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老男人的炮灰娇妻(宋蓁)
穿成老男人的炮灰娇妻(宋蓁)

穿成老男人的炮灰娇妻(宋蓁)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7

小说介绍

宋蓁小说————穿成老男人的炮灰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冬十四月所著,讲述了宋蓁穿书了,穿成《重生之倾宠》里面女主的恶毒继妹。穿来时,小说剧情已经jinru中gaochao,恶

宋蓁小说简介

京城的腊月,凛凛寒风中裹着冰渣子,冻得人骨头缝里都透着冷,也是这时候,宋阁老的嫡次孙女宋二姑娘要出嫁了。
从定亲到成亲,前前后后还不到一个月,这般仓促,在京中的大家里,也是闻所未闻。
不过这门亲事乃太后亲赐,娶亲的人又是将过而立之年刚班师回朝的煞神靖武侯,大家又觉得理所应当了。
腊月初三这日一早,还不过五更天,阁老府里已是灯火通明,各院中人都在进进出出忙碌着。
“蓁儿,你别怪娘,若是当初你听娘的话,死了心,不再去惦记那不该你惦记的,又何至于害了你自己,还害了你弟弟。”

宋蓁全文阅读

芳菲苑里,大夫人李氏亲眼看着婆子将一碗汤药给床上一身雪白寝衣的少女灌下,等到婆子退下关上房门后,才上前,抚了抚少女因为挣扎散乱在脸庞的发,低声叹道。
“靖武侯虽说年纪大些,凶名在外,但他手握重权,就是成王也对他忌惮三分,这满京城,现如今也只有他能护得住你。
你嫁去侯府后,可再不能如以往在府中那般任性了,靖武侯老夫人虽说是你表姑母,这门亲事也是她去向太后求来,才救了你一命,可娘却知道,她不是个好相与的,这门亲事里,她就没安好心……”
“你嫁过去了,别和她走得太近,要记得她只是你的养婆婆,你的依靠只能是靖武侯,知道吗?”
李氏絮絮说着,宋蓁默默的在旁听,却是一声没吭。
原主是因为亲娘选择维护弟弟和她自己的地位利益放弃了她,才会越发极端,走上绝路。
按原主的性子,她这会儿是听不进大夫人的话的,也不会对大夫人有什么好的回应。
且宋蓁这会儿自己也怅然着,她完全不想说话,原主的结局,很大程度上是她自己作的。
但她却是莫名其妙的窒息死在自家浴室里……等她亲眼看见自己的遗体被火化,她就穿书了。
……关键是,穿的还是她爸在外面那便宜假私生女写的书!
而她,就是里面专门和女主作对,最后下场凄惨的恶毒继妹……
这会儿,已经到了小说高.潮部分,女主已经嫁给男主,恶毒继妹不甘心,借着去行宫狩猎陪贵妃姨母之际,铤而走险试图再次爬床男主,却不料算计失败,还撞见了因醉酒走错屋的皇帝。
后来贵妃姨母及时赶到,原身才侥幸逃了出来。
只是这事也让贵妃对她失望透顶,后面虽替她在太后面前遮掩周璇揭过此事,但知道此事的人心里都明白,那已经是贵妃在尽最后的情分。
向来家族为重的宋老夫人知道此事后,立即让人端了汤药来要把她送走,还是太后突然下来一道赐婚懿旨,原主才得保住性命。
只是,这门赐婚表面救了原身一命,实际却是原身更深更难挣脱的深渊。
这都是假私生女为泄私愤,特地给和她同名同姓的恶毒女配安排的绝路。
……她招谁惹谁了!
想到恶毒女配最后流落暗巷,染上脏病暴毙,还被人弃尸荒野,为恶狗夺食的结局…….宋蓁不禁后背发寒。
她暗自磨了磨牙,早知道这样,她当初在她爸发现私生女不是他亲生女儿的时候,就应该添一把火,把她也扔非洲挖矿去。
“今后的路,娘再也帮不了你,你只能靠自己走下去……你要好好的,收一收自己的脾气,知道吗?”
李氏见宋蓁低垂着头,一声不吭的样子,估计她心里恨着,听不进她的话,担心再说多,又刺激到她,便只能作罢,拿帕拭了拭眼角,又看了她一眼,转身出去了。
没一会儿就有婆子进来为宋蓁梳洗。
宋蓁刚被灌了药,浑身.瘫.软.无力,只能任由婆子婢女折腾,等婢女给她里三层外三层穿好,婆子给她绞面好,通完发梳好再戴好发饰……宋蓁身上就像是踹了两块石头,浑身沉甸甸的,脸上也是火辣辣的疼。
但这会儿也没什么法子,这是古代,女子成亲必须要经历的,如今她成了恶毒女配宋蓁,又不想再迅速死一次,也只能忍着。
女儿出嫁,按理是由兄长或弟弟背的,但宋府长公子宋冀是女主宋菱的同胞兄长,对原主厌恶不已,早在原主婚礼定下之际,就找借口出了远门。
而原主自己的亲弟弟宋翊因替原主收买宫中人行事,被贵妃姨母以冒犯之由杖责五十板给以教训,至今还卧在床上养伤,是以今日没人能背宋蓁出门。
于是装扮好的宋蓁,在婆子给她搭上盖头后,就由婢女架着出了门子。
到了门口,也没有所谓送亲接亲的人,宋蓁直接被塞进了花轿。
御赐的婚事,不论私下如何,表面上还是走的公府礼制,红妆十里,绕城一圈,才又从城南去到城北,一路上鲜花满地,鞭炮声响彻街道,让冰天雪地的京城沾了几分热闹。
花轿里,宋蓁却是受罪得狠了,她歪躺在坐塌上,头上的凤冠足有七八斤重,加上花轿颠抖,摇晃不停,还有冷风呼呼灌入,礼乐声鞭炮声也声声直震击向她耳膜。
宋蓁手脚被冻得已经木掉,胃里一阵翻滚的泛酸难受,脑子里也嗡嗡的,头皮阵阵麻疼,太阳穴更是突突跳个不停,似下一刻,脑子就要炸裂开。
就这么一路忍着,也不知过去多久,就在宋蓁快要熬不下去的时候,“咚”的一声,落轿了…….
宋蓁头受惯性影响撞到榻沿上,眼前又是一阵眩晕,人却是不由舒了一口气。
这时,外面的礼乐声和鞭炮声也暂时停了下来,紧接着,轿帘被打开,一个颇具威压的身影出现在轿边。
“侯爷,二姑娘身子不适,怕是没力气过火盆,还请侯爷准许老身背她一回。”
喜娘略带讨好的声音响起,再听到男人清冷的回了声:“嗯。”
宋蓁被背了起来,入鼻是喜娘身上浓厚的脂粉香和浓烈的头油味儿,熏得宋蓁皱紧了鼻…….
过完火盆,喜娘就将宋蓁放了下来,只是宋蓁被灌过药,腿酸软无力,根本站不稳,喜娘就继续掺着她过去拜堂。
宋蓁头上覆着盖头,眼前一片红,也瞧不清什么,只能感觉到大厅不似她想的那般热闹,挺静的,也没听到什么交头接耳声。
不过她也来不及想这些,没一会儿礼官就开始唱拜天地的话词了。
宋蓁努力回忆着原主记忆里见过的拜堂样子,再在喜娘帮助下,算是没出什么差错。
拜完堂,宋蓁由喜娘掺着进了婚房,到这会儿,宋蓁已是被折腾得没有一丝气力,坐都有些坐不稳,她不由将头靠到床头上,身子也倚了过去。
“二姑娘 ,这可不是在府上,您还是多注意些。”
喜娘见宋蓁歪靠在床头,没有半点世家女规矩的模样,脸色一沉,眉头微拧,出声提醒道,大约实在看不过去,她又上前伸手将宋蓁拖了起来。

穿成老男人的炮灰娇妻宋蓁免费阅读

“您如今可不比从前,老夫人说了,您若是再想不开犯下什么错事,那这世间,可再没有宋二姑娘这么个人了……”
宋蓁没吭声,她没力气,也懒得回,她一贯懒得为不相干的人浪费心神,今日一过,这喜娘就要回府去复命,以后见都不会见到,没什么好理会的。
喜娘见宋蓁不出声,撇了撇嘴,还想说什么,又想到之前在府里听说的,到底没敢发作,扭身出去了。
“你们俩警醒些,可别忘了之前跟着二姑娘那些人的下场。”
喜娘骂咧咧的走了,留下门口的两个婢女脸色难看的立在原地,大概太怕出事,其中一个婢女在关门的时候,还特地掀开厚毡往屋内瞧了瞧,透过屏风见宋蓁动也没动的坐在床沿,这才小心的阖上门。
听见关门声,宋蓁轻吐口气,她身子一软,就倒在了床上。
她现在没力气,人还饿的厉害,从昨夜到现在没进过食不说,之前几日她就没吃饱过。
没法子,她穿来时,原身正闹着绝食,为了保持人设,不被人察觉到这躯壳换了魂,她每日只能偷偷吃那么一点吃食,实在饿得难受,就猛灌茶水。
这对一向喜爱美食,绝不亏待自己肚子的宋蓁来说,是极痛苦的事,但为了活着,宋蓁也只能忍。
只是宋蓁能忍,这具身体的胃却忍不了,绝食伤胃,这具身体本身就有严重的胃病,稍微饿下或者饮食不规律胃里就绞痛难忍。
宋蓁已经记不清这是她到这里后第几次胃绞痛。
宋蓁伸手按了按胃,又无意中摸到床上一颗花生,这才想起婚床上一般都会撒满花生桂圆一类的,她心里一喜,赶紧剥了一颗放嘴里。
接连吃掉快一把花生,一把桂圆,宋蓁才感觉到胃缓和了些,不再那么疼,就是喉咙发干得快要喷火。
但她连掀盖头都觉得累得慌,根本提不起力去找水喝,正要张嘴唤屋外的婢女,屋外突然传来声响还有婢女慌张请安的声音:“侯爷。”
侯爷?!
怎么过来得这么快,不是要宴宾客?
宋蓁猛的一惊,人倏地坐直了,脑子里浮现出原身在被宫人送回府时恍然撞见的场景,男人威坐在马上,浑身血污,满脸染血胡茬,煞意满盛的骇人模样。
再想到书里的描述和原身听到的靖武侯吃生肉,喝生血,杀人不眨眼,以至于遭了天罚少年便生老相的那些传闻……
宋蓁不由咽了咽口水,手不自觉的在床上抓了一颗花生捏着。
屋子里静得针落可闻,男人沉稳矫健的步伐声就似鼓点一下又一下敲击在宋蓁心上。
不知是门开过风透进来的原因,还是男人自带的凛冽气场,宋蓁突然感觉周围冷飕飕的,脊背阵阵发凉,她下意识的绷直了脚尖,连呼吸都放轻下来。
近了,更近了…….
随着男人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宋蓁整颗心都提了起来,手指扣刮花生的力道越发重。
突然,头上一轻,盖头被拿开,眼前亮起来。
宋蓁下意识抬眼,却是嘎哒一声,手指捏破了手里的花生,人也瞬间愣住。
眼前的人身材挺拔高大,周身气势冷肃凛冽,一身大红绣雄狮吉服,满头灰发由玉冠束起,长身玉立,颜如冠玉,就似从古画中走出的人物。
陌上人间玉,公子是绝色!
宋蓁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宋蓁爱颜,其中又尤爱古装美男,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
她的屋子里,堆满了各类的古人物画,曾经为了看尽美男,还缠着她爸给她开了一个娱乐公司,投资的也大都是一些古代ip。
宋蓁自认阅遍美男,如今却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血槽清空,胸腔里的心脏都快迸跳出来的感觉。
男人周身的每一寸,似乎都贴合着宋蓁喜爱的模样形成。
圆领婚袍没能遮盖住的极具性感的喉结,仔细一看,那喉结上还有一颗小痣,随着喉结的滚动,那颗痣也似活了似的动起来,让人看着就忍不住伸手去抚下。
喉结往上,是棱角分明的轮廓,似被精雕细琢过,一棱一角,增之一分太多,减之一分太少……五官深邃又清晰,高鼻深眸,双目黑漆如潭,一眼对上,就让人忍不住深陷进去,一张唇不厚不薄,唇形也是宋蓁极爱的形状,性感又微内敛。
若真要找和传闻符合,象征男人老态的地方,大概就是他那头不同于常人的白灰色发了。
但在见惯了现代各式染发的宋蓁看来,这样的发色在这张脸上,只会让她觉得惊艳。
宋蓁艰难的吞掉嘴里残留的花生沫,紧张感和窒息感从胸腔上升到喉咙,一时间都忘记了反应。
她下意识的想到:这就是她嫁的男人……
她似乎赚到了?
该感谢上天给她发了个美男老公?
陆慎掀开盖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姝丽无双的脸,乌发雪颜,瓷肌玉肤,美得张扬肆意,勾魂夺魄。
然而下一刻四目相对,毫不意外就在那双潋滟水眸里看到了愕然惊怔,是他多年来见惯的,别人初见他便被吓到的模样。
想到前两日收到的有关宋蓁宁死不嫁的消息,以及宫里特地令人来为他修整仪容的事……他眉梢微敛,移开眼淡声道:“既然这门婚事二姑娘不愿,今后本侯不会踏足内院。”
宋蓁:“??”
什么不愿,她明明很愿!

小编推荐理由

穿成老男人的炮灰娇妻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