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与竹马与我(江盼宋凛)
天降与竹马与我(江盼宋凛)

天降与竹马与我(江盼宋凛)

分类: 灵异恐怖时间: 2021-05-19

小说介绍

江盼宋凛小说————天降与竹马与我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四柄所著,讲述了一场空难,江盼父母双亡,幸福从天堂跌落地狱。见她可怜可爱,像瓷娃娃哭的人心碎,宋凛朝她伸手,问:“你

江盼宋凛内容介绍

装潢文艺的工作室里,宋凛一身深色西装,独坐正中央的皮质沙发。
修长的双腿随意交叠,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指有节奏地轻点着。若是细心观察,定能发现她按出的和弦正是房间内正放着的纯音乐的调子。
柔色的暖光灯自上而下倾泻落在她身上,让看似冷淡的面色多了几分暖意。她开口,低沉音调委婉动听,“还要多久,人安排好了么?”
这间工作室主打妆发等工作,平时会和一些明星和歌手合作。朱星红是这里面的负责人之一,她一身剪裁异样风格靓丽的红裙,笑起来谄媚,“马上,马上就好。”
江盼站在门外,抬手敲了敲,眼神里却充满疑惑,想到来时那些人看她的艳羡的目光。

天降与竹马与我江盼宋凛全文阅读

刚刚红姐叫她来办公室却没说明缘由,只知道工作室里坐了位大人物,是来谈合作的。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毕业好几年,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工作,一年到头可能多得些奖金,却怎么也不至于混到能跟大人物见面的程度。
怀着满腔疑惑不解,她想亲眼见见红姐意欲何为,更想知道同事羡慕口气背后的真实原因。
听闻响声,朱星红转过身看向门口,见是她来,边解释边将人拉扯了进来。
“我们这次要合作的是钢琴家宋凛,在海外很有名的,你应该听说过。这次你作为她和她团队的妆发美甲负责人,一定要好好干。”
相同的名字,类似的职业,也可能是同名同姓,江盼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抬头的那一刻,视线瞟到沙发上坐着的身影,从裤腿往上,到腰际再到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陌生又熟悉,不是宋凛是谁。
她立刻慌了眼神,将头压了又压,额前稀碎的刘海洒下来,挡住她大半张脸。
像哑巴了似的,她默不作声,松柏一样站在那样,动也不动,依旧不明白宋凛在这里干什么,是巧合么?还是特意为她而来。
“哎呀你这姑娘,快跟宋凛老师打声招呼,你之后可要长期同她合作的。”朱星红恨铁不成钢的口气,对上宋凛视线,又是一副讨好的虚笑。
“宋凛老师好,我叫江盼,是工作室的美甲师,”江盼声音细弱蚊呐,想了想还是决定将心中的不解问出口,“但我有个疑惑不知道方不方便讲。”
“你说。”宋凛放下交叉着的双腿,好整以暇看她。
很怕宋凛认出她,江盼头越埋越低,快要陷进地底里。她身子都在发抖,放在身旁的手紧紧交握着,手心里濡湿感愈来愈重。
“宋凛老师既然是钢琴家,据我所知钢琴家的手都是非常矜贵的,还让我来做美甲,不是会影响弹奏吗?”
当初宋凛告诉她,弹钢琴的人才不会弄那些花里胡哨的指甲油,脏了她的手,所以她来这里,是为了她么?
“没错,照你这么说弹钢琴的确不便做指甲,”宋凛声音淡淡的,无波也无澜,如此态度更让江盼琢磨不透。然而宋凛接下来又眉眼一挑,似笑非笑地反问她,“难道不能请美甲师护理护理指甲么?”
“不,不是。”江盼只恨自己乱开口问错了话,看起来宋凛都不认识她了,倒像是她自己应激过强。
见时机得当,朱星红适时打圆场,像推销高级珠宝似的,恨不得把所有漂亮词汇都用在她身上。
“宋凛老师,这就是我刚刚给你说过的我们工作室最新锐的美甲师,风格鲜明大胆,配色活跃时尚,一定让给您和您的团队成员带来别样的享受。”
江盼正想法子推掉合作,还没来得及说“红姐您太夸张了”,宋凛早已经一锤定了音,“既然这样,那合作愉快。”
不知什么时候,宋凛早站起来走到她面前,朝她伸出一只手。
江盼忐忑不安,慢慢抬眼看她,宋凛朝她礼貌地笑了笑,客气而熟悉,两人仿佛从未有过任何交集,更别说久别重逢。
把手往上抬了抬,她看起来有些不耐烦。江盼纵然不想与她合作,架不住在一旁的红姐用手肘不停地催促。
宋凛穿一双细高跟,整个人看上去干练优雅,站在她面前时比她还高出几公分。剪裁得体的服装极衬她高挑身材,俏丽佳人风格万变,颇有些云端者的恃才傲物。
“合作愉快!”她回握她的手。
七年后,很多事情都变了,但宋凛手的触感还是和以往一样。骨节分明,细长,微凉。
不过点滴之交,宋凛又很快松开,至于她,失魂落魄似的,紧握着一时竟忘了丢。
面色和耳朵同时发红,江盼往后退到离她一尺远,紧张到话都有些说不利索,“那么,我就先走了。”
不等人回应,她拔腿就跑,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宋凛盯着她慌张逃窜的背影发笑。
江盼并未走远,等到朱星红送走了宋凛折回来时,江盼立即拦住她的去路,“红姐,能不能找个人代替我去啊。”
红姐不解,“为什么?这可是个好差事。”
江盼难言,随意找了个借口掩饰,“我才出师多久就让我当负责人,宋凛在国内演出的项目那么大,我觉得胜任不了。”
“原来是为这个,”朱星红宽慰地拍了拍她肩,“放心好了,我相信你一定能胜任的,加油。”
“……”江盼郁闷了,拉住想走的朱星红,“红姐,真的不能换一个吗?我……我真的不行,您让我去做其他什么的我都甘愿。”
好说歹说不听,朱星红事多烦杂,耐心很快消耗殆尽,“你以为我能换人吗?要不是宋凛点你,我都想亲自上场。”

天降与竹马与我免费阅读

撂下这句话她就妖冶着身姿走了,留下的那句话如同一枚春雷,将她平淡的生活搅了个天翻地覆。
宋凛回来找她了。
她为什么回来,又干嘛找她,既然当初选择了恶作剧选择了离开,两个人就该老死不相往来。
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江盼如何也不愿接受要和宋凛合作的事实,找足了借口拜托相关的同事和朋友,然而这些人好似提前收到了命令,对于她的请求调换闭口不谈。
江盼苦恼地坐在那儿,眼睛无神,看似在发呆。
和她同个工作室的李欣晨正忙碌,给今年刚声名鹊起的舞蹈家郁秋笙化妆。
郁秋笙长眉细眼睛,以跳古典舞闻名,眉目间温柔多情,似水的眸子不知怎的,就从镜子里窥到江盼。
那样哀怨的眼神,正失魂落魄,满脸愁容,一定是经历了什么不令人高兴的事。
盯得久了,竟有些出神。她不动的时候更方便李欣晨帮她化妆,很快一张清水芙蓉粉雕玉琢的细腻妆容便完成了。
“秋笙老师,您看看效果怎么样?”李欣晨放下手中化妆刷,站在她身后侧,细心欣赏着镜中似画的美人儿。
“……”
“秋笙老师?”
回过神来,郁秋笙伸出自己的手,“好看是好看,就是觉得美中不足,少了些什么。”
李欣晨是个有眼力劲的,见郁秋笙纤纤白皙一双素手,圆润指甲夹着淡淡粉色,漂亮的白色月牙儿,健康又富有美感。“秋笙老师的手这样好看,很适合做个美甲。”
“我正是这样想的。”秋笙分明是看见了江盼面前的美甲工具箱,认定她的职业后,明明有所图却又拐弯抹角装偶然。
“你们这里有什么好的美甲师推荐么?”她眼神盯紧了镜子左下角,真真的好奇,她为什么看起来那样矛盾。
李欣晨侧过身便看见了正空闲发呆的江盼,立即把人请了过来,一切都在郁秋笙意料之中。
“秋笙老师好,我叫江盼,在电视上见过您跳舞的,您本人可真好看。”
到正式工作的点儿,江盼一扫之前的郁闷,挤出职业笑容挂脸上,客客气气打招呼。
秋笙但笑不语,独独伸出一只手来交到她手里。一旁的李欣晨见这情形,便到一边退下了。
郁秋笙的手长而细,和她本人一样,颀长的身躯但又不缺美感,盈盈一握的腰肢,看似柔弱无骨实则坚韧有力。
白色的工作台,白色的温热毛巾。江盼拉着秋笙的手放在台上,用相应的工具给她修指甲。
整个过程都很沉默,倒是秋笙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脸上,这让江盼不得不低着头,假意没看见,专心致志工作。
江盼本就生的乖巧,一张标准的鹅蛋脸带着东方的灵巧与韵味,皮肤显得白而亮,不郁闷发呆的时候,她整个人都闪闪发亮。
等久了便压抑不住性子,秋笙试探性叫她名字,“江盼?”
“嗯?”江盼停下手中动作,纳闷不解地看着她。
“你不苦着一张脸的时候真好看,再多笑笑就更好了。”郁秋笙抛出一句看似没头没脑的话。
江盼仿佛被她的话逗笑了,也就跟着笑了笑。那些不开心的事渐渐被她遗忘,甚至忘了还有那么回事,直到红姐让人过来提醒她。
“江盼,红姐让你做完这个之后准备准备,晚点儿宋凛团队那边会开车过来接你。”李欣晨凑近她耳畔低声说。
都快忘了还有这么回事,江盼刚刚还淡定悠闲的一张脸又木了起来,全被秋笙收在眼底。
等人走了她才问,“怎么了,刚刚也是在为这个事忧愁吗?”
“嗯。”江盼说完又觉得自己不对,道歉道:“真不好意思,我不该把别的客户的情绪带过来,您放心,我会以最好的水平给您做好的,包您满意。”
秋笙笑起来,好似一片树叶落入平静的湖面,慢慢荡漾开来,坠入湖中,如落入江盼心底。“到底是怎样的事,如果不开心的话,说出来悲伤就会减半。”
江盼摇摇头,“不用了,没事的,我会处理好的,谢谢您。”

小编推荐理由

天降与竹马与我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