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只想摆地摊(南知知楚昭)
太子妃只想摆地摊(南知知楚昭)

太子妃只想摆地摊(南知知楚昭)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6-11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南知知楚昭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南知知楚昭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木桔吉 ,讲述了南知知用三百多文钱买下了商城甜品店里的最后一个咸奶油红丝绒蛋糕,平均分成十份后偷偷放进了食盒里,毕竟她没法跟桑竹解释这蛋糕哪里来的。

小说简介

南知知俯身一看,一阵无语,呵,居然成了蚂蚁,这四个时辰怕是连门口都走不到。
她想赶紧死掉再用一次道具,可她哐哐撞大墙了一整晚都没死成。
第二天早晨,桑竹看到南知知一脸菜色地躺在床上,“小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太子妃只想摆地摊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南知知俯身一看,一阵无语,呵,居然成了蚂蚁,这四个时辰怕是连门口都走不到。
她想赶紧死掉再用一次道具,可她哐哐撞大墙了一整晚都没死成。
第二天早晨,桑竹看到南知知一脸菜色地躺在床上,“小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南知知心里苦,她能说自己已经两天没睡觉了吗?
她抓着桑竹的手,可怜巴巴道:“我的好桑竹,今天的水信玄饼就交给你了,我要补觉。”
等南知知一觉睡到下午时,桑竹已经做好了六十个水信玄饼。
南知知用三百多文钱买下了商城甜品店里的最后一个咸奶油红丝绒蛋糕,平均分成十份后偷偷放进了食盒里,毕竟她没法跟桑竹解释这蛋糕哪里来的。
傍晚时分,前来西坊摆摊的人还不多,但有一处却已经排了长队,奇怪的是那个队伍的最前头并没有人在摆摊,排队的人都在翘首以盼,等着摊主的到来,有些不明所以的人也跟着排了起来,这成了西坊的一奇怪现象。
南知知到的时候也被这长龙吓了一跳,她看了一下人数,只好道:“限购一人一个,蛋糕只有十份,先到先得,买了蛋糕的就不能买水信玄饼。”
“蛋糕?蛋糕是何物?”
“肯定是小郎君新做的糕点。”
“才十份吗?那岂不是排到我这就买不到了。”
排在后面的姑娘们都悔恨地咬着手帕,心想早知道就早些来排队了。
等南知知把咸奶油红丝绒蛋糕摆出来,露出它的庐山真面目后,后头的人更是难过不已,这艳丽的红色,和白色的奶油交织在一起,看上去就好好吃的样子。
南知知把价格牌子放在前面,蛋糕标价每块卖五十文钱。
排在前十位的有两三个是跟着好友来的,没吃过南知知的糕点,看到价格觉得有点贵还有些犹豫,但感觉到后面人的视线快要把自己射穿,好像恨不得他们千万不要买那蛋糕,越是这样,她们越是好奇这糕点到底有多好吃,果断买下一份尝尝。
在后面一众愤恨的视线里,买了蛋糕的都迫不及待用勺子挖了一块放进嘴里,两层咸奶油两层红丝绒,松软的蛋糕和绵密的奶油一同在嘴里化开,奶香醇正浓郁,口感细腻,咸甜的搭配,让人欣喜。
她们都来不及吃第二口,就急不可待地问南知知:“小郎君,明天还会有这蛋糕吗?真的太好吃了。”
南知知看她们吃得开心也欢喜,果然甜品可以治愈人:“有的,就是数量不会很多。”
听到这话,不论是今天吃到蛋糕的,还是没吃到的,都暗自下决定,明天一定要早点过来排队。
老顾客也感叹:“这蛋糕好好吃,原以为那水信玄饼已是特别,没想到这蛋糕更加美味,吃了心情也愉悦许多。”
看着吃到蛋糕的人都在不断夸赞,仿佛此糕只应天上有,后头吃不到的越发心痒难耐。
南知知看到后心思飞转,她或许可以进去商城实体店问问蛋糕可不可以预定,保证有足够蛋糕的话,她这边就可以先收款预定,毕竟她手里没有那么多钱买蛋糕。
南知知带来的糕点全都卖出去后,有一些人连水信玄饼都没买到,难过得嗷嗷叫,她见状赶紧收摊走人了,吃货的怨念可是很深的,惹不起,惹不起。
回到府里,南知知早早沐浴完就进了系统商城里。
一阵金光闪过,南知知感觉到灵魂在抽离,随即自己就处在一个大门口。
“您好,欢迎光临系统商城。”
电子音在头顶响起,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型商场,里面的人形形色色,穿着不同时代的服装。
有两个和自己穿着一样是古装的年轻女子手挽手从南知知面前经过,嘴里还抱怨着:
“我那世界的真千金好恶毒,我都已经啥都不要,躲得远远的了,她还一天到晚想杀我。”
“我那书里的假千金才可怕,明明本来就不属于她的东西,她还觉得理所当然要给她,每天装柔弱,气死我了。”
南知知一脸懵逼,这是什么情况???她还以为商城里只会有自己。
一道温柔的女声在旁边响起:“你是新来的?”
南知知闻言转头看过去,发现是一个穿着旗袍的妖娆女人。
“是的。”南知知看到这里的情况,有个大胆的猜测:“这里的人,都是穿书的吗?”
“没错,这里的人都是被系统召集过来穿书的。”
女人用扇子抬起南知知的下巴,眯着眼,在她脸上一寸寸扫视,“你的样子长得很在我的审美上,我叫严夏,你呢?”
“南知知。”
“你是来买东西的?还是想加进什么帮会?”
“帮会?”
严夏指着一楼咖啡厅里聚集的一群人,慢悠悠地开口道:“他们是‘搞死男主帮’。”
她又指了指隔壁火锅店里的另一群,“那是‘搞死女主帮’。”
南知知顺着方向看去,看到那两群人激情高昂地商讨着什么,还比划了好几次抹脖子。
南知知:“……”
“还有很多其他帮,比如‘搞死男二帮’、‘搞死女二帮’、‘搞死真千金帮’、‘搞死假千金帮’。”
南知知:“……”
“你要是也讨厌书里的男主,想咔嚓掉他,可以加入‘搞死男主帮’,他们会分享很多实战经验给你,听说他们帮里已经成功搞死了好几个男主。”
南知知:这么凶残!!!
“不……不用了。”
严夏颇为可惜地耸耸肩,她看了一下时间:“我得回去了,下次有缘遇上再一起喝杯咖啡。”
说完她还给南知知抛了个媚眼,潇洒地挥挥手消失在商场大门。
南知知在一楼大堂研究了一下导购图,找到了甜品店在二楼。
“欢迎光临森森甜品店~”
南知知抬脚走了进去,店里宽敞明亮,清新森系的装修风格,让人心情愉悦。
左边整齐排列了几个透明柜,里面陈列了各色各样的甜品,有几个客人正拿着盘子在挑选。
南知知走到收银台,开口询问站在桌后的工作人员:“你好,请问这里可以预定蛋糕吗?”
那人看到南知知一身古装,了然地点点头,毕竟穿到古代,有倒卖蛋糕这个想法的不止南知知。
“可以的,蛋糕数量要提前一天告知。”
“好的,那我现在预定明天一个红丝绒蛋糕和一个草莓蛋糕。”
“好的,一共200积分。”
预定好蛋糕,南知知买了一小块草莓蛋糕现场吃,虽然是灵魂吃,但感觉和真吃一样,而且这么便宜的蛋糕口感居然很不错,系统出品果然精品。
南知知最后在道具店直接购买了【神不知鬼不觉靠近任务目标】。
意识一阵恍惚,南知知消失在商城。
“呵呵~”
看着自己的爪子,南知知心里冷笑,这个破道具。
她气愤地往前爬了两步,结果一不小心从台阶上摔了下来,四脚朝天,她拼命摆动四肢,只有龟壳在原地打转,根本翻不了身。
南知知彻底佛了,干脆不再挣扎,就这么静静地躺着睡觉,反正都已经去不了。
一觉醒来看到生命值只剩两天,她悲叹:吾命休矣!!!
南知知的小摊被越传越广,提前来排队的人越来越多,其他摊贩看到都纷纷在南知知的摊位附近摆起来,希望排队的人闲着没事会看看自己卖的东西。
南知知把草莓蛋糕拿出来时,姑娘们一阵尖叫。
“那红红的是什么?好像果子。”
“看上去比昨天的红丝绒更好吃。”
“怎么办,感觉会抢不到。”
“啊啊啊!我居然排在第十一位,好气。”
南知知把所有糕点都摆好后,开口道:“各位姑娘,今天还是限量,一人限买一个,但现在提供预定服务,可以付钱预定,明天就会有。”
“可以预定?我要预定,预定有限制数量吗?”
“有的,一人限制两份。”
甜品店说如果预定数量太多可能会做不过来,所以南知知只能限量。
“我要两块,两块这个红果子的。”
“好嘞~”
南知知用商城文具店买来的圆珠笔和收据本写下预定人的信息和预定商品,把收据递给那人,自己保留底单。
“明天凭这个单据过来拿。”
旁边已经开吃了的人都兴奋地欢呼:“啊啊啊~这红果子蛋糕好好吃,这是什么果子,酸酸甜甜的,好可口。”
南知知笑着解答:“草莓,番邦的果子,这果子娇气,但甜美多汁。”
姑娘们看着南知知俊秀清逸的脸,耳朵都悄悄红了,再看看手里美味的蛋糕,心里的小人在转圈圈:真是太幸福了,我以后每天都要来这里买蛋糕。
因为是地摊不是店面,有些人怕南知知会收了钱跑路,还有所犹豫要不要预定,但看到买了草莓蛋糕的人都赞不绝口,就都纷纷下订单。
一辆马车从西坊外道路过,路人看到是太傅府的马车纷纷避让。
听到外头喧哗的热闹声,车帘被掀开,一个丫鬟探出脑袋瞧着南知知摊前排的长龙低声询问车里的人:“三小姐,那像是有什么新鲜玩意,要过去看看吗?”
唐柔放下书,瞥了一眼,淡淡道:“不过是些难登大雅之堂的东西,回府吧。”
“是。”

南知知在心里求神拜佛,希望这次一定要变成一个跑得快的动物,不然她就得花好多好多钱买【隐身术】道具了。
意识回笼,南知知看着自己雪白的爪子,立即蹦到她放在院子的铜镜前,看到镜子里的模样,她感动哭了,是能跑能跳的兔子,太好了。
南知知偷偷摸摸地从将军府后门旁边的狗洞钻了出去,抬脚就往皇宫北门的方向跑。
宵禁时间已到,路上没有行人,零星几盏灯笼照不亮这漆黑的街道。
南知知胆子不大,还爱脑补,她总觉得下一秒就有什么东西会从幽暗的巷子里窜出来,吓得她四只脚蹬出了残影,拼命往前跑。
好不容易跑到北门,看到十米高的朱墙,南知知差点没厥过去,她沿着宫墙跑了好一会都没找到洞可以钻进去,只能回到有侍卫守着的宫门。
“这天真热,还多蚊虫。”
“我们值夜已经很好了,要白天,汗能浸湿整件衣裳。”
一个侍卫说着就从袖口拿出一把折扇,大力地扇了起来。
另一个侍卫见状赶紧挪到他旁边蹭风。
南知知见状,立刻发力从没人的一边跑了进去。
“欸,那是什么?”
“像是兔子。唉,天太热,懒得抓,要不然明天都能加菜。”
南知知的方向感不错,一路狂奔,顺利地找到了男主楚昭居住的废弃宫殿——景阳宫。
殿门没有关紧,南知知从门缝挤了进去,门被推动了一些,在安静的环境里,这声“吱呀”格外响亮。
南知知借着月光,看到了一个身影躺在了床上,一动不动,像是对那开门声毫无所觉。
南知知屏住呼吸,抬起毛茸茸的爪子,一步一步慢慢靠近那人。

太子妃只想摆地摊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南知知蹦到床前,她抬头看了一下高度,比划了一下,觉得这床榻并不高,她后脚用力一蹬,就轻松跳了上去,但因为用力过猛,直接糊到了楚昭的脸上。
南知知第一感觉是遭了,楚昭会被自己吵醒。第二感觉是楚昭怎么这么烫?
她赶紧把自己肉嘟嘟的身体从楚昭脸上挪开,改成一屁股坐在他的胸膛上。
屋里的视线有点黑,只有朦胧的月光,南知知看不太清楚昭的脸,她把自己毛茸茸的脸使劲凑近,就差没怼到楚昭的眼前。
【叮!宿主接触到任务目标,成功获得任务目标的目前健康状态。】
什么?南知知听到系统的声音,赶紧坐直身,她点开了系统光幕,发现原本空白的右边多了一个【任务目标健康状态】栏。
任务目标:楚昭
身高:183cm
体重:49kg
BMI指数低于标准范围
当前病症:发烧、中毒失明
任务一:请宿主照顾任务目标,直到任务目标退烧。
奖励生命值3天。
任务二:请宿主提高任务目标的体重达到正常值。
奖励生命值15天。
任务三:请宿主照顾任务目标每天的饮食起居。
每天奖励生命值1天。
注:在任务二完成后,此任务每天奖励生命值2天。
任务四:请宿主治好任务目标的失明之症。
奖励生命值100天。
南知知无语,她觉得系统应该改名叫“男主的保姆”,这些任务不就相当于她每天都要过来照顾楚昭嘛。
南知知越想越觉得系统找自己过来就是给楚昭当保姆的,气得她用爪子狠狠地往楚昭脸上踩了一下,然而却马上被烫得缩了回来。
南知知忽然想起书里有一个剧情就是描写男主在废弃宫殿里发高烧,因为没有人来这,没人发现他生病了,他就这么烧了几天,身子彻底垮了,后面就成了病秧子。
南知知赶忙点开了系统商城,在药店买了退烧药,药店还赠了一杯热水。
她的毛爪子抠了半天才把药片抠出来,抓着药片想塞进楚昭嘴里,结果他的嘴抿得死紧,根本塞不进去。
南知知只能再买一瓶退烧液,等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拧开后,她觉得自己整只兔都要废了。
她小心翼翼地把退烧液一点一点倒到楚昭的唇缝间,让液体慢慢渗入,幸好楚昭可能也渴了,会吞咽下去。
南知知靠着楚昭,累得动都不想动,她一路从将军府蹦过来,到现在都没歇息过,她现在只想好好睡一下。
南知知很快就睡了过去,没听到系统的提示音:【警告警告,任务目标出现异常。】
而后系统又回归了安静,那条提示也消失不见。
不知过了多久,南知知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她摸了一下楚昭的额头,发现还有些烫,她打着哈欠,给楚昭贴了一块退烧贴,又喂了他一杯水,再次睡了过去。
南知知没有发现身下人的手已经伸到她的脖颈后停留了许久,最终缓缓放了下去。
因为楚昭发烧的关系,南知知睡得很不踏实,她再次醒来时,天还没亮,道具也还没失效,她摸了摸楚昭,发现已经退烧了,想到自己很快就要回到身体,南知知点开系统打算买点早餐给楚昭。
打开光幕,页面弹出一条通知:【恭喜宿主完成任务一,获得生命值三天的奖励。】
南知知点叉关掉,页面却又弹出:【请宿主尽快完成其他任务】
【请宿主完成今日份的照顾任务目标饮食起居任务。】
南知知烦躁地接连关掉两条通知,结果又蹦出一条:
【恭喜宿主获得随机奖励,奖励技能“聆听”,作用是当宿主接近任务目标一米内,任务目标能聆听宿主的心声,促进感情。】
南知知手快过眼睛,等她看到奖励两个字,想仔细看时,通知已经被她关了,还没有记录,她只能不管了。
打开商城,想到生病的人应该吃粥,南知知点开了粥店,买了一碗蔬菜粥。
南知知看着面前这碗冒着热气的粥,翠绿的蔬菜丝,米粒大小的红萝卜丁,加上香味浓郁的香菇,看起来营养又美味。
她又看看楚昭,心里纠结:
[这要怎么喂给他吃?叫他起来自己吃吗?他肯定会奇怪为什么屋里多了一只兔子和一碗粥。]
[现在仔细一看,这人真的好瘦,都快成皮包骨了,那些宫人该不会连饭都不给他吃吧,就算被废,好歹也是个皇子啊,真的是太过分了,那皇帝估计也有病,自己的亲儿子居然这样不闻不问。]
南知知心里一直叨叨,没注意到楚昭的睫毛颤了颤。
[还有半小时道具就失效了,得叫他起来,对了,他的午饭该怎么办?]
南知知抬起爪子推了推楚昭的手臂,“嗯嗯~”起来~
见楚昭没有反应,她推得更用力一些,“嗯嗯~”
楚昭像是才被叫醒一样,蹙了蹙眉,摸索着坐了起来。
南知知用爪子拉着楚昭的手,小心翼翼地往碗的方向拖,她生怕楚昭反手一拍把她打死。
让她欣慰的是楚昭完全没有反抗,[他莫不是还没睡醒?怎么一点也不奇怪拉着他手的是什么?]
直到楚昭摸到碗,把粥端起来吃完,南知知还是一脸懵逼,[感觉哪里不对啊,他怎么这么淡定,难道以为自己在做梦?]
可看到还剩几分钟,南知知也顾不上那么多,她在超市买了几瓶水,苹果,梨,香蕉,还买了各式各样的面包,全都堆在了楚昭的床上。
看着道具失效时间在倒数,南知知急得团团转,[水果他应该摸得出,但我要怎么跟他说这些面包是可以吃的,拆开袋子就能吃,水瓶他会拧开吗?快没时间了~怎么办?怎么办?]
南知知正焦急着,却看到楚昭慢条斯理地拿起一个面包摸索了一下,就沿着缺口打开了包装,慢慢地吃了起来,还顺带拧开了一瓶水。
南知知看得目瞪口呆,[厉害了,难道他也是现代穿越过来的?怎么这么娴熟?]
现代?穿越?楚昭不动声色地思考这两个词。
[哎呀,时间到了,我要消失了。]
南知知用毛爪子拍了拍楚昭的腿,“嗯嗯~”拜拜~
一阵光闪过,室内恢复到寂静无声,楚昭伸手摸了摸南知知原先待着的地方,已经空无一物,只留下微微的温热。
“呵~”楚昭发出意味不明的嗤笑,居然回到了这时候,也好,这一次,他定要毁了那东西。
咬下一口松软香甜的面包,楚昭挑了挑眉,这称为“面包”的东西口感倒是特别,那只兔子似乎比唐柔还要特殊,能凭空变出那么多食物出来。
上一世,他可不曾遇见过那兔子,也从未有可以倾听到心声的能耐,这是只能听到那只兔子的,还是其他人也可?看来这一世会比上一世还有趣。

南知知的灵魂回到自己身体后,她累得趴在床榻上,用脚勾过被子盖在身上,直接昏睡了过去。
桑竹进来过一次,看到南知知睡得这么熟,也没叫她起来,自己去做水信玄饼了。
等南知知睡醒时,天居然都有点黑了,她吓得赶紧爬了起来,“几点了?几点了?”
桑竹听到声响忙推门走了进来,“小姐,你醒了?你睡了好久,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南知知从床上连滚带爬地冲了下来换衣服,“桑竹,什么时辰了?怎么不叫我?我摆摊要迟了。”
“酉时了,我看小姐睡得这么熟,好像很累,就没敢唤你起来。”
比平时晚了一些,南知知让桑竹去把板车推到门口,她随意扎了个马尾,就匆匆往门口赶去。
桑竹站在门口扶着板车,上面放着她做好的水信玄饼,这板车是福伯用来运菜的,“小姐,你要这板车做什么?”
“我准备用它装些果子回来,桑竹,我屋里的烛火没放好,怕走火,你快去把它吹灭了。”
把桑竹支走后,南知知观察了一下四周,确定没人,她就把昨天在系统预定的九个蛋糕拿了出来,摆在板车上面,又快速地在系统商城买了一箱冰可乐,匆匆推着板车往西坊赶去。
此时,西坊有一条长龙几乎把道路都占满了,周围的摊主脸色各异,那些最近没有来过西坊的客人都有些不明所以,纷纷打听这队伍的情况。
而这些拿着蛋糕收据,排队等南知知的人也在小声讨论:
“那摊主怎么还没来,莫不是拿着我们的钱跑了?”
“果然摆摊的靠不住,还是店面可靠。”
“别胡说,小郎君才不是这样的人。”
“就是,小郎君长得一脸正气,怎么可能做这种不义之事。”
“兴许是什么事耽误了。”
“我看你们就是被他的皮囊迷惑了。”旁边无人光顾的摊主阴阳怪气道。
就在大家窃窃私语,恶意的揣测越来越多时,有人大喊:“来了来了,小郎君来了。”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南知知楚昭完整版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丰满,强烈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