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供销社一枝花(沈白露方垒)
八零供销社一枝花(沈白露方垒)

八零供销社一枝花(沈白露方垒)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5-17

小说介绍

沈白露方垒小说————八零供销社一枝花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夏端所著,讲述了沈白露是农村供销社的售货员,肤白貌美,待人亲切,追求者众。遭女同事妒忌,截胡了原本恩爱白头、富贵无边

沈白露方垒小说简介

下午五点的阳光,透过东阳公社供销社的大门和窗户,斜斜照进里面。
进门从左往右的长长半回形柜台上,琳琅满目地依次摆放酱醋调料、烟酒饮料、糖果饼干、碗筷杯盆、生活杂货、日化药品、纺织用品、布匹、鞋子。
沈白露主要负责的柜台是日化用品和药品,什么肥皂、香皂、电池、风油精、雪花膏之类的日常消耗品都归她管。
今天并不逢圩,且过了繁忙时段,店里显得十分清闲,有事的售货员跟会计对好账,把柜台请别的售货员代看一下,就可以提前下班。
布匹柜台的王见娣,正在跟纺织品柜台的邓雪梅聊天。

八零供销社一枝花全文阅读

王见娣有些不情愿地说:“唉,我表妹就要临盆了,我妈让我给表妹送两斤红糖。”
负责糖饼柜台的刘福兴朝她看了看,笑着说道:“嗐,两斤红糖是吧,我这就给你称了。”
“这不还没生嘛,急什么,等她生下来再买了送过去也不迟。”王见娣有些嫌弃刘福兴的没眼力见,“再说我也没带糖票啊。”
刘福兴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装不懂,继续笑眯眯:“要糖票吗,我这儿有,要不先给你垫上。”
王见娣翻了个白眼,嘴里喃喃道:“懒得理你,要不你钱也一块帮我出了呗,我替表妹感谢你。”
*
沈白露听着他们的聊天,倚在柜边翻阅从邓主任手中借来的报纸,上面清晰分明写着今年是1981年。
改革开放三年了,工业制造水平逐渐增强,白糖、红糖还有各类糖果的供应能力比六七十年代已经提高了许多,但是糖票依然还在配合使用。
她已经重生三天,靠着她坚持写的日记,渐渐恢复了近期的记忆,也对未来抱以期待。
邮递员大叔走了进来,走到沈白露柜台前,手里扬着一封信:“小沈,你的信!”
沈白露看着那封白色的信,一脸疑惑:“这是给我的信?”
邮递员大叔笑道:“上面的地址和名字都没错,白纸黑字写着‘沈白露’收,当然是给你的!我本来明天再送的,顺便下班过来买东西,就拿给你。”
也是稀罕,重生后这么快就收到别人写给自己的信,信封右上角贴着一张毛爷爷的肖像邮票,看起来倍感亲切。
只是,不对吧,信的寄信地址栏只写了“东阳公社”,邮编、邮戳也都显示是东阳公社邮政局,这也就意味着写信的人是在东阳公社寄出的。
沈白露觉得蹊跷,因为日记里和记忆中,她可没有跟本公社的谁通信。何况,既然都是同一个公社的,直接当面来找她不就行了吗?再不济,也可以托个愿意跑腿的小孩送信过来呀。
通过邮局的方式费钱又费时间……
正觉得迷惑时,冷不防伸过来一只手,把信从沈白露的手里抽了出去。
“哇,哪个小伙子写给你的情书?”邓雪梅嚷嚷叫开了。
激得沈白露心里一阵厌恶。
“咦?就是我们公社的人寄来的呀!快拆了看看!”
沈白露迅速把信夺了回来,一把揣进了裤兜里。
“上班呢,不看这个。”
邓雪梅还在不断地吵着:“肯定是喜欢你的哪个小伙子在信里跟你倾诉衷肠。”
王见娣也很喜欢看这种年轻人感情的热闹,在一边起哄架秧:“露露,待会儿看看是哪个小伙子,也是奇怪,既然都是同一个公社,不能大大方方地见面聊吗?”
沈白露无语地说:“还没看内容,你们怎么就断定是那种信,你们的思想觉悟真不高,说不定是我同学写给我的呢?”
邓雪梅虚情假意地说:“没办法啊,你是咱们供销社一枝花,招人喜欢是很正常的。”
沈白露内心冷笑:招人喜欢,也招你妒忌……
*
她在六零年白露这天出生,千禧年被渣男贱女气出一身病,年纪轻轻四十岁就走了。
然后千禧年投胎到好人家,享受到了二十一年白富美的人生,可惜被勾魂使者搞乌龙,勾错了魂。
获得重生机会时,沈白露想起了当初遭受的种种屈辱,问勾魂使者能否重生回1981年。
使者大约因为失职而懊恼,无奈地跟她说:“可是可以,但是没有必要啊,又回到过去挨苦日子做什么?这二十来年的白富美生活它不香吗?”
沈白露咬了咬牙:“这样的生活虽然很好,但享受过了,没有什么遗憾。而那一世有太多遗憾,要是能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再嫁给那个人渣,不会轻信那个贱人同事。”
使者沉默半晌,最后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似的,说道:“你有这个志气是好事,跟你说实话吧,当年你的良缘,其实是另外一个军人小伙子,你们在一起,必定夫妻恩爱,超级有钱,能享尽荣华富贵,还十分长寿。”
“可惜你们阴差阳错,原本要相亲的,却被人截胡了。那个小伙子也没有娶对妻子,家中鸡飞狗跳,他爱人守不住寂寞,他的事业也一塌糊涂……”勾魂使者本不能透露太多,但说着说着就说上了头。
沈白露就知道,错过了那次相亲,便错过了一生。
当年邓雪梅对她妒忌成狂,什么都要跟她争抢。卫生院院长的爱人明明是介绍军人方垒给她的,却被邓雪梅暗中使坏,告诉媒人:“露露有对象了,不如介绍给我吧。”
方垒似乎迫于家庭压力,和邓雪梅相完亲,就把婚事定了下来。
沈白露从来没有见过方垒,只能咽下这口气,用两人没有缘分来安慰自己。一年后接受了罗华光的追求,跟他结婚,并且去了县城供销社。
讽刺的是,邓雪梅是个水性杨花的人,她曾随军过一段时间,因为吃不了军营的苦回来了,后来又嫌农村供销社越发没前景,便来县城插手沈白露的婚姻……
这对渣男贱女!沈白露恨得直咬牙。
勾魂使者说:“这次重生回去,你可千万要把握好缘分,圆满了这一世才好。”
沈白露点着头:“这次不会让他们得逞的,哪怕不结婚,也不会让自己受那委屈。”

八零供销社一枝花免费阅读

使者一听,忍不住又多说了句:“听我句劝,还是结个良缘吧。”
“为什么?”
使者叹道:“你不懂这命运,它是半点不由人,你这一世找其他人或者不嫁人,都无法圆满,那个小伙子也是如此,你们是彼此成就的。”
……这么玄乎?
*
回想到这儿,沈白露还是有些将信将疑。邓雪梅还在一旁吵嚷不停,门口有位白衣灰裤的中年妇女,肩上挂着一个布袋子,瑟缩着走了进来,她的眼睛有些畏怯,环视一周后,直奔沈白露的柜台。
沈白露微笑问:“要买点儿什么呢?”
“同志——”她怯怯唤了一声,“我想买块香皂。”说完望了望沈白露身后货架上摆着的一排香皂。
当时供销社里一共进了两种牌子的香皂:海鸥香皂和绿宝香皂,都用油纸包着,十分简单。
但是大部分的村民并不会用香皂洗澡,觉得太贵了,消耗不起。
“你要哪种呢?两种香皂有贵的有便宜的,便宜的是绿宝,五毛二一块,贵点儿的是海鸥,五毛七。”沈白露利落地把两块香皂都摆在了柜台上。
“那就绿宝吧。”她说。
“好的,一共五毛两分。”
中年妇女掏出泛黄黑的手绢,手绢里包着一把略带褶皱的钱,她从里面找了五毛两分,递给沈白露。
她还笑着说:“其实我们都不用这些,是我女儿回来了,想要这个。”
沈白露笑笑:“你真疼女儿!”
又问:“还要不要买别的?肥皂要吗?四毛四一条。”
妇女想了想,摇头说:“暂时不用,家里还有。”
*
中年妇女一走,沈白露借着去方便的空当,把信拆开看了看。
读第一遍,感觉没看明白,又读了第二遍。
读完之后脑海浮现了宝强的那张表情包。
啥啥啥,这写的啥?
完全看不懂。
简单地概括,就是很文艺青年,非常文艺青年……
信纸写了两页,全篇空洞无物。
都在表达对她的心情、憧憬。用了各种唯美浪漫的语句来形容,却在最后连自己是姓甚名谁都不肯告诉。
看得沈白露满脸的黑人问号。
这种畏缩的信,让沈白露感觉对方也挺猥琐的。
沈白露想撕了这封信,但是又觉得有必要留个证据,万一哪天这个文艺青年露出真身,却死不承认,还给自己带来种种困扰……
所以思考再三,沈白露没有撕掉信。
*
回到柜台,大家在准备下班,各自把货款与销售记录拿到会计那儿登记入账。沈白露做完这项工作,回宿舍拿了饭盒,去公共食堂吃晚饭。
走在路上,邓雪梅一个劲儿问那封信是谁写的。
沈白露不由好笑:“你怎么就这么关心这事呢?”
“好奇嘛。”
“不知道,是匿名信。”
邓雪梅愣了一下:“匿名信是什么意思?”
“就是没留名字的信,雪梅这你都不知道!”王见娣心直口快,又道,“呀,看来是个腼腆的小伙子啊……露露果然是咱们供销社的花,长得漂亮,追求的人就是多。”
邓雪梅无故遭怼,心中很不爽,沈白露瞟了一眼邓雪梅,看到她脸上渐渐不悦的表情,心中感觉有些爽!
正走着,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你们也刚下班呢!”
沈白露转头一瞧,心情不由沉了一沉——
这个挨千刀的罗华光!

小编推荐理由

八零供销社一枝花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