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春笛林重檀)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春笛林重檀)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春笛林重檀)

分类: 玄幻修仙时间: 2021-05-31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春笛林重檀,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长到十三岁,春笛才知道自己跟人错换人生,他不是赌鬼的儿子,而是姑苏首富林家的儿子。他既兴奋又胆怯地回

春笛林重檀小说简介

我本名叫春地,父亲嫌我本名上不得台面,当日便给我改了名,把“地”改成“笛”,从此林家奴仆皆唤我一声春少爷,可他们叫林重檀却是二少爷。
林家给我分的院子叫山鸣阁,取自诗句“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十三岁的我不识字,但觉得这三个字写得极好。
“春少爷在看牌匾?府里的牌匾上的字都是二少爷题的。”旁边的小厮开口说。
他是分给我的小厮,名叫良吉。良吉比我略长一岁,但比我高上一个脑袋还要多,虎头虎脑的。
我听这牌匾上的字是林重檀题的,便低下头,进入院子。

春笛林重檀全文阅读

接下来的日子,我过得异常忙碌,甚至比原先干农活还要辛苦。我知道我与这林家是格格不入的,于是我卯足了劲儿想融进去。
父亲知道我尚未开蒙,给我请了开蒙的夫子。夫子是个颇有才华之人,但恃才傲物,时常说我蠢笨,话锋一转,又提到林重檀。
据说林重檀是个神童,三岁便识千字,五岁能作诗,年纪轻轻已经有秀才之名傍身。若不是父亲认为林重檀过于年轻,太早入世会沾染俗气,恐怕现在已有资格参加殿试。
夫子对林重檀赞不绝口,仿佛林重檀是他的得意门生,可我知道夫子没教过林重檀。
林重檀自幼便是跟着当代大儒道清先生学习。
良吉虽口无遮拦,但是个耳听八方的人才,很多事情都是他告诉我的。
我起初不明白明明我这个真儿子回来了,林家还不把林重檀赶走。时间长了,我明白了其中缘由。
林重檀芝兰玉树,林家耗费心血养成,是不会将他弃之敝屣。
“春少爷。”良吉大咧咧地在窗外叫我,我早读书读得发闷,听他叫我,从窗户探出头。
“什么事?”
“大少爷回来了,带了好些礼物。”良吉冲我笑,牙龈都露出来了。
大哥回来了?
大哥一直在金陵的寒山书院读书,三个月才可以回家一次,上次我回家,他特意请假到家,但因为学业繁重,第二天便匆匆离开。
此时的我还带着小孩心性,听见大哥回来,先是高兴地笑了笑,随后又紧张得问良吉,“我该穿什么好?”
良吉想道:“不如穿前几日新做的衣服。”
那件衣服是母亲特意请人上府给我做的,雪青色滚边锦衣,衣摆绣着蔷薇宝相。我听良吉这样说,心下也觉得这件衣裳穿去见大哥极好。
我忙换上衣服,又让良吉看我这样打扮好不好看。
“好看!”良吉又笑出牙龈,“我觉得春少爷长得比二少爷还好看。”
良吉让我的心像是掉进蜜罐里,我还没有被人夸过好看,他还说我比林重檀好看。开心之余,又怀疑良吉是在拿我开玩笑,但良吉愚笨,不像是会故意拿我作乐之辈。
不管如何,被良吉这样一夸,我仿佛也有了勇气,穿上新衣裳去大哥面前要礼物。
良吉跟我说府里的几位少爷都有礼物,大哥每次回来都会给弟弟们带礼物,还会问弟弟们下次想要什么。
我去到大哥的院子。
才走进去,就听到府里那两个小混世魔王在嬉笑,偶有大哥沉稳的声音传去。我低头再三理了理衣袍,才踏入书房。
“大哥。”我进去唤人,但进去才发现林重檀也在。更让我诧异的是,林重檀今日也穿了件雪青色衣裳。
我不禁定在原地,眼睛死死盯着林重檀看。盯久了,发现我身上的衣服料子跟他的不同,他的衣服走动间隐有金丝现出,我虽没读过多少书,却也知道越稀少的越贵。
“春笛。”
大哥的声音打断我继续盯着林重檀的视线。
大哥相貌肖父,已过弱冠之年的他身材高大,相貌堂堂,不笑时肃严立现。此时他的腿上正左右坐着一个小混世魔王。
大哥将我唤到他跟前,问我这段时间在府里过得如何,又问我最近读了什么书,得知我正在学《千字文》,大哥明显一愣,但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小厮把我的那份礼物给我。
我收了礼物,想学着弟弟们的样子娇痴地说谢谢大哥,可我笨嘴拙舌,实在说不出口,接了礼物,只会傻愣愣地站在一旁,看着大哥同林重檀说话。
明明林重檀与我同岁,可他和大哥谈论的话题我竟一个都听不懂。偶尔听懂一两句,便也想插嘴,只是我才开口,大哥就对我说:“春笛,你带小镜和生生出去玩吧。”
小镜和生生是双生子的名字。
他们一个叫林月镜,另一个叫林云生。
双生子听到要跟我出去玩,立刻闹了起来,但在大哥一个眼神镇压下,他们两个乖乖由我牵着手出去。
只是刚走到书房里的人看不到的地方,他们就不约而同甩开手,看向我的眼神是明显的排斥。
年幼的孩子有时说话是最恶毒的,“土包子,谁允许你牵我们的手!也不知道身上有没有脏病。”
我连忙辩解,“我没有脏病!”
“没有脏病,你怎么那么黑?府里最黑的人也没你黑,你是不是都不沐浴?”

春笛林重檀免费阅读

“今天还跟二哥哥穿同色的衣服,真是可笑。你别以为父亲接你回来,你就可以当我们两个的哥哥。我们没有你这么丑的哥哥,以后你不许碰我们两个。”
双生子你一句我一句,把我贬得无地自容。
我想离开这里,可他们又张手拦住我,“把大哥给你的礼物交出来,那不是你应该拿的。”
我不应该拿?
那谁该拿?
大哥给我的礼物,我还没打开看,就被双生子抢走。回到山鸣阁,我坐在窗下默默掉眼泪,忽地听到一道声音。
“小笛。”
怎么又是林重檀?
为什么我每次哭的时候都会被他看到?
我胡乱地把眼泪擦干,此下我已经将身上的衣服换好平时穿的便服,林重檀还穿着先前的雪青色衣裳,和煦的日光压在他身上,发丝像是渡上一层淡淡的光晕。
他从窗户那里给我递进来一个东西。
“小镜和生生胡闹,你不要同他们生气,大哥的礼物我帮你拿回来了。”
我垂眼看了眼他递进来的礼盒,慢慢伸手接过。
礼盒是金陵的彩灯,我让良吉帮我把彩灯挂在我读书的窗户下,夜里彩灯亮起,落下潋滟的光。
我很喜欢这盏灯,总喜欢趴在桌子上往上看,看多了,我发现不对劲。
此时的我已经认识一些字,将灯取下来,我仔细往里瞧,发现里面的灯芯柱子上居然刻着一行字——“赠二弟檀生。”
翌日,我拿着彩灯去林重檀的院子三晖堂。
三晖堂是府里离我住的山鸣阁最远的一处院落,这是我第一次来林重檀这里。
我去的时候,林重檀正在吃药。
良吉说林重檀身体不好,自幼有弱症,所以一直都有吃药丸的习惯。可我觉得林重檀没有,林重檀与我同龄,比我高许多,哪里像是有弱症的人。
他的小厮将我引到他面前,我便把彩灯往桌子一放,“这是大哥送给你的,你为什么拿来给我?”
林重檀玉白的手心里放着一颗黑乎乎的药丸,他听到我的话,长睫略抬,不缓不急地向我道歉:“小镜和生生很喜欢大哥给你的礼物,所以我才把我的那一份给你,小笛,我向你道歉,你别生气。”
我抿住唇,觉得自己被对方糊弄,可是我实在嘴笨,不知道该回什么。他见我一直傻愣愣站着,分出一只手拉过我,让我坐他旁边,“待会厨房会送莲子羹过来,一起吃点?”
“我……我不吃。”我不愿跟他那么亲近。
林重檀唔了一声,好脾气问我:“那你想吃什么?”
目光一转,我竟盯上他手心的药丸。我觉得那不是什么治弱症的药,是让人变漂亮的药,要不然怎么解释林重檀生得这般漂亮?
林重檀注意到我视线所落之地,有些惊讶地说:“你想吃这个?”
我又抿了下唇,随即点头,“嗯。”
林重檀的药真的好苦,我从未吃过这么苦的东西,当即顾不得太多,哇的一声吐了。林重檀的小厮立刻倒吸一口气,我没注意到小厮的古怪脸色,只胡乱抓过一个茶杯,将里面的水饮尽。
喝完,我才发现那个茶杯是林重檀才喝过的。
我想把喝进去的水吐出来,可哪里吐得出来,我苦着脸瞪向林重檀,对方倒是一脸无辜地看着我。
我憋着气,又无处可撒,只能不高兴地坐着。恰逢厨房的人送莲子羹,我看林重檀在跟厨房的人谈话,偷偷伸出手,把弄脏的手擦到林重檀衣服上。
擦了几下,手被抓住。
林重檀依旧在跟厨房的人说话,手却抓着我。他比我高,手居然也比我的大,真奇怪。
等厨房的人离开,他才松开我手,“吃点莲子羹吧。”
我把手往背后一藏,闷声挤出两字:“不吃。”就跑了。

小编推荐理由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