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枝(宋青枝谌嘉树)
青枝(宋青枝谌嘉树)

青枝(宋青枝谌嘉树)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6-11

小说介绍

《青枝》是作者山有嘉卉所创作的一部现言 小说,主人公是宋青枝谌嘉树 ,小说讲述了事实上,从高中开始,因为学习压力太大,她就已经开始饮食不规律,只是步入社会之后越来越不规律了而已,尤其拍视频,经常会从早忙到晚,一天就正经吃一顿饭。小编为你带来宋青枝谌嘉树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宋青枝吃惊地望着面前这个年轻的男医生,有点疑心自己被当成了水鱼来宰。
一时间没吱声,只定定地望着他。
谌嘉树看见她脸上闪过震惊、怀疑和犹豫等等情绪,最后皱起眉头,脸上浮上一层薄怒。
猛然间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话好像是没说清楚,她应该是误会自己乱开检查了,于是有些抱歉地笑了笑。

青枝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宋青枝吃惊地望着面前这个年轻的男医生,有点疑心自己被当成了水鱼来宰。
一时间没吱声,只定定地望着他。
谌嘉树看见她脸上闪过震惊、怀疑和犹豫等等情绪,最后皱起眉头,脸上浮上一层薄怒。
猛然间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话好像是没说清楚,她应该是误会自己乱开检查了,于是有些抱歉地笑了笑。
笑完又想起隔着口罩她看不见,顿时赧然,下意识地伸手蹭了蹭鼻子。
清清嗓子,解释道:“刚才我问你,你以前是不是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你说是,是么?”
宋青枝又愣了愣,然后点点头。
“好,那你平时是因为工作等原因,饮食不太规律,对么?”
这都是刚才问过的,宋青枝又点点头。
事实上,从高中开始,因为学习压力太大,她就已经开始饮食不规律,只是步入社会之后越来越不规律了而已,尤其拍视频,经常会从早忙到晚,一天就正经吃一顿饭。
“所以根据你的病史和症状,我判断你可能是慢性胃炎或者消化性溃疡引起的胃痛,但是要准确的界定你属于哪种疾病,还需要靠胃镜检查来鉴别,所以我建议你做个胃镜,这回明白了么?”
他的声音温和平缓,宋青枝直到这时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是误会他了。
顿时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忙点点头,“好,我做。”
“我给你开单,一会儿直接去做就可以,有一点不舒服,忍忍就好了。”他低头抽出压在胳膊底下的一本胃镜检查单,一边对着她病历本上的个人信息抄着姓名年龄,一边温声安慰道。
宋青枝哦了声,目光落在他按着检查单的那只手上。
那双手十指修长匀称,白皙且骨节分明,修剪得整齐指甲盖贴在指尖,透着健康的粉色光泽。
透明的笔壳捏在指间,姿势端正,笔尖在纸张上轻轻划过,留下行云流水的笔迹。
只是手背上有一道淡淡的疤痕,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格外突兀,也破坏了美感。
她心里有些莫名的遗憾,将目光收回来之后,忽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忙问道:“医生,我可以做无痛的吗?”
谌嘉树写字的手顿了顿,然后抬起头,“可以,不过做无痛的话,要明天才能做哦?”
他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十点了,现在估计胃镜室已经排满了今天的无痛名额。
“……今天不能做么?”宋青枝有点疑惑,难道今天不能做吗?
谌嘉树叹口气,“我们医院麻醉医生不够,每天能分给内镜室的时间就那么点,一般都要头一天预约。”
宋青枝哦了声,“那我明天做吧,听说做胃镜很难受的,我有点……”
她抿抿唇,停了下来。
谌嘉树了然地点点头,“好,给你开无痛的,等下去楼下缴费,拿药,然后再去四楼内镜中心,把检查单和药都交给护士,明天过来做检查,如果你是早上来,今天晚饭之后就不要再吃东西了,可以喝水,但不要太多,如果是下午来,早上可以吃一点粥,午餐就不要吃了,要保持六个小时以上的空腹。”
“无痛胃镜还需要有人陪同,让家里人陪你来,或者你的助理也行。”
宋青枝哦了声,表示自己记住了,但是应完之后又发现哪里不对劲。
刚要问,就听医生又开口了,“那你要不要连呼气试验也一起做了,查一下有没有幽门螺旋杆菌感染?”
宋青枝知道这玩意儿容易传给别人,干脆一起做了,没事也能图个放心,于是又点点头,“好。”
见她同意,谌嘉树又继续开单,一边写字一边道:“这张单子你缴费之后先拿回去,也是在四楼的内镜中心检查,来做胃镜的时候如果还没轮到你,可以先去吹气再做胃镜,几分钟就出结果。”
宋青枝又点点头,哦了声,模样乖巧得很。
谌嘉树是第一次在网络之外见到她,只觉得她真人看起来要比镜头里还要漂亮,而且气质很温柔,很好说话。
一时间竟有种果然如此的感慨,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性格,是拍不出视频里那样安宁美好的生活的。
他将手里两张检查单都递过去,弯了弯眼睛,问道:“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么?”
宋青枝眨眨眼,问道:“那我明天检查完出结果,还来这里找你开药吗?”
谌嘉树摇摇头,“我明天不出门诊了,你拿到结果之后,可以去住院部十四楼找我,呃、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么?”
宋青枝看一眼手上的挂号单,点点头,“谌医生。”
最常听见的三个字,从她口中吐出,声音悦耳,又有一点绵软,谌嘉树莫名就觉得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他刚点了一下头,就听见她问:“谌医生,你怎么知道我有助理的?”
张莹莹可没有跟着进来,她也是第一次挂这个医生的号。
谌嘉树被她问了个措手不及,当场就愣了一下,看着她虽然有点憔悴但也还是姣美的脸,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宋青枝就一直好奇地看着他,心说不会这么巧吧,随便来看个医生都遇到看过她视频的人?
她这么红的吗???
后面还有很多病人等着要看,谌嘉树没有犹豫太久,干脆点头解释道:“你是青枝时间的宋青枝对不对?你进来的时候我就认出你了,我很喜欢你拍的视频。”
宋青枝:“……”宋青枝真红实锤:)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甚至还悄悄地挡了挡脸,“……是、是么,今天气色不好,也没化妆,还以为不会被认出来,呵呵呵。”
她记得之前有个网红去看妇科,还和医生合照了放上网的,还化着很浓的妆,看得她一阵迷惑,看医生为什么要昭告天下?
谌嘉树看懂了她的婉拒,顿时觉得有点好笑,“其实是我的视力比较好,5.2。”
宋青枝闻言抿抿唇,要笑不笑的。
“要是没有什么不明白的,就可以去缴费了,明天记得来做检查,以后要按时吃饭,再忙垫垫肚子也是要的,刺激性强的食物少吃,浓茶和咖啡也要少喝。”
谌嘉树没有让她尴尬多久,很快就嘱咐了几句注意事项,结束了这次看诊。
在她出门的时候,听见叫号声又起,有一个中年阿姨和她擦身而过,进去第一句话就是:“怎么前面那个那么久哦,我等好久诶!”
“抱歉,刚才那个患者的病情有点复杂,让你久等了,体谅体谅,哪里不舒服啊?”
他的声音温和平缓,不急不徐,仿佛他的脾气就是如此,不管面对谁都是一样的,宋青枝听得皱皱眉头,不是这样不好,只是……
总觉得有点不真实,像是少了点什么,他看起来很年轻,却如此温和平静,一点锋芒都没有。
“可能人家本来就是那种性格呢?”回去的路上,听宋青枝说起这想法,张莹莹很不以为然,“不是每个年轻人都会意气风发的嘛,很多人,比如我,就年纪轻轻很咸鱼啊。”
宋青枝一时间竟然无法反驳,点点头,承认自己可能是太敏感了。
回去之后,大家围住她你一言我一语地问医生怎么说是什么问题啊要不要吃药打针啊之类的问题,宋青枝不太喜欢也不习惯被这样关心,但又少不得按捺着情绪一五一十地回答他们的问题。
等终于把他们都应付走,她起身走出门,从前院角落的小门穿过去,回到自己家。
这里原本是杨家的老宅子,两栋旧式小洋楼,中间有一株很高大的银杏树,前庭后院宽敞舒适,后来被收走多年,再返还时已经残破不堪,楼面爬满青苔,墙面的石灰掉得坑坑洼洼,斑驳破旧,院墙都塌了。
当时大祖母花了不少钱,才将院墙重新砌起来,又找人修房子,修完之后又将中间的银杏树挪到了一角,在中间加了一堵墙,开个小门方便进出,打的是等宋青枝长大后留一半给她当嫁妆的主意。
没想到后来会开私房菜馆,中间那堵墙刚好隔开了饭店和住家,什么都没耽误。
再后来要修路,主动往后退了半米的院墙,原本宽阔的院子顿时狭小起来,银杏树也跟着再次移位,要不是宋青枝舍不得,老太太都想不要了。
可是秋天的时候,院子里一地金黄,是真的好看啊,好多人从巷子外头路过,都要抬头惊讶一阵呢。
宋青枝站在屋檐下,抬头看着光秃秃的树枝,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长出新芽来,也许快了。
站了一会儿,她转身上楼回房,本来想睡一下,可是又睡不着,于是又爬起来,想起早上送来的大鲤鱼,忍不住叹了口气。
还是去做姜醋鱼吧。
“小何,去护长那里拿库房的钥匙,把投影仪拿出来。”谌嘉树一边打印最新的检查结果,一边吩咐学生帮忙做事。
多学科会诊下午三点半开始,在那之前他得做好全部准备。
徐吉安问道:“你那35床到底怎么回事啊,现在有眉目没?”
谌嘉树摇摇头,“不好说,我怀疑是肠系膜的问题,但是不太确定,反正不是贲门癌。”
“也对,要真是贲门癌,没理由这么多外院都没找到证据。”徐吉安点点头,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并决定待会儿去旁听一下。
下午三点,小何来告诉谌嘉树,说刘院士他们来了,他连忙起身迎出去。
谈话室里,投影仪上已经放出第一张ppt,每个座位上都放着矿泉水,和一张打印出来的患者基本情况,还有笔。
除了大佬,还有病理科、放射科、血液科和外科的主任和医生,来的几个人里,级别最高是院士,最低是副主任医师,有且仅有一位,还是人称外科第一刀的赵一刀。
寒暄落座后,谌嘉树主持这次会诊,先是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抽空来会诊,然后直入正题;“下面由我来介绍一下患者的基本病史。”
“患者杨云,男,27岁,因进行性吞咽困难伴体重下降3年入院……”
病人的情况有点复杂,光汇报病史谌嘉树就花了十几分钟,说得十分详细,会议室里安静得很,只有他的声音在回荡。
等他汇报完毕,接着是各位会诊医生讨论的时间。
“他的贫血很明显,但是潜血试验每次都是阴性。”
“他在外院有个诊断是贲门癌晚期?但又没有任何抗肿瘤治疗,病程已经三年多了,那诊断依据是什么?”
“说是晚期,又完全没有远处转移的证据,扩散还是局限在腹腔内。”
“梁主任,你们从影像学角度来分析,有没有其他的可能?”
“我觉得……有可能是腹腔弥漫性Castleman病。”

青枝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青枝姐,鱼杀好了,给。”
“多谢。”
宋青枝接过杀好的鲤鱼,认真清洗干净,然后将鱼头和鱼尾切下来,让杨继慈等会儿红烧了给大家加菜。
鱼身也不用刮鳞,只沿着脊骨剖开,小心去掉脊骨,然后切成均匀的鱼块,用盐抹匀,加姜片和料酒腌制去腥。
杨继慈在旁边切笋,一边切一边同她说话:“老孙家的鲤鱼也不知道怎么养的,一点土腥味都没有,很多客人都挺喜欢吃的。”
宋青枝闻言嘁了声,“人家怎么会告诉你,那可是人家挣钱秘籍,不过他家花鲢没有老杨叔家的养得好。”
“各家有各家的本事嘛。”杨继慈笑笑,又问她,“一会儿那道油煎笋,你做我做?”
宋青枝低头将腌好的鱼块放进煮开的稀黄酱汤里,“看情况,我做也行,你歇会儿。”
说着用汤勺推了一下锅里的鱼块,然后转身从桌底下搬上来一摞白瓷深碗,在台面上整齐摆开。
“1,2,3……咦,怎么是11个碗,今晚就十桌啊?”林月数了一下,问道。
宋青枝用调羹舀了点汤汁,试了试咸淡,回头笑话她:“傻子,多出的一碗当然我们自己吃啊!”
好东西不能自己吃,那她这么辛苦学做菜是为什么?
林月听了挠挠头,傻乎乎地笑了两声。
鱼煮熟了,宋青枝将它们捞出来,用不锈钢调羹小心地将鱼鳞刮下来,将鱼块放进每个深碗里,数量都不多,到底是凉菜,每人能吃一两筷就行了。
接着将刮下来的鱼鳞又倒回汤汁里,然后又撒入一把荆芥,开小火继续煮到汤汁变沸微稠。
煮好之后将汤汁滤出,挨个倒进碗里,等晾凉后放进冰箱冷藏,鱼鳞煮出来的胶质,会让冷藏后的鱼冻更加好看。
下午四点多,消化科谈话室里,针对谌嘉树的35床患者的讨论,已经持续了一个小时。
提出了很多种可能,但最终在寻找证据时,都会发现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并且患者目前病情比较重,无法接受更多检查,连加以验证的机会都没有。
最后只剩下放射科梁主任提出的“腹腔弥漫性Castleman病”和病理科黄主任提出的“硬化性肠系膜炎”两种可能。
“休息一下,脑壳疼。”刘院士忽然间说了句,将鼻梁上的老花镜摘下来,伸手捂着脸。
大家笑了声,然后纷纷道:“休息休息,喝点水。”
休息间隙,还是有人在讨论病情,或者是跟刘院士说说话,难得见到大佬,肯定要搭话,哪怕是夸夸人家学生呢。
放射科的梁主任跟谌嘉树要走几张片子,暂时离开回科室和其他医生一起讨论。
刘院士已经七十岁了,是消化科权威,带的学生没有一个不是业内佼佼者,但为人低调谦逊,听到别人夸自己的弟子,便摆摆手,“他们不过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罢了,还需要多学习。”
说着又看一眼正在专心听赵一刀分析病情的谌嘉树,抬抬下巴,“你看小谌,还这么年轻,不也能管这么复杂的病人了?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谌嘉树听见,忙回头应了句:“我也是站在周教授的肩膀上。”
这话说的,既没谦虚自己很一般,又夸了自己老师,倒把大家都听得笑起来。
这时门又开了,放射科的梁主任走进来,谌嘉树注意看着他的神色,觉得他紧皱的眉头像是松开了不少。
可能是跟放射科同事的会诊有了统一意见?
想到这个可能,谌嘉树心里忍不住一喜。
果然讨论再次开始之后,梁主任第一个发言:“从患者前后几次的腹部CT检查来看,病灶是逐渐增大的,强化程度很高,形状不规则,界限也不清晰,就好像一张大棉被一样,弥漫浸润,强化明显,但是腹膜后的纤维化只有在急性期的时候才强化明显,不支持腹膜后纤维化的诊断,这种表现不像是典型的Castleman病。但是我们对硬化性肠系膜炎的诊断经验不多,所以经过讨论,我们科的大多数人都觉得,不能排除来源于淋巴组织的慢性炎性病变的可能。”
谌嘉树一边听,一边在纸上写着关键词。
血液科主任这时也接着道:“患者贫血可能跟他进食差、铁摄入不足有关。这个患者的病变主要累及腹腔多个脏器,症状和手术病理都不支持Castleman病,我的建议就是补铁,要是可以的话外科造瘘咯,改善一下进食情况,能取到淋巴结病理更好。”
坐在谌嘉树对面的赵一刀闻言眉头一挑,嗯了声,“他的门脉被病变包裹,手术切除不干净的,倒是可以做胃造瘘或者空肠造瘘,到时候顺便取淋巴结病理。要是病变是良性,不能进食这个问题,食管—空肠吻合术可以缓解。”
病理科的黄主任坚持认为是硬化性肠系膜炎,因为,“之前你们不是把他在外院的手术病理蜡块送我们科吗,质量不是很好,切片什么的都不太顺利,能看到的就是有大量的纤维组织增生和玻璃样变,还有大量的浆细胞和淋巴细胞浸润、淋巴滤泡生成,这些都很符合硬化性肠系膜炎的表现。”
顿了顿,黄主任又说了句:“还有,特发性纤维化也有可能引起肠系膜纤维化。”
黄主任说得掷地有声,对自己的诊断十分有信心,而目前来看,的确是这个解释最能说得通。
于是大家讨论了一下,都表示接受这个诊断,接下来就是讨论治疗方案。
刘院士叩着桌面道:“这个病我们见得不是很多,但是文献报道用肾上腺皮质激素、免疫抑制剂和他莫西芬可以缓解症状,小谌,你再确认一下。”
谌嘉树点头应了声好。
多科会诊的讨论到这里,已经可以结束,大家都松了口气,不再正襟危坐,说几句题外话就散了。
谌嘉树还要收拾东西,听见陆主任邀请刘院士他们晚上一起吃饭,还说平时难得有空,择日不如撞日,叫上周教授一起,大家好好聊聊。
彼时下午五点左右光景,宋青枝忙完手里的活,站在院子的鱼池旁边,无聊地打量门边的花盆。
阳光越过院墙,温柔地洒在地上,在楼房墙面上落下模糊的光影,风夹杂着余温,吹过盆栽的月季花枝,也吹过水面。
这里连空气都是安宁的,很容易让人想到岁月静好这个词。
她回头,看见老太太出来,忍不住说了句:“咱们家不做下午茶生意真是太亏了,就冲这氛围,不知吸引多少客人,回头来个网红拍照往网上一发,我们就火了!”
杨老太太端着茶缸,喝了口茶水,然后哼地冷笑一声,“下午茶?晚上的就够你忙了,还下午茶,不得累死啊?”
“要火还不简单,你自己拍一个不就得了,不是全网千万粉丝么?”后面跟着出来的杨继慈也接话道。
宋青枝被他们接连噎了两句,撇撇嘴,又笑起来。
六点一过,饭点就到了,厨房已经结束悠闲的休息,陈姐出来点亮屋檐下的“五谷丰登”和“万事胜意”灯笼,大家各就各位,开门迎客。
宋青枝从冰箱取出一碗带冻姜醋鱼看了眼,发现已经冻好,便满意地笑笑。
然后找来工具,沿着碗边轻轻划了一周,往青瓷盘里一扣,就整个脱模,然后再淋上姜醋汁,“喏,等下就这样操作。”
这是多出来的那一碗,宋青枝拿筷子夹了点鱼肉,放进嘴里尝了尝,点点头,招呼道:“大家都试试。”
张莹莹早就看着那晶莹的鱼冻在流口水了,从宋青枝拿筷子的那一刻起她就跃跃欲试,闻言立刻伸出筷子夹了一块,嗷呜一下放进嘴里。
宋青枝都没来得及叫她慢点。
“好吃!”她嘴巴蠕动了几下,将鱼刺吐出来,又咂咂嘴,回味了一下,如实地向宋青枝描述自己的感受,“首先,鱼不腥,没有鲤鱼常有的那种土腥味,肉质甘肥鲜嫩。其次,咸淡刚好,因为加了荆芥,有种……嗯,香味,很清爽,有点像薄荷和柠檬加在一起,还有种中药的感觉,要是用新鲜的荆芥,可能那种凉爽的感觉会更明显。”
宋青枝认真地点点头,“明天某宝看一下。”
“来得及的话,我们这周拍这个选题?”张莹莹咬着筷子问道。
宋青枝摇摇头,“来不及,这周还是先拍烤鸭,邓滨把烤炉支起来没?”
“弄好了,明天我们就能用。”张莹莹应了句,又突发奇想,“做烤鸭会不会吓到蹲蹲?”
宋青枝:“……”又不是拿它当原材料,有什么可怕的:)
晚上七点左右,有一行人陆续走进状元巷,两边的砖墙阻隔了外界的喧嚣,只有不知哪家在放的戏曲声隐约传来。
灯影婆娑,空气静谧。
走在前面带路的谌嘉树听见刘院士说了句:“这里环境蛮好,我怎么不知道这里有饭店?”
谌嘉树应道:“这家私房菜据说每天只招待十桌客人,也没有宣传过,所以知道的人不多,我也是在点评网上找到的,评价都不错。”
说着话,就走到一扇门前,台阶上竖着灯牌,写着“杨家私房菜”字样,屋檐下的灯笼散发着暖黄的光。
周围挺安静的,看起来更像民居,可是推开门,便有饭菜的香味漂浮在空气里。
“哟,烤鸭。”刘院士登时笑起来,“这地方找得好,我好久没吃了,哎哟,谁能理解三高病人多痛苦哟。”
“那您一会儿也不能多吃。”周教授笑着说了句。
刚走到鱼池前面,就见穿着唐装的服务员大姐迎上来,“您好,请问有预约吗?”
谌嘉树应道:“有的,我姓谌。”
陈姐闻言立刻将他们迎进去,“谌先生,我们为您和客人预留了二楼的包厢,几位这边请。”
这一行统共十二位客人,动用了杨家菜最大的一个包厢。
上了二楼,刚落座就有人送上来热茶,茶有两种,一种是普洱,另一种是八宝茶。
紧接着便是十碟前菜,服务员一边上菜一边唱名:“这是卤牛肉……这是带冻姜醋鱼。”
刘院士看着最后这碟姜醋鱼,听见名字,觉得有点惊讶,“这是带冻姜醋鱼,现在很多餐馆恐怕都不知道这道菜吧?”
服务员笑应道:“这是我们老板娘做的,用的鲤鱼没有丁点儿土腥味,老先生您一会儿可以多尝尝。”
刘院士眉头一动,这桌年纪最大就是他,也不用客气,举起筷子就夹过一块鱼肉,抿了抿味道,然后点点头。
笑着问服务员:“我能不能见见你们老板娘?”
服务员笑着应了,很快就退出包厢。
对于客人要见自己这件事,宋青枝没有觉得很意外,但有点好奇,于是摘下围裙,洗净手,又拢拢头发,这才转身上楼。
刚推门进去,就听见一声小小的惊呼:“……是你?”
她一愣,忙循声看去,也笑了起来,“晚上好呀,谌医生。”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宋青枝谌嘉树完整版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