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穿成病弱真千金(季星淳郝芷)
玄学大佬穿成病弱真千金(季星淳郝芷)

玄学大佬穿成病弱真千金(季星淳郝芷)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6-11

小说介绍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玄学大佬穿成病弱真千金》是由当红网络作家牧长风原创的一部言情 小说,小说精彩分享“静静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孩子,不能让她没了颜面,只能对外说小芷是养女。小芷,你应该不会介意吧?”小编为您带来季星淳郝芷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成年?回家?
她不是就在自己家里睡的觉?而且她都已经20岁了,早就已经成年了好么!还有什么兰博基尼,这破车她家车库里都不稀罕放,什么玩意儿也敢放到她面前丢人现眼?
郝芷仍旧处于懵逼状态,这时旁边突然有人说话:“你们……你们不能这么对小芷……还有静静,你不跟我们回家吗?”
郝芷这才注意到,自己旁边还坐着一对夫妇。

玄学大佬穿成病弱真千金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静静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孩子,不能让她没了颜面,只能对外说小芷是养女。小芷,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郝芷刚睁眼就听见这么一句,没来得及疑惑自己怎么坐在别人家的客厅里,就注意到了对面坐着的三个人。
她对面坐着两女一男,说话的是那个男人,看着温和慈祥,实际道貌岸然,一看就不是什么心地善良的主儿。关键是,这人虽然天庭饱满、鼻梁挺直,但鼻梁整体太窄,鼻孔奇大,几乎要外翻出来,绝对是中晚年破财的面相。
他左手边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面相也一言难尽,额头有斑、印堂狭窄、颧骨突出无肉,不仅自私自利,还克夫。旁边那男的后半生运势本就不好,摊上这么个老婆,只怕会提前家道中落。
还有另一半那女孩儿,看起来就17、18岁,眼小无神,瞳仁更小,眼下留白,十足的小人面相,有意思的是跟这对夫妇看似一家三口,却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不知道是领养来的,还是夫妻双双被绿。
一家三口都是倒霉相,郝芷一瞧,下意识就想离对方远点。
她后退的动作看在男人眼里,就是在无声的抗议。男人眉心一皱,有些不高兴,但不知道想到什么,还是压着脾气,温和地说道:“当然,我们对小芷也很愧疚,会有相应的补偿。等明年你和静静成年,爸爸送你们每人一辆兰博基尼,还有盛大的生日宴会,庆祝小芷回家,好不好?”
成年?回家?
她不是就在自己家里睡的觉?而且她都已经20岁了,早就已经成年了好么!还有什么兰博基尼,这破车她家车库里都不稀罕放,什么玩意儿也敢放到她面前丢人现眼?
郝芷仍旧处于懵逼状态,这时旁边突然有人说话:“你们……你们不能这么对小芷……还有静静,你不跟我们回家吗?”
郝芷这才注意到,自己旁边还坐着一对夫妇。
这对夫妇的面相也有点惨。为夫者天庭凹陷,一生事业不稳定,没有官运,为妻者倒是个旺夫的面相,两人低眉顺眼,看着老实憨厚,但运势不佳,极易受人坑害。
奇怪的是郝芷第一眼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眉间还是一片黑云,马上就会有灭顶之灾的样子,现在黑雾却慢慢消散了,甚至隐隐有点红光,竟然是运势好转的兆头。
不过他们说的话怎么这么耳熟?她总觉得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就在这时,郝芷忽然头疼欲裂,一段陌生的记忆仿佛洪水一般,一股脑灌进她的脑海。郝芷恍惚了一阵,立刻明白了自己的现状。
她居然穿书了!
穿的是一本真假千金文,讲的是两家人抱错孩子,多年以后相认,富的这家把真千金认了回去。可真千金回家了,假千金却仍旧留在富人家,理由是真千金体弱多病学无所长,处处不如假千金,亲生父母舍不得放弃精心培养出来的假千金。
真千金明明才是亲生女儿,却被亲生父母厌弃,不仅对外身份是养女,后来更是被父母蒙骗,成为假千金校园霸凌的替罪羊,被受害者的亲属报复,成为全网黑的对象,被网暴抑郁致死。
可笑的是亲生父母让她替罪的理由冠冕堂皇,说觉得假千金长到这么大才知道自己不是这家亲生女儿,受了委屈,需要弥补。
当时看到这一段,郝芷气得直接破口大骂。
都是被抱错的孩子,真千金在外面过了十几年的穷日子,什么都是假千金的,最后连命都没有了,在亲生父母眼里却不如这个鸠占鹊巢十几年的假千金委屈?
真就你失去的只是生命,而她失去的却是锦衣玉食的生活呗?
或许是为真千金打抱不平的想法太过激烈,郝芷穿进书里,恰巧就成为了这个跟她同名同姓的真千金。
穿过来的时间也凑巧,这是真假千金第一次见面,双方父母准备认回自己的亲生女儿。
郝芷对面坐着的正是这具身体原主人的生身父母和假千金甄静,身旁则是养了原主十七年之久,同样抱错了孩子的甄静亲爹妈,郝家夫妇。
郝爸爸郝妈妈一脸期待地看着甄静,可惜这个亲生女儿却并没有他们想象当中那样想与他们亲近。听见郝爸爸这么问,甄静脸上有一瞬间露出了嫌恶的表情,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求助似的望向养父。
甄正怀低咳一声,“这个嘛……”
他思考着怎么开口,才能使自己说的话听起来没那么刺耳,身旁的甄夫人却没他那么多顾虑,眉毛一竖:“静静是我们当眼珠子一样宠大的,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恨不得什么好东西都捧到她面前。你们家什么条件,自己不知道?你们怎么舍得让她跟着你们家吃苦?”
郝家确实经济条件不太好,甄夫人这话一出,郝家夫妇俩被戳中痛处,都不说话了,脸色涨得通红。
“哎呀,你怎么这么跟人家说话?”甄正怀装模作样的斥责一句,“人家是静静的亲生父母,能不心疼静静?”
一下子把郝家夫妇架了起来,好像他们想认回自己的亲生女儿,就是害了她一样。
郝家夫妇嘴巴笨,哪儿斗得过做生意的甄正怀?急忙摆手说“没有没有,不是这个意思”。
郝爸爸犹豫一会儿,迟疑的开口:“那小芷……”
甄正怀又说:“至于小芷,她到我们家,我们肯定不会亏待她的。虽然对外说是养女,在家里吃穿用度都跟静静一样,还有小芷原本那个学校教学设备太落后了,我们也安排好了,就转去静静的学校。两姐妹一起上学,也有个照应。你们说是不是?”
甄静上的学校是本市最好的私立中学,真正的世家子弟才能上的学校。普通家庭的学生除非学习成绩异常优异,有学校的奖学金补贴,根本负担不起学费和生活费。
在甄家就能让孩子上最好的学校,郝家夫妇又犹豫了。
郝芷是他们亲手抚养长大的,虽然物质条件上没办法给太多,但也是放在心尖尖上疼的。原本想着郝芷跟甄家有血缘关系,才不得不忍痛割爱,换自己的亲生女儿回家,可现在看甄家的意思,竟然两个女儿都不肯放手。
那他们家怎么办?
郝爸爸想说至少得还给他们一个女儿吧,但他们家确实负担不起这么高的教育费用。
耽误了孩子学习,就等于耽误孩子的未来。郝芷本来应该是千金小姐,在他们家生活十几年就已经够委屈了,要是还害她落后于别的富家千金,他们的罪过就大了。
甄正怀瞧着夫妻俩的模样,就知道自己的话奏效了,正准备再说两句,彻底击溃郝家夫妇的心理防线,从刚才开始便一直沉默的郝芷却突然开口了。
郝芷眨眨眼睛,一脸天真的说道:“到底谁才是甄家的女儿?怎么听你的意思,好像我才是外来的人一样,回自己家,跟客人有一样的待遇,就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甄家夫妇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甄正怀还好,只是微微皱了下眉,甄夫人却飞快地看了郝芷一眼,眼神里完全没有看到自己亲生女儿的亲昵。
甄静更是脸色铁青。
“客人”这个词,绝对是在讽刺她!
开什么玩笑,她从小在甄家长大,她就是甄家的千金大小姐,她才不是那种连一件名牌衣服都买不起的贱民的女儿!
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子有些凝固,郝家夫妇赶紧拉住郝芷:“小芷,你怎么这么跟……你的亲爸爸妈妈说话?快跟爸爸妈妈道歉。”
甄正怀缓了缓脸色,笑了下,说:“不碍事。小芷年纪小,现在还不太懂事,以后我们慢慢教就是了。”
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说郝家没教好郝芷。
郝爸爸被他的话噎了一下,忍不住攥紧拳头,可又不敢跟甄正怀说什么,怕他亏待两个孩子,只好尴尬的笑笑。
郝妈妈直接眼眶通红,把脑袋扭到一边,偷偷抹眼泪。
郝芷瞧着原身这两个养父母,不知道是不是身体里残留的意识作祟,竟然有些心疼的感觉。她可不是那种能忍气吞声的性格,闻言当场就是一句:“原来我回家是不懂事,妹妹不回家就是懂事。那我知道了,爸,妈,这里不欢迎我,咱们走吧。”
后面一句是对郝家夫妇说的。
突然多出一对便宜爹妈,郝芷心里是不乐意的,但对面三个人的面相实在太倒霉了,说话又恶心,郝芷实在不想跟这些人待下去,只希望能快点离开。
这一声爸妈直接把郝家夫妇的眼泪给叫出来了。郝爸爸眼睛通红地望着郝芷,却还惦记着甄正怀说的转学的事情,“小芷,可是……”
郝芷一把拉住他的手:“爸,您永远都是我亲爸!”
快走吧!再不走要倒霉了!
郝爸爸后面的话直接被郝芷这句话堵了回去。回头看了眼甄静,这个亲生女儿从始至终就没有拿正眼看过他们,此时更是一脸仇视的看着他们,仿佛在埋怨他们的出现毁了自己富家千金的生活。
他心中一痛,想到甄家这对夫妻对郝芷的态度,用力点点头,拉着还在担忧的老婆站起身,“好,咱们回家!”
这窝囊气,他们不受了!
一家三口扭头就走,甄家夫妇人都傻了,等反应过来,连忙追上去。
“等等……站住!你们要把我女儿带到哪里去?”
现在倒是知道谁才是亲生的了。
郝芷不用看都知道,甄静脸上现在是什么表情,却压根没有搭理这家子人渣的心情,脚下走得飞快,到了门边正准备开门,忽然听见门外有人喊:“季先生,您怎么在这儿?先生和太太还在招待客人……”
紧接着大门打开,郝芷跟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打了个照面。
他生着一张好脸,鼻梁高挺、眉眼如刀,皮肤是常年不见阳光的苍白,但即使坐在轮椅上,周身的气势也十分迫人,第一眼过去,竟然让人直接忽略了他坐轮椅的事实,忍不住心生畏惧。
这人眼神阴郁深沉,正定定地盯着郝芷,看得她莫名其妙。
他们认识吗?
甄家夫妇看到男人,脸上有瞬间的狂喜,紧接着顺着他的视线扫到一旁的郝家夫妇和郝芷,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甄正怀当机立断,一把拨开郝家三人,挤到来人面前,躬着身子恭敬地喊了声:“季先生,您来了。”
郝芷脑海里飞快闪过小说的内容,结合甄正怀的异常尊敬的态度,瞬间知道这个人是谁。
季星淳,京城最大的世家——季家的掌权人。

玄学大佬穿成病弱真千金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季星淳在原文中并没有多少戏份。
出场的次数少得可怜,大部分还都是别人提起,说他打娘胎里出来就有腿疾,从小性情孤僻冷漠,后来季家内乱,他手刃仇敌夺回家产,更是变得阴鸷暴戾,连季家老爷子都不敢在他面前大声说话。
郝芷能记得他,还是因为原文中写到一次商业酒会,甄正怀带着甄静想上前巴结季星淳,结果季星淳一看这父女两个,丢下一句“倒胃口”掉头就走。
简直说出了郝芷的心声。
不过文中对他的描写也仅限于此了。
甄正怀原本还存了心思,想让甄静去接近季星淳,就算做不了季家主母,能在季星淳面前露个脸也是极好的。经过这件事情,他就彻底打消了念头,甄静也一门心思扑在从国外回来的娃娃亲未婚夫身上,一直到整本书完结,季星淳再也没有出现过。
郝芷看的时候还觉得很奇怪,这么一个大佬设定的人,当众落了女主的面子,居然没被报复,不知道是作者忘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不过她记得季星淳在很后面的篇幅才正式出场。那时候原身都已经被迫替甄静背锅,遭到受害者家属的报复,患上了抑郁症。
他怎么这么早就出现了?
季星淳同样在打量郝芷。
他是甄正怀邀请过来的,两家有一个比较大的项目正在合作,便组了个饭局准备谈事。原本他确实不该到的这么早,不过下午的一个行程临时取消,索性没有什么事情,他就提前过来了。
谁知道刚好听见甄家认亲这一出。
听到甄正怀对亲生女儿提出的那些要求,季星淳几乎是瞬间就想起了当年季家的叔伯们抢他家产时的嘴脸,顿时一阵反胃。
助理注意到他脸色不好,问他要不要取消饭局,季星淳正要点头,却听见了郝芷说的那番话。
倒是个硬气的主儿。
忍不住多听了两句,没成想郝芷骂完人就走,他猝不及防,就这么被抓了个正着。
瞧着眼前这个丝毫不怕自己,一直跟自己对视的女孩儿,季星淳发觉她眼中不但没有敬畏,反倒像是在审视他。
这是一个十七岁女孩该有的眼神?
见季星淳一直盯着郝芷,旁边的甄正怀心头一动。
他邀请季星淳到家里,谈生意是真的,但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想让甄静在季星淳面前留个印象。他不知道季星淳是什么时候来的,不过季星淳现在明显对郝芷比较有兴趣。
左右都是自己的女儿,虽然郝芷一直养在外面,比较陌生,那也是他的骨肉。
甄正怀心中念头转过一圈,笑着介绍道:“季先生,这是在下的养女郝芷。远房亲戚的女儿,准备寄养在我们家的。小芷,快跟季先生打声招呼。”
季星淳总算动了动,看了甄正怀一眼,脸上瞧不出情绪:“养女?”
“抱歉让一下,我们要走了。”不等甄正怀回答,郝芷忽然出声。
虽然不知道季星淳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但纵观全文,原身跟他都没有任何交集,郝芷被甄家人搞得有些恶心,一点也不想继续在这待下去,也懒得搭理季星淳。
季星淳看她一会儿,操纵轮椅往旁边让了一下。
郝芷直接从他旁边擦身而过。郝家夫妇连忙跟上。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即使更心疼养女,但甄正怀也不想亲生骨肉流落在别人家,下意识想追。可脚刚迈出去,他就清醒过来。
眼下显然季星淳比较重要,他咬咬牙,招呼季星淳:“季先生,里边请……”
“不了。”季星淳看都没看他一眼,若有所思地望向门外,“突然想起来有点事。”
“那让小女送送您……”
“留步。”季星淳淡淡说道,回头扫了甄正怀一眼,目光仿佛一柄锋利的手术刀,几乎能刺穿人的灵魂。
被他的视线这么一碰,甄正怀顿时遍体生寒,不敢再说什么。
助理推着季星淳出来时,郝芷刚支开郝家父母出去打车,自己却留下来,在门口树下不知道在摆弄什么。
季星淳远远的看了眼,发现她用树枝在树根旁边挖了三个洞,往里塞了几张形状奇怪的树叶,四处看看,搬了块石头压住洞口,紧接着掰随几张新鲜树叶,用汁水在石头上画了几个符号。
“……”这是画个圈圈诅咒甄家?
她刚才说话的语气那么平静,他还以为她没为那对所谓的亲生父母生气。
没想到这么幼稚。
季星淳瞧着郝芷认真画圈圈的模样,觉得有些好笑,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开口:“别画了,我可以帮你。”
郝芷吓了一跳。
这两个人出来都没有动静的,她还以为是郝爸爸和郝妈妈回来了。甄家这三个人实在是太恶心人了,她出来时越想越气,就准备画个法阵恶搞他们一下。郝爸爸和郝妈妈本身就有点容易倒霉,可别靠太近,也被法阵影响到了。
甄家这种小角色,她一根手指头就能摁死,哪儿用得着别人帮忙?
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了季星淳一眼,她直接拒绝:“抱歉,用不着。”
说着丢开树枝,拍拍手掌就准备离开。
原本以为季星淳这样的人,被拒绝过一次,就不会再有心思凑上来,谁知道郝芷还没走出去两步,季星淳又问:“真不用我帮忙?我的能力或许比你想的要大得多。”
郝芷一下子就顿住了脚步。
她还真有件事想让他帮忙。
于是季星淳就见女孩儿果然被他诱惑,转过身来,眼神灼灼地望着他:“我想上学。”
“……“季星淳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凝固,“上学?”
郝芷点头:“对!”
就是上学。
不过可别误会,她对学习一点兴趣都没有。她本身就是个无牵无挂的人,穿书对她来说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算命,但刚刚出来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来,自己这么一穿越,吃饭的家伙事儿都留在了原来的世界。
没有法器,她还怎么好好法事挣钱?
上辈子那些法器,都是郝芷花大价钱,搞到极品材料自己制作的,重新做一批倒是不难,可现在她不仅穷,还未成年,上哪儿搞那么多钱来做法器?
答案是,学校。
原文里写到,假千金的学校里都是些世家子弟,再不济也是些富商之子,甚至还有玄学圈的后代。
这么多潜在客户,都是白花花的钱啊!
“……”季星淳被郝芷这无比根正苗红的回答搞得有些无语。
郝芷当他是在犹豫,立即保证道:“你放心,学费这些我自己解决,你只要帮我把学籍转过去就行。”
能够聚集这么多世家子弟的学校,可不是光有钱才能上的,她现在缺的就是关键的人脉。
季星淳听见这句,对郝芷仅有的一点兴趣忽然就消散无踪了。
原本以为这女孩儿是个聪明的,知道留在甄家也不过是成为一个随时可以牺牲的棋子,主动选择离开。可没想到他给了她报复甄家的机会,她却选择了放过。
愚蠢。
但他不是个言而无信的人,说过要满足郝芷一个愿望,就绝对不会食言。
摆摆手,示意身后的助理去给郝芷办转学手续,季星淳彻底失去了留在这个地方的兴致,操控轮椅转身,却听见郝芷在后边加了一句:“对了,我要去国际班!”
原文中最人傻钱多的地方!
“……“
助理躬身请示季星淳的意思,季星淳深吸口气:“按她说的做!”
说完就驾驶轮椅上了车。
郝芷却压根没注意到季星淳变坏的心情,心满意足的从另一个方向离开。
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走后,甄静缓缓从门后走了出来,望着郝芷的背影咬牙切齿。
季星淳明明是爸爸请来让她认识的,凭什么全程看都不看她一眼,只跟郝芷说话?
郝芷还想去国际班!
她的未婚夫,甄正怀在她出生前就定下的娃娃亲对象,就在国际班!这个乡下土包子,嘴上说着不稀罕他们家,果然还是觊觎她的东西!
她凭什么?就凭现在这个穷鬼女儿的身份?
想得美!
距离开学只剩十几天,甄静眯了眯眼睛,一个黑暗的念头在脑海中缓缓成型。
*
回到家,郝芷跟郝家夫妇说了自己准备摆摊算命的事情。
原身是个乖乖女,吃住都在家里,平时根本不找家长要钱,身上一点存款都没有。郝芷想要置办算命捉鬼的法器,还得先跟养父母借钱。
夫妇两个都是一脸吃惊,心想女儿什么时候开始对这种封建迷信的东西感兴趣了?
对视一眼,郝爸爸还当郝芷是想帮家里挣钱,一脸凝重地说道:“小芷,爸知道你想上好学校。海图国际中学的学费虽然高,爸爸努力去借一借,总是能供你读的。你可不能学那些坏人,动歪心思骗人!”
“……“郝芷听得哭笑不得,“我真会算命!”
郝爸爸明显不相信。
但孩子有这份心是好的,他也没有再打击郝芷,只是点点头,打了个哈哈:“好好,你会算命。挣钱的事情不用你一个小孩操心,吃完饭就玩儿去吧。”
“……“成吧,这钱看来是借不到了。
吃完饭,郝芷就回房间了,打算找找有没有什么闲置物品可以拿出去卖了换钱,至少先买点朱砂和黄纸画点符咒防身。
出来时餐桌已经收拾好了,郝爸爸和郝妈妈不在客厅,主卧里传来说话的声音。
郝芷仔细一听,是郝爸爸在叹气。
“都是我没用,挣不到钱,让小芷受委屈了。”
“别这么说。要不是你那些同事,老把那种死过人出过事的房子丢给你卖,你的业绩肯定比他们好。”郝妈妈说,“小芷原来应该是千金小姐,在咱们家,确实是吃苦了。不像静静……”
话音戛然而止。
郝爸爸叹口气,沉默下来,房间里传来低低的抽泣声,大概是郝妈妈在哭。
也许是原身的情绪作祟,郝芷心里也有些闷闷的。
原文里这对夫妻的戏份也几乎没有,但从脑海中的记忆来看,郝爸爸后来去学校找过甄静,但甄静不但不肯认他,还对自己的追求者说这个人是骚扰自己的变态。那些追求者都是些纨绔子弟,听了女神这话,纷纷怒了,不仅叫人套麻袋打了郝爸爸一顿,还有人向郝爸爸的公司施压,害他丢掉了工作。
夫妻俩没了女儿,又丢了工作,在京城混不下去,只能回家,临走前想看甄静一眼,却被甄静认为是纠缠不休,叫保安打断了郝爸爸的腿,将两人丢出家门,还砸烂他们的手机,害郝爸爸错过最佳治疗时间,留下了终身残疾。
就是因为得知这个消息,原主觉得是自己害了他们,才抑郁爆发,跳楼自杀身亡,成了现在的郝芷。
郝芷既然接管了原身的身体,肯定是不能让悲剧再次发生。
不仅如此,她还要努力算命挣钱,带着郝家夫妇过上好日子,把他们遭受过的一切苦难,全都还给甄家那一家子人渣!
不过想要重拾旧业,还是得先搞到材料制作法器。
郝芷定了定神,正准备出门卖东西买材料,忽然听见屋里郝妈妈开口:“要是有钱就好了。”
郝爸爸听见她这么说,似乎想起来什么,“我家在很早的时候还是很有钱的。不过那时候战乱,大家都在逃命,纵使有家财万贯也带不走。我爷爷说他父亲为了后代能东山再起,埋了无数金砖在老家地下,还留下一句话,指引后代去挖。”
“什么话?”
“三水一阳。”
郝妈妈琢磨了一会儿,“是不是说的咱院子里取水的地方?”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咱家的院子都翻新多少次了?老家的池塘都被挖穿了,别说是金砖,连金豆子都没见过一颗。”郝爸爸叹口气,摇摇头,“老爷子那时候都老年痴呆了,估计是说的胡话。”
话音刚落,主卧门却忽然打开了。
郝芷推门进来,眼睛发亮,说:“三水一阳,他真是这么说的?”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季星淳郝芷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