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情动(唐以梦姜炎)
明明情动(唐以梦姜炎)

明明情动(唐以梦姜炎)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7

小说介绍

主角是唐以梦姜炎小说《明明情动》特别推荐,明明情动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一开始就是我提议的,没道理让你自己面对,而且这属于互帮互助,说不定哪天你也得再帮我一次。”姜炎分析得头头是道,唐以梦拿着手机频频点头。总之他答应了就万事好说。

小说简介

“一开始就是我提议的,没道理让你自己面对,而且这属于互帮互助,说不定哪天你也得再帮我一次。”姜炎分析得头头是道,唐以梦拿着手机频频点头。
总之他答应了就万事好说。

明明情动全文阅读

唐以梦把手机放到耳边,脸上敷着面膜不方便说话,干脆撕掉面膜纸,应道:“哦那就好……”
说完两人不禁有些沉默。
“你有事找我?”姜炎先开了口。
唐以梦下意识的说着没有,但又忍不住问他:“你…那天回去没事吧?”
姜炎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她是在说相亲那天的事。
“有事,想见你。”
唐以梦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紧接着听姜炎补充道:“我家里人很想见你这个‘女朋友’。”
姜炎说的不假,这几天家里出现次数最频繁的三个字就是——唐以梦。
唐以梦另一只手在水里轻拨两下,小声说着:“我这边也是……感觉快圆不下去了。”
说完这句话,两人又陷入了一阵静默中。
唐以梦实在是开不了口,决定拖到后天直接告诉她老爸老妈,她压根就没有男朋友。
就在唐以梦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姜炎在电话那头低声问道:“你刚才说,你那边也是?也是什么?”
唐以梦轻舔下唇,咬咬牙,还是说了出来。
“我爸妈以为我真的有男朋友了,催着我带男朋友回家吃饭……”
唐以梦说完就抿着嘴角,大气不敢喘一声,静等着他说话。
几秒过后,姜炎接过话,语气略显轻松的问:“是你做饭吗?”
唐以梦差点儿没反应过来:“你、你答应了?”
姜炎站在家里的后院,仰头看着一轮圆月,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昨天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吗?我等着呢。”
唐以梦以为自己暗示的很隐晦,也没把握他会答应自己,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浴室里的空气不流通,感觉呼吸都不顺畅了。
“……那个、你等一下!”
唐以梦从浴缸里起身,单手扯过浴巾披裹在身上,踩着拖鞋走出浴室,坐在床上,冷静下来才开口问:“你这是答应再演一次我男朋友吗?”
她需要很确定才行。
“一开始就是我提议的,没道理让你自己面对,而且这属于互帮互助,说不定哪天你也得再帮我一次。”姜炎分析得头头是道,唐以梦拿着手机频频点头。
总之他答应了就万事好说。
接着唐以梦把她老妈定的时间告诉了姜炎,可他后天下午有事,于是改成了明天晚上。
时间敲定好了,唐以梦不由得担心两人会不会穿帮?
于是唐以梦主动给他做起了自我介绍。
“我现在在南风卫视做新闻主播,上班时间比较早,下午没工作的话,可以早退……”
“我有乳糖不耐,所以不能喝牛奶,喝咖啡会心悸,所以也不喝……”
唐以梦把自己的工作到兴趣爱好基本说了个遍,说到自己都困了。

明明情动免费阅读

第72届金枝奖的颁奖典礼现场,唐以梦坐在观礼席,手机在晚宴包里震个不停。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唐以梦忍不住扶额,拿着手机起身,猫着腰离开了颁奖礼的内场。
唐以梦拎着裙摆,走到大厅的某处角落,长呼一口气,按下了接听键。
“以梦啊,你快回家来……妈妈心脏不舒服,一抽一抽地疼……”电话那头的刘婉芬有气无力的说着。
“怎么会心脏疼呢?没按时吃药吗?”唐以梦来不及多想,嘴上问着,脚下已经加快了步伐朝停车场走。
刘婉芬在电话里说的很含糊,唐以梦用肩膀夹着手机,低头从包里翻找出车钥匙,拉开车门上车。
“我爸呢?疼的厉害吗?我叫救护车吧……”唐以梦启动车子,语气不免有些着急了。
“不、不用,你先回来再说。”刘婉芬急忙打断她。
唐以梦不自觉的挑眉,察觉到她老妈的不对劲,试探的问:“妈,一抽一抽是怎么个疼法?”
“就……诶呀,这个很难形容的!你担心你妈的话,就赶紧回来!”
唐以梦大致猜到了,这又是狼来了的故事。
轻踩油门,向左打着方向盘,无奈的说:“妈,我既不是医生,也不是灵丹妙药,你要是真疼,等我赶回去就晚了……”
“呲——”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道刺耳的声音,唐以梦下意识的踩住刹车。
慌神了两秒,唐以梦还没来及熄火下车,就看见停放在前面的越野车上,下来一个身材精壮的男人,车灯照在他的身上,唐以梦看不清楚他的五官表情。
但根据他弯腰俯看车身的动作可以推测出……她刮了他的车!
“……妈,先这样,我马上就回来了。”唐以梦挂断电话,匆忙下车查看。
那道小一米长的划痕,就是她的杰作。
唐以梦拿到驾驶证仅三个月,但此类事故已经是第三次了。
男人身穿深绿色短袖上衣,下身着一条迷彩色的军裤,脚上踏着一双黑色的军靴,留着干练的短发,给人一种很精神的感觉。
唐以梦从车里拿出钱包,走近两步,深吸一口气,问道:“多少钱?我赔你。”
唐以梦在处理刮蹭事故上,显然是经验十足的。
姜炎闻声转过身,挑眉望向这个穿着修身礼服,踩着细高跟的女人。
身材好,长相佳,声音也清脆好听,只是这车技,让人不敢恭维。
看着她一脸的严肃,姜炎忍不住想要逗逗她,走到她面前,站直身子,足足比她高出了一头。
“你想怎么赔?”
唐以梦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抬手看了眼手表,一本正经的说:“责任在我,我赔你修车费。”
说着便从钱包里拿出下午刚领的年中奖金。
姜炎双手环胸,看她低头数着钱。
“一千五够吗?”唐以梦数了数,钱包里总共两千块,自留五张,抽出十五张递到男人面前。
男人摸着下巴,没伸手去接。
唐以梦以为他不满意这个赔偿,于是开口说道:“应该是够的。”
唐以梦一脸懂行的表情,因为上一次她划了一辆和这车类似的全尺寸越野车,情况差不多,她赔了人家一千三。
姜炎低头看着她手里的钱,划痕不算严重,这修车钱肯定是够的。
唐以梦着急回家,没等男人开口说话,拉过他的手臂,直接把钱塞给他,又返回车里撕了张便签,写下自己的手机号。
递给这个没有故意刁难她的男人,欠着身子说:“对不起,我还有急事,如果修车费不够的话,你再联系我。”
说完便上了车,关上车门,刚启动车子准备向后倒车,车窗就被人敲了两下。
唐以梦踩着刹车,赶忙降下车窗,急声说:“不好意思,我真的有急事,电话是真的……”
“穿高跟鞋开车是违规的。”姜炎打断她的话,轻声说着。
唐以梦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点头连声道谢。
挂上P档,拉上手刹,弯腰脱掉脚上的高跟鞋,从后座上拿过跑外景采访时穿的平底鞋。
换好鞋子,抬头再次说道:“谢谢。”
说完便换档,手刚握到方向盘,只听见男人开口叫道。
“停!”
唐以梦确实停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男人倾身探进车窗,伸长手臂将手刹放下。
姜炎摇头质问道:“你是持证上路吗?”
“……有证的。”唐以梦莫名的红了脸,摸着已经放下来的手刹,心跳不自觉的加快了。
姜炎看了眼她的车,轻声提醒说:“别抢道,慢慢开。”
唐以梦这会儿只能点头如捣蒜,待他转身离开,这才启动车子缓缓开上主路。
姜炎回到车里,看着手里的便签。
【唐,150xxxx1795】
她有点眼熟,但一时之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罢了,看她穿着礼服从会场走出来,可能是哪个明星艺人吧。
随手收起便签,一旁的手机恰巧响起,接听。
“爸……没呢,小念这边估计还得半个多小时……”
唐以梦停好车,刚走进她家的小院,就接到了贺珊的电话。
“以梦,你在哪呢?”
“抱歉抱歉,我老妈紧急call我回家,没办法参加你的庆功宴了,改天补上!”唐以梦不好意思的说着,抬步走到家门口,按响了门铃。
今天是贺珊转型后拿的第一个奖项,最佳编剧奖。
说好一定到场庆祝的,现在只能下次补过了。
挂断电话,门被由内打开,唐兴海站在门口,冲唐以梦笑着说:“来了。”
唐以梦看她老爸一脸的笑模样,确定自己又被‘骗’了。
耷拉着脑袋进了家门,换拖鞋的时候,小声抱怨道:“狼来了的故事听过没?你们就不怕这招用俗套了……”
唐兴海眯着笑眼说:“我姑娘什么样我还不知道嘛,快去找你妈,等你半天了。”
唐以柔轻叹一声,尽管被这招骗了好几次,但每一次她都不敢掉以轻心。
“刘婉芬女士——”
唐以柔拉着长音,走到客厅看她老妈半躺在沙发上,随手将车钥匙放到茶几上,扑过去,故意叫喊道:“妈,你坚持住!救护车马上就到!”
刘婉芬白了她一眼,坐起身,拉着她一脸严肃的说:“坐那儿边去,有正事和你谈。”
唐以梦耸了耸肩膀,得嘞,又来了。
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静等‘训导’。
刘婉芬挺直腰板,刚要开口,看见唐以梦身上的礼服,不禁好奇的问道:“你干嘛去了?”
“我去观礼了,”唐以梦从桌子上拿过橘子,边吃边说,“妈,小珊得了最佳编剧呢……”
唐以梦话还没说完,就被刘婉芬摆手打断了:“这个回头再说。”
“叫你回来就是想正式通知你,明天上午九点半,佰遇咖啡馆,去的时候带本书。”刘婉芬正襟危坐的下着通知。
唐以梦避开她的视线,把最后一瓣橘子放进嘴里,含糊的说着:“明天要上班,没时间。”
“你前天还说明天不上班。”唐兴海端着茶幽幽地从前面走过。
唐以梦低下头,闭了闭眼睛,是她疏忽了!
“妈,我好歹是个新闻主播,一周六天电视上都有我,我能不去嘛……”
唐以梦一想到相亲就头疼,可她老妈这两年乐此不疲地帮她找相亲对象,可以说是从未停歇!永不止步!
“新闻主播不是人?有规定不能相亲?别废话了,明天我送你过去。”刘婉芬站起身,摸过茶几上的车钥匙,转身就朝卧室走。
唐以梦看着代步工具就这么被没收了,干脆不反抗了,努力说服着自己。
兴许明天的相亲对象很不错?算了,唐以梦放弃了幻想。
这两年平均两三个月相亲一次,高矮胖瘦都见识过了,没一个对眼的。
真不是她要求高,看不顺眼聊不来,想想两人要过一辈子,唐以梦就发怵。
看样子她老妈是不打算让她回家了,唐以梦拿着包走进她的那间小卧室。
趴在床上,沉叹一声,原本计划今晚为贺珊庆功,然后喝她个不醉不归,想着宿醉过后第二天没办法上班,为此还特意请了一天假。
想到这,唐以梦没好气的将头发拨乱,心情郁闷的在小床上来回地翻滚着。
姜宅。
“爸,我刚到训练营还没稳定呢,相亲的事先放一放吧,我不着急……”姜炎坐在沙发上,边说边冲一旁的蒋姜夫妇递眼神。
姜念轻抚肚子,装作没看到姜炎的暗示,仰头问姜军:“爸,小玖什么时候能有舅妈啊?”
话音刚落,姜炎就接收到了姜军的眼神,蹭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不等姜军开口,主动说道:“明天九点半,一定准时到!”
姜炎说这话的时候就差敬军礼了。

小编点评

明明情动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