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千金(詹千蕊)
我本千金(詹千蕊)

我本千金(詹千蕊)

分类: 短篇小说时间: 2021-06-10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詹千蕊,我本千金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二十岁的詹千蕊是夜店里万众瞩目的富二代与她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宣优正半跪在她身后擦拭着地上客人的呕吐物二

詹千蕊小说简介


“嗯。”詹千蕊好死不活地应了一声。
她身旁还有别的人吗?
吹着冷风的黑夜,独她一个小可怜,站在外面“嘤嘤”地哭。
一想好悲惨,她又要哭了。

詹千蕊全文阅读

“上来。”宣优倾身按下解锁键,替詹千蕊打开车门。
詹千蕊可怜兮兮地坐了进去,倒不是想蹭宣优的车,主要是她太冷了:“去哪儿?”
她的声音里还带着哭腔,一开口便泄露了心思。
宣优:“去买衣服。”
詹千蕊愣了:“啊?”
宣优目视前方,笑而不语。
她一出电梯,余光就瞄到詹千蕊了。挺白净可爱的女孩子,就是身上总带有几分傻气。
鬼鬼祟祟地躲在柱子后面,紧捏着裙子不敢撒手。以为没有人注意到她,其实整个大堂里就数她最扎眼。不仅是来往的行人纷纷侧目,大堂前台的工作人员们,都看了她好几眼。
“我不想花钱。”詹千蕊搓着手指,说得委屈巴巴,不晓得是在和谁闹别扭。
宣优闻言,递给她一个干衣袋:“我刚从干洗店拿回来的,不介意的话你先穿。”
詹千蕊看了一眼,里面是件长款外套:“你不送我回家吗?”
“送啊。不过,你的裙子……”宣优笑了笑,话点到即止。
詹千蕊撇撇嘴,郁闷地把外套接过来:“你怎么知道?”
宣优不仅知道她衣服坏了,还知道她衣服是如何坏的。
“吃饭的时候,我坐在你后面。”宣优眼波流转,动人的眼神轻巧地落在了她的身上。
詹千蕊急急道:“那你岂不是……?!”
“嗯。”她垂眸,长而卷曲的睫毛,慢条斯理地在下眼睑一碰。
尴尬的分手居然被宣优目睹了,今天还能再倒霉一点吗?!
好想去“死一死”,可惜詹千蕊不敢。
天色昏黑,车窗外的景色在眼前迅速倒退。
同司机报完地址,詹千蕊拉开干衣袋的拉链,里面装的衣服是丝绸质地,手摸上去冰冰凉凉。
她曲起食指,揉了揉酸溜溜的鼻子,把外套取出来往身上一披。
“小心点,别把鼻涕蹭上去了。”宣优侧过脸,修长的手指在皮质扶手上,缓缓地敲击着。
詹千蕊瞪她:“才不会!”
外间的光线像浮华掠影般落进车内,光影时不时印在宣优的脸上、发上、手上……
沉默了一会儿,詹千蕊欲言又止地问她:“再过几天,你就要正式来公司上班了吧?”
宣优:“是的。”
三年前,詹妈妈被查出癌症,爱妻如命的詹爸爸,陪着詹妈妈走遍全国各大医院寻医问药。经过手术化疗,詹妈妈的病情于去年稳定下来。
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把经营了大半辈子的心血,交给詹千蕊打理。
詹千蕊非常体贴父母,工作认真卖力。不出三年,就把爸妈创立的公司搞垮了。
上个月,洁德服装有限公司,被恒州的一家大型电商公司收购。虽然詹家手上还占有些股份,但是经营权已经完全交了出去。
现在的总经理,正坐在詹千蕊旁边闭目养神。
詹千蕊低下头,轻轻“哦”了一声。
她与宣优并不算熟,只在前几天,因为交接的原因见过一面,一起在公司附近的茶餐厅吃了顿便饭。
然则,那不是她们的第一次见面。
初见是在四年之前,恒州的一家酒吧里,詹千蕊好心替宣优解了围。
与她这个“恩人”重逢后,宣优对她的态度客气而疏离,公事公办如同刚认识。
也不清楚,宣优是真不记得她了,还是故意装的。
詹千蕊当年,从几个纨绔子弟手中救下的“小可怜”,明明美丽脆弱招人疼,坐在车内束手束脚,流着泪咬着唇,生怕自己不小心哭出声。
跟眼前这位气定神闲的宣总,不能说完全不同,只能说毫不相干。
周围的景色越发熟悉,车行到了别墅区的大门前。
詹千蕊解开安全带:“到这就可以,不用再往里送了。”
司机停下车,她打开车门,一只脚已经跨了出去,却见宣优从后座的小冰箱里,取出一个精致的蛋糕盒。
她用掌心托着,手指尖尖的,指甲修剪得很整齐:“心情不好,吃甜食会开心点。”
詹千蕊把双手背在身后,一脸的不高兴:“你是不是想害我。”
宣优一愣。
“都这个点了,你还给我蛋糕,是嫌我长得不够胖吗?!”詹千蕊气呼呼的,饱满的双颊一鼓一鼓。
质问完,她劈手夺过蛋糕盒,转身走了。
大树林立,叶片在晚风中“哗啦啦”作响,仿佛春夜里的一首悠扬乐曲,无端惹人沉醉。
宣优看了一眼落空的右手,指尖搭上鼻梁,不由失笑。
“约会怎么样?”门铃一响,詹爸爸屁颠屁颠地奔过去,笑着给詹千蕊开门。
詹千蕊闷闷不乐地换了鞋:“我被分手了。”
詹永德笑容一敛,骂道:“什么傻逼玩意,老子一早看出,郭律不是个好东西。分了也罢,他压根配不上我们蕊蕊!”
他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晚饭吃饱了吗?”
詹千蕊摇头,目光触及到了,茶几上放着的臭豆腐盒。
今天下午她还挺高兴的,坐在沙发正中央的“皇帝位”,被电视里的综艺节目逗得前仰后合,时不时爆发出一阵鬼畜般的笑声。
而与妻子正下楼的老詹,被这毁天灭地的“猪叫”,吓得脚下一滑。
电光石火之际,他一把抓住楼梯扶手,以金鸡独立之势,堪堪稳住身型。
跟在身后的童洁提醒他:“上岁数的人了,走路下楼小心点。”
老詹立起几根粗粗胖胖的手指,颇为潇洒地摆了摆手。
很难想象,年轻时未发福的他,是一位高大英俊的男人,对他示过好的女人,可以从宫州排到北京。

我本千金詹千蕊免费阅读

至于妻子童洁的追求者,可以从宫州直接排到法国。
“啊哈哈哈哈哈……”坐在沙发上的詹千蕊笑得直抽抽,又把老詹吓了一跳。
楼梯下到最后一层,詹永德脚崴了,不禁发出“嗷”地惨叫。
真可谓岁月是把杀猪刀,一刀一刀剐得人“嗷嗷”叫。
詹永德努力在妻子心中维持的光辉形象,转瞬间崩塌。
“爸爸,怎……么了?“詹千蕊转过头,含糊不清地问。
老詹装作啥事都没有的样子,不动声色地搓了搓鼻头:“家里,怎么这么臭?”
“我在吃灌汤臭豆腐。”詹千蕊对着走到面前的詹永德,打了个饱嗝,臭得他老脸直皱。
詹永德捏住鼻子,没忘记把妻子的鼻子也掩上:“你晚上有什么活动吗?”
尽管嘴上这么问,其实他心里早认定了,詹千蕊没打算出门。
知女莫若父母,詹千蕊是个胖得不算太过分的快乐肥宅。
詹千蕊:“一会儿,郭律来接我吃晚饭。”
出乎预料,女儿竟然要懒猪出圈。
“那你还坐这吃臭豆腐?“老詹搞不懂了。
不洗澡不化妆,现在的小姑娘约会,都不在乎点形象?
詹千蕊嚼着嘴里的东西,圆润的腮帮子一动一动,丝毫没体会到老父亲话中的深意:“我们是刚才临时约的。我换身衣服就能走,怎么了?”
“呃,没什么……就是想跟你说个事。”老詹挠了挠毛秃秃的脑袋瓜:“不过,既然你要和郭律出去,等你回来再说吧。”
詹千蕊捧着个臭豆腐纸碗,一口一口往嘴里塞,吃得开心极了:“说吧,我听着呢。”
詹永德:“没事,不急。”
他边说边要转身,谁知被童洁推着肩膀又转了回来,完成了一个“胖陀螺式”的原地自转。
“郭律可能已经从他爸那里听说了,我们也给蕊蕊一个准备。”童洁在詹永德耳边轻声道。
夫妻二人,生意场上浸盈了大半辈子,共同奋斗打拼,才创下这份殷实的家业。
他俩,一个能吃肯干,一个头脑聪慧。
郭律是他们合作多年的律师的儿子,和詹千蕊青梅竹马长大。少男少女也算是相识于微时,一直没擦出火花,皆为母胎单身。还是郭爸爸提议,让两个孩子先处着试试。
詹妈妈心细如发,大概猜到了郭律晚饭时,要和詹千蕊聊什么内容。
詹千蕊捏着竹签,在黑不溜秋的臭豆腐上一戳,紧赶慢赶地往嘴里送:“你们说吧,什么事?是关于公司的吗?”
詹永德的样子看着相当窘迫,脑门儿上起了层细密的汗珠:“你先吃,吃完说。我吃东西的时候,最讨厌别人打扰,听也是左耳进右耳出的,根本不走心。我和你妈去饭厅等你,你吃完了过来。”
詹千蕊:“不打扰,边吃边听嘛。”
老詹一听,皱着的脸跟着一黑,与纸碗里皱巴巴的臭豆腐,相印成趣。
关键在于,他这边话一说完,詹千蕊手上的臭豆腐就不香了。
然而詹永德话到嘴边,又变成了:“主要是太臭,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吃屎。”
老詹他什么都好,就是有时言语粗俗了些。
生意人嘛,日常和员工伙伴交流,倒也没那么多讲究。偶尔被质疑登不上大雅之堂,还不是因为吃了没文化的亏。
“妈妈,到底怎么了?你俩搞得神神秘秘的,我都要紧张了。”陶醉在臭豆腐中的詹千蕊,毫不知情。
詹妈妈望着女儿光洁饱满的小脸,心里忍不住抽痛了一下。
她走到詹千蕊身侧坐下,抽出张面纸,温柔地替她擦去嘴角的汁水:“不是什么大事情。你听完了,也别太在意。但是,蕊蕊,你要记着,对于爸爸妈妈来说,你永远,永远,永远,都是我们最爱的女儿。”
詹千蕊隐约意识到,他们要说的事情,估计不太好。
她放下手中的臭豆腐,忐忑不安地抓住童洁的手:“ 妈妈,是之前的病复发了吗?”
“没有。“詹妈妈跟詹千蕊促膝而坐,轻轻拍了拍女儿手背,以作安抚。
然后,她将她的双手拉过来,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用一个温柔而又不失力量的力度握着:”妈妈的身体很好,你不要担心。“
童洁抿了下嘴巴,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好几回都要说了,可最终还是没有。
三番两次下来,詹千蕊的小心脏,再次提了上去:“妈妈,到底怎么了?!”
”你把报告拿出来吧。“童洁对詹永德说。
詹千蕊转过脸,只见老詹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个白色的长方形物件。
几张A4 纸,被折成了小小的一块。
詹永德一般做事情风风火火,这次将纸展平却做得极慢。
他小心翼翼地把皱巴巴的报告,递到詹千蕊面前。
她正要拿来细看,才发现爸爸根本不松手。
詹千蕊疑惑地抬起眼,老詹面色凝重,胖乎乎的肉脸,在严肃的表情下竟然显示出一丝刚毅。
詹永德郑重道:“蕊蕊,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爸爸。”
他本来就是她爸爸,这话没毛病。
詹千蕊将报告接过来,最上面一行写着“鉴定人”,下面一栏是他们一家三口的身份认证信息。
再下面是一些英文字母,还有凭她目前的知识水平,很难搞懂的某些生物学专业术语。
难道爸妈是在考验自己什么?她要把看不懂这件事,老老实实告诉他们吗?
詹千蕊为难地抓抓脑袋。
她做错了什么,为何要拿这些东西,测验她的智商……
“直接看最后吧。”詹妈妈好心地帮她指出一条明路。
白纸黑字,只见那一行字写着:
“詹千蕊与詹永德和童洁,不构成血缘上的亲缘关系。”

小编推荐理由

我本千金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