再加上一个茶杯,她便悠哉悠哉的在苍遗白的面前喝起了茶。
“看来前辈应该已经知道我让小儿在你茶水当中下了丹药,但是前辈却引而不发,只等到我来到前辈院中,前辈才用困阵困住我,想必也是想要试探试探我,是否?”
江羽落说道,而苍遗白也没有否认,直接点头说道:“没错,这不正符合江小姐刚才所说的,来而不往非礼也嘛。”
“那这样说的话,下了药的茶水你应该也是没喝的。”江羽落的眼睛微眯起来,细细的打量着苍遗白,似乎想要从他浑身上下的穿着当中也察觉出些蛛丝马迹,从而猜测他的身份。
可是这个苍遗白虽然穿着朴素无华,但是处处却透着一股大道自然的味道,让人看不穿猜不透,这种神秘感就像是羽毛一样,搔的江羽落心里痒痒的,更想止不住的去挖出他更深的秘密。
苍遗白沉默不语,随手一挥,刚才江羽落布的那个阵法便消散在了虚无中,对于他如此轻松的突破阵法而出,江羽落也不觉得奇怪。
毕竟刚才那个阵法就是江羽落从苍遗白布置的阵法当中领悟出来的,想必苍遗白随手都能够破掉,而江羽落之所以用苍遗白的阵法困住他,只是为了挣回一个面子而已。
于是刚才还剑拔弩张,互相言语试探的两个人,下一秒钟却同时坐在了石桌前同喝一杯茶水。
看着苍遗白又要如牛饮水一般,将自己珍贵的雪茶直接灌入腹中,江羽落连忙拦住了他,一脸心疼地说道:“这可是珍贵无比的雪茶,你怎么能够这样喝呢,连细细品味都做不到。”

逆天萌宝病娇娘亲太嚣张免费阅读

荒兽小世界。
乌云遮月,朱雀国边关的幽冥渊前,寒风洒洒,吹得人睁不开眼。
江羽落挺着大肚子立在断崖上,凝视那深不见底的沟壑,紧紧攥住了拳头。
“哼,江羽落,有本事继续跑啊。”江灵月姣好的脸上满是狰狞,穿手持长剑堵住她的退路,“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什么纯血,也不知道怀了谁的野种,丢尽了我重明侯府的脸,最后还不是落在了二姐手里。”
紧随而来的军队,纷纷落井下石。
江羽落将这些人的嘴脸一一记在心里,她的好妹妹,她曾经的同僚。
“江羽落,要怪就怪你挡了我的路,要怪就怪你抢了二皇子殿下!”江灵月握紧了剑逼近她,只要这个女人死了,恋人,去上位面拜师的名额,都是她的!
想起所谓的未婚夫,江羽落不屑地勾起嘴角,“也只有你把那种软脚虾当个宝,江灵月你太可悲了。”凌厉的眸子里浮现起怜悯来,“你这一辈子,都只能在我的光环下苟延残喘,一辈子!”
“江羽落你去死!”
江灵月恼羞成怒蓦地提剑刺来,激荡的元力迫得其他人纷纷后退,剑尖却被江羽落轻巧的抬指夹住。
身穿铠甲的少女轻轻下巴,霸气非常,“若非你手段卑鄙下毒,轮得到你在我面嚣张?”
说着提气将她击开,却因此半跪在地呕出一摊黑血来!
江灵月本还心有不甘,见状却轻蔑地收了剑,“中了帝境螣蛇毒,根本用不着脏了我的手。”
江羽落苦笑,“这毒当然深入骨髓,毕竟是她那好父亲亲手交给你的。”
谁知江灵月忽然怜悯地看着她,“江羽落啊江羽落,你不知道父亲为何处处戒备着你吧?”看着少女错愕的脸,江灵月满心快意,“因为,父亲为了把我母亲娶进门,直接把你那还在产床上的亲娘掐死了!”
那一刻,好像有什么东西崩塌了。
江羽落想起江洪阳那从未对她笑过的脸,缓缓撑着剑站起来。
“哈哈哈,我江羽落堂堂朱雀纯血落得如此下场,尔等也别想好过!”只是可怜肚里的孩子。
她飞扬的凤目里盛满了如刀的冷意,惊起飞鸟。
刹那间,眉心一抹火焰印记骤然亮起,拔剑狠狠一抡,迅猛的剑气犹如下弦月飞来,荡平了方圆一里!
失力之后,江羽落转身倒下幽冥渊
悬崖之上,江灵月收了护心镜,擦了脸上的鲜血,心惊肉跳的看着身边倒下的尸体,后怕过后,打从心底笑了。
崖底,黑雾缭绕,阴水如忘川之水带走一切生命。
摔得头破血流的江羽落猛然睁开眼,还活着。
天不绝我江羽落。
父亲、江灵月,江罗氏,且在那她打下来的繁华之中苟延残喘吧,她很快就会回来!
肚子忽的剧烈收缩,伴随着剧痛袭来,孩子要出来了......江羽落抬手抚摸着肚子,真不是个好时机,失血还有中毒让她没力气了。
目光落在旁边躺在水里的剑上——不如,赌一把!
褪了铠甲露出硕大的肚子,江羽落深深闭了下眼睛,把着剑的手微微颤抖,“我江羽落这小半生众叛亲离,若是苍天有眼,且助我一把!”
狠狠将肚子划开!
“啊——”
女子凄厉的叫声在幽冥渊中传响,凄厉悚然。
把孩子放在一边,江羽落的元力也将要耗尽,她只剩一个念头,我不能死,不能死
下一刻,她眉心的朱雀印记燃起熊熊大火将她笼罩,顷刻间整个幽冥谷变成赤焰火海。
荒兽小世界中人乃是上古蛮荒神兽的后裔,只是随着时间流逝血脉越发稀薄。
便是四大圣兽国,如今各国也只得一个纯血,朱雀国的纯血便是江羽落。
按理,她的出生应当是举国同庆的欢迎,可惜她母亲生下她不久就死去;父亲日夜防备针对,更莫提继母妹妹。
想到这里,江羽落从朱雀遗界中拿出衣服穿上,摸着毫无痕迹的小腹心想,这一遭也算是因祸得福,竟然激活了朱雀的涅槃之力。
“呜哇~哇~”
目及边上两个哇哇大哭的小东西,她眸子里的冰冷退去,只留下温柔。
果然是双胎。
“命大的小东西......谁?!”
江羽落抱着孩子将脚边的剑踢向不远处的石头,直将那丈高的石头打碎,吓得后边儿的女子啊的叫了起来。
“别杀我,我是听见有人惨叫才过来......”
这名白衣女子自称闲云,据说在这幽冥渊里已经住了快七年了。
白马过隙,五年的时间一晃而逝。
曾经荒芜黑暗的幽冥渊,被涅槃之力席卷过后变成了如今的缥缈岛,岛上云雾缭绕,绿水青山,全岛以飞行阵法驱动,一年四季自由的在荒兽小世界上空飘荡。
偶尔择地停留一些时日,便会引来人蜂拥而至,求药、求阵法。
最近停在了朱雀国的附属国,鸾凤国。
岛上桃花坞的凉亭上,春光正好,桃花如雨纷纷洒洒,一白衣女子正斜倚着浅酌慢饮,正是九死一生的江羽落。
“羽落,时机差不多了。”闲云来到她旁边坐下。
端详着这个女人,锋利的眉眼和线条清晰的下巴令她看起来美得尖锐,五年的磨砺隐忍,又使她显得神秘慵懒。
江羽落给她倒了一杯清酒,“朱雀国皇帝应该快忍不住了。”
她轻轻点了点眉心,朱雀纯血的身份直接导致她十七年的悲剧,但保留了朱雀圣兽传承的朱雀遗界,却令她在这五年里扶摇直上,睥睨天下!
“那两个调皮鬼呢?”
提起那两个小恶魔,闲云的太阳穴就跳了起来,“炎炎烧了我的丹室,拉着湉湉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江羽落噗嗤笑了,表示自己赔个新的给她。
“都是你惯的。”闲云跟个小姑娘似的赌气,“不是我说,那俩小东西放出去能闹得天翻地覆。”
那天赋,说是逆天妖孽也不为过,就和他们娘一样。
“胡说,明明岛上的人都惯着他们。”
“你又在把桃花蜜当酒喝?”闲云颇为无语,“明明不会喝酒,还喜欢装。”
“你不懂,我喝的是意境。”
两人正天南地北的瞎扯,匆匆脚步声打断了交流,碧衣仆人来报:
“岛主,鸾凤国皇太子、朱雀国二皇子和重明侯府三小姐求见。”
江羽落咔嚓捏碎了手里的酒杯,犹如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终于,来了啊......”
她等这一天几乎望眼欲穿!

小编点评

逆天萌宝病娇娘亲太嚣张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