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栀子花(戚彩商岸)
他的栀子花(戚彩商岸)

他的栀子花(戚彩商岸)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6-11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戚彩商岸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戚彩商岸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奶茶椰果 ,讲述了这里的光线比起外面,显得很是吝啬,暗淡又斑驳无光的,时间久了看着人眼睛都疼。可是谢岚旁边的少女,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过膝纱裙,莹白的侧脸看起来精致漂亮,这样的光线下,依旧看得出是小仙女一枚。

小说简介

占地不小的展厅拾街而上,里面的布置算的上是金碧辉煌了。
到底是传媒学院主办的校庆晚会,各个方面的宣传很是到位,直播设备也是样样俱全。
目前展厅还没开放,座位上都是今晚参演的学生,每个人都化了很精致的妆容,舞台中央和后台准备室也满满都是人。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四次彩排了,可是看得出所有人都还是很紧张。

他的栀子花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占地不小的展厅拾街而上,里面的布置算的上是金碧辉煌了。
到底是传媒学院主办的校庆晚会,各个方面的宣传很是到位,直播设备也是样样俱全。
目前展厅还没开放,座位上都是今晚参演的学生,每个人都化了很精致的妆容,舞台中央和后台准备室也满满都是人。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四次彩排了,可是看得出所有人都还是很紧张。
后台处谢岚拿着口红补了补妆,皱眉看向旁边正低着头慢吞吞喝酸奶的少女,问道:“哎,戚彩你紧张吗?”
这里的光线比起外面,显得很是吝啬,暗淡又斑驳无光的,时间久了看着人眼睛都疼。
可是谢岚旁边的少女,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过膝纱裙,莹白的侧脸看起来精致漂亮,这样的光线下,依旧看得出是小仙女一枚。
少女此时手里抱着酸奶,卷翘的睫毛轻轻颤动着,眼窝处水蓝色的亮片闪烁,那眼尾都晕着几分娇意。
那眼睛很漂亮,因为被特意化了眼线,眉眼间流露的美感更盛了几分。
而她垂眸专注的样子,看起来像是格外乖巧好欺负。
听到谢岚的声音,戚彩松了嘴里咬着的酸奶吸管,“学姐,我不紧张的,我们不是已经排练很多遍了吗?”
她声音温软,带着江南水乡特有的那股柔媚,说话时嘴角也是带着笑的,像极了猫咪。
谢岚合上了手中的镜子,是没心思再补妆了。
“唉,学姐要是有你这样的美貌,我也不紧张!”谢岚挑了挑眉,笑着捏了她的小脸。
戚彩就这么乖乖的任她捏了一下,笑意浅浅,“学姐你也很漂亮的。”
谢岚小眼神飘了过去。
戚彩今天造型很是可爱,半挽的栗色的长发上半部分被扎成了两个可爱的小揪揪,左边的揪揪处别了个小巧精致的迷你小皇冠。
余下的长发散在纤瘦的肩膀后面,长至腰间,侧身后仰时,那截纤细的小腰看得人心里痒痒的。
不得不说,长得漂亮的人眼光就是好啊,就是吹彩虹屁,也比一般人好听。
盲目地自信,让谢岚再次打开了手里的化妆镜,“嗯,我这妆可是为了今天表演特意化的。”
说着她突然凑了过去,神秘兮兮的,“我可是听说了,这次校庆请了好几位年轻的校董事呢!”
虽然名单不确定,可这样的机会谁都不想错过啊!
戚彩不太在意那些,可却不能否定别人的期待,她认真的夸赞,“学姐今天的口红很显白,眼影也很好看。”
谢岚笑了。
她可算是领会到了“仙女”的真义了,她又捏了把戚彩的小脸,“学姐可真是爱死你了!”
怪不得连学校官方论坛都说,“文学院的两个小美人儿,说话都是带甜味儿的。”
要说宋窈是金山银山细致娇养出来的漂亮洋娃娃,那么戚彩就是江南水乡柔媚风水养出来的小仙女。
两人是各有各的美,那份美更是难分高下。
只是宋窈小美人身体不大好,谢岚平时不敢和她打闹。
说起宋窈,谢岚才想起来好一会儿没见着她了,“哎,宋窈呢,怎么不见她?”
该不会在哪儿晕倒了吧。
“窈窈刚刚出去接电话了,”戚彩担心地向外头看了看,“那么久了,我去外面看看吧。”
宋窈身体不好是众所周知的事儿,还真让人担心会出事儿。
谢岚点了点头:“去吧去吧,我在这儿等你们啊!”
-
出了后台准备厅,迎面吹来的风就透着薄纱裙贴上了少女泛着粉润的身体。
后台不大的空间排练的人太多,虽然不是很热,可空气不太流通,有点烦闷。
呼吸了新鲜空气,戚彩觉得身体都舒畅了不少。
夜幕慢慢降临,校园像是笼罩了一层淡淡的烟沙。
四周很是安静,偶尔会有脚步声传来。
都是一些路过的学生们,她们急切的,兴奋的,步子里带着欢快,毕竟这样的晚会就该热闹的啊。
戚彩内心没什么波澜,还是打算先找到宋窈。
“彩彩,你怎么在这里啊?”
肩膀一沉,她回头就看到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宋窈,不由松了一口气,“看你出来太久了,我和学姐都有点担心你。”
她声音柔柔的,悦耳又好听。
她们是同宿舍的室友,两人相处快两年了,宋窈的身体状况她也很清楚。
她们虽然性格上相差很多,可是感情却极要好。
宋窈穿着和戚彩身上同样的白色过膝纱裙,梳的同样的两个小揪揪,只是她的小皇冠别在了右面的小揪揪上。
听戚彩这么一说,宋窈白皙的小脸晕出了些红,她眨眨眼,“我哪有那么脆弱啊!”
戚彩也笑了,她看见宋窈那亮屏的手机和没挂断的电话,贴心道:“那你先聊吧,我去旁边等你。”
宋窈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戚彩转身打算走得远些,走了两步的距离,她就听到了宋窈的声音。
“商商,我室友来找我啦,我先进去了,你记得一定要来啊,我等着你哦。”
听到那个字,戚彩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
夜色中,那双杏眸里有几分怔然,和不解。
窈窈喜欢的那个人,也姓“商”吗?
-
商家老宅,黑色低调的车子在门口停着。
王晋正打算合上车门时,身后传来一道突兀的男声,那声音阴冷,有种肃骨的寒。
“三叔这是要去哪儿?”
来人看着不过才二十出头的年岁,黑色半长的利落短发,半垂的双眸,加上又眼角的月牙状伤疤,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
在鲜活的年龄段,男人身上飘散着一股死气沉沉的阴寒,像是一抬眼,就能将人拽入地狱。
他的皮肤很白,不是红润的白皙,而是一种近乎病态的苍白,那种白被他上半身黑色衬衫衬托的尤甚。
王晋目光几乎是下意识地落在了商岸半身坐着的轮椅上,不过只一瞬间他就回神了。
一股无形的压迫感袭来,他老老实实地解释,没敢隐瞒,“小少爷,今天是S大的校庆,先生正打算去S大走一趟。”
想来S大里住着谁,别说是商岸,怕是整个商家都知道,王晋这样说了明白,应该是没什么不对的。
见商岸没什么动静,他这才准备合上车门。
“咕噜——咕噜——”
轮椅滚动,那轮椅慢慢移到了车门前。
……
车子缓缓启动,气氛静悄悄的,隔板降下的声音尤为突出。
商斯然正靠在车后座上闭目养神,过路的灯光晃过男人的侧脸,一点点描摹男人温柔的唇线。
半晌,他问道:“小岸,你打算什么接手公司?”
“三叔要让我一个残废接手公司?”
商岸苍白的俊脸上看不出情绪,他膝盖上盖着薄毯子,毯子的颜色很深,几乎和他上衣的黑融为一体,更模糊了他的双腿。
此时他慵懒地靠在车座背上,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
可商岸比谁都清楚,恒盛的那些董事根本就并不会接受双腿“残疾”的他,即便他身后有商斯然的鼎力支持。
商斯然抬眸看了过去,他转了转掌心的手机,说:“年后我会回M国,公司的事你也该接手了。”
商岸漫不经心的,说:“三叔不会是觉得,宋家松了口答应订婚,往后就会安分吧。”
手机依旧在商斯然掌中转动,“宋家从来重诺,不会言而无信。”
他话意沉稳,似乎老僧坐定,丝毫不为所动。
商岸冷笑,眼底戾气浮现,“是吗?”
他现下逆反的情绪上来,看起来像个小刺猬,浑身竖满了刺不想人靠近一点。
即便是这样,商斯然却仍旧是不以为然的模样,好像在他眼中,此时的自己,只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在耍脾气。
这样的感觉无疑让商岸觉得难堪。
被人猜中心思的感觉极为不爽,他心里难免生了些偏执暗黑的念头。
确实,遇上大他六岁的商斯然,无论是年纪还是阅历,他都毫无胜算。
可是,他知道商斯然的软肋。
“宋家人重诺,而我……不会。”
他当然知道商斯然“苦心经营”恒盛的目的,不过是为了顺利地娶到宋家的女儿宋窈。
只要自己开口,他可以让商斯然的计划瞬间破空。
商斯然轻动的指尖骤停,抬眸时,温润的眼眸里带了些难得的认真。
似乎从此刻开始,他才开始正视眼前的商岸。
两人对视,像是溅出星星火花。
商岸在那眼眸里,看见了自己。
他苍白的脸上咬肌紧绷,模样像极了阴毒的响尾蛇。
此刻他浑身都是刺,不想被看清,也不肯退一步。
“嗡——”
商斯然的手机响了,他慢条斯理接起了电话。
商岸费力建起来的短暂“对抗”局面,瞬间瓦解,一切像是又归于平静。
他冷冷地看向车窗外。
外面的景象变换的飞快,不变的只是深色的车窗上倒映出来的两个影子。
一个,面容温柔宠溺。
另一个,面色阴冷至极。
商岸知道,电话是宋窈打来的,这一次他收起了锋芒。
因为有宋窈的存在,他才有足够的把握牵制商斯然,毕竟,只有商斯然正真接手恒盛,宋家才能心甘情愿的把女儿嫁给他。
而这,正合他意。
商岸垂在身侧的指腹捻了捻,暗色遮掩下的双眸又深了几分。
今天,算是他第一次“摊牌”,虽然没有很好的效果,可他知道,商斯然目前不会再提让他接手公司的事。
但这样已经足够了。
他想,自己的腿,在商斯然正式接手恒盛前,都不会好。
这算是他最后的筹码!
没有人会打断他的计划,一切只会按着他想要的发展。
车速缓缓下降,外面的树影婆娑,一点点变得真切,而接电话的商斯然却突然静默。
商岸本意就只是借口离开老宅而已,此时他无心再逗留,只想早点离开。
他猜着此时电话应该已经挂断,“三叔,我……”
手机里一道清浅温软的声音,打断了他。
商岸猛地回头,眼中满是愕然。

他的栀子花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商岸被林营推着进了S大的展厅。
今年已经四十三岁的林营,这些年一直跟在商岸身边,目前是商岸的左右手。
他们进去的时候,晚会快要开始了。
林营知道商岸一向最忌讳别人盯着他的腿看,所以很少出现在人多的地方。
可是今天他却有些反常,尤其是看出那个校长不太欢迎他们时,竟然也没有动怒。
这种反常让林营心里发毛,他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他叹了口气,将人快速地推进了会场。
为了营造气氛,展厅里黑漆漆的,汇聚的光芒细小,亮度大约都是学生手里的荧光棒提供的。
商岸看向那些挥动的光亮,眼神幽暗。
那些荧光棒颜色鲜亮,被肆无忌惮的挥舞着,像是在诉说着内心的激荡,而那些学生们一张张被彩灯晃花的脸上,都带着笑,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他目光渐渐凝滞,低头看向自己的双腿时,轮椅两边的把手都被他捏得吱吱作响。
商岸自嘲的笑了笑,一时间竟忘了自己为什么会跟着商斯然进来。
毕竟,没有一个人会欢迎他这样一个疯子!
对于商岸的不请自来,校方虽然心里不欢迎,可面子上却不会表现出来。
商岸被安排在第一排的贵宾座位上,因为椅子是折叠椅,他并没有打开,而是坐在了自己的轮椅上。
此时舞台的灯猛地亮起了几盏来,几乎是三百六十度地旋转,那些光有的刺眼有的却很柔和。
商岸眯起了眼,不悦腾升,却抿着唇极力忍耐。
可他不知道,自己那阴翳的眼神,苍白一派死寂的面孔,像极了地狱里的厉鬼。
这位置实在显眼,上场宣读的主持人无意识看了一眼后,就被吓了一跳。
晚会才刚开始,后台就因为商岸的到来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宋窈和戚彩的舞蹈比较靠后,此时她们还在后台的准备室里进行简单的小排练。
而晚会渐渐也过了中场。
相声独有的强调不断,时不时就是一阵哄笑声。
刚从小品节目退场下来的贺翔,顺了顺呼吸。
“好紧张啊,差点都忘词了!”
本来还好好的,就是无意看了眼前排,那人眼神太吓人啦,对视的一眼他就直接忘词了。
“别提了,看了眼差点要了命了,吓了我一大跳!”
“那人是谁啊?我看还坐着个轮椅,就在恒盛商总旁边。”
“该不会是……”
几人对视了一眼。
和商斯然有关联的,还坐着个轮椅,年纪二十多岁的,就只有四年前出车祸的商岸了。
商岸之前在S大还是很出名的,长相好,家事好,还有商业头脑,很温润的一个人,不知道是多少女生的梦中情人。
可是那场车祸之后,商岸双亲去世,性格大变,而且车祸涉及的背后主导人一,个个都进了监狱。
听说那些进监狱的人都被折磨的不轻,一个两个都神经错乱了。
而商岸“疯子”的名号传开,恐慌了一阵子后,就销声匿迹了。
这两年,不止是S大,就连整个北城都很少有商岸的报道和消息,没想到他今天竟然会出现在校庆上。
众人不免紧张起来。
正说着,就来了工作人员,“小品剧本《同班同学》的成员准备上场,下一场《波塞湖边的小天鹅》请提前到后台做好准备。”
一群人从光线黯淡的后台搬着桌椅道具上了台,贺翔被迫挤到一旁让路。
他疑惑地看了看四周,“唉,舞蹈社的那些小学妹们呢?”
这都块上场了,怎么也没见到个人影。
“她们好像在准备室补妆呢,谁去喊一声呗。”
贺翔胳膊被人撞了撞,“老贺,这肯定得是你去啊!”
众人起哄地笑着,都是熟人,贺翔喜欢文学院戚彩的事儿,大家也都知道。
小姑娘长得漂亮脾气又好,笑起来像个小仙女似的,虽然说心仪她的人不少,可是像贺翔坚持不放弃的,还真不多。
贺翔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脑袋,倒也没含糊,“那…那我先过去看看。”
-
后台准备室。
“咚咚咚!”
门被推开,贺翔的笑脸露了出来。
“那个,各位学妹啊,再下一个节目就到你们了,赶快去后台候场吧。”
“好的,谢谢学长,我们马上就过去。”
贺翔点头,走时眼神扫向角落里的戚彩,脸上发热。
大家都有些紧张,也没人留意贺翔的动作,可是和戚彩走在队伍最后头的宋窈,却看得一清二楚的。
“彩彩,这个贺学长对你还没死心啊!”
戚彩摇了摇头,有点郁闷,“我已经拒绝过他了。”
而且还不止一次。
“好吧,那你可要注意啊,千万不要被欺负了!”宋窈知道戚彩乖软的脾性,其实有点担心她会吃亏。
戚彩点头。
认真说起来,贺翔的为人还算不错。
只是,有一点点烦人而已。
她其实有些不懂,贺翔都没有和她真正相处过,却好像又对她“死心塌地”的。
喜欢上了一个人,真的可以坚持那么久,不忘记,不放弃吗?
即便对方根本就不会回应你。
戚彩有点迷茫了,脑海里自然浮现出一张俊脸来,她有些低落。
宋窈似乎是怕她乱想,拍着她的肩膀小声安慰,“彩彩,你别乱想啦,那个学长不适合你,你拒绝他,对你们都好。对啦对啦,我告诉你哦,今天我男朋友来看我哦~”
宋窈的声音甜美,里头还藏着几分骄傲感。
“男朋友?”想起了刚才的那个电话,戚彩抿唇,问:“你的男朋友是,姓商?”
话问出口时,她才觉得自己的牙根都在发颤。
期待,或是失落。
戚彩自己也想不明白。
“对呀!”宋窈甜甜地应了一声。
戚彩听了有点走神。
袖子突然被拉了拉,谢岚不知道什么过来了,“唉,小仙女们可别聊啦,得排队形啦!”
戚彩点了点头,强迫自己恢复状态。
宋窈是第一个出场的,得去最前面。
她走过戚彩身边时,脸上神神秘秘地,“彩彩我刚才看了,他就在第一排,是最帅的那个哦~”
戚彩无奈笑了,“知道啦!”
-
舞台上,商岸看着那个脊背挺直正在说台词的男主持,脸色平静。
“下面请欣赏文学院舞蹈社团自编舞蹈——《波塞湖边的小天鹅》!”
身后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荧光棒左右挥动,人潮翻涌的格外热闹。
商岸被吵得头疼,他揉了揉额角的穴位,再没有多余的耐心了。
他一定是疯了,才会觉得那声音像“她”。
悠缓的小提琴搭配古筝空悠的声音响起,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一道纤瘦的身影出现。
白色裙子,手上捏着两个红绒绒的毛球球,头上的两个小揪揪,右面还别了个小皇冠。
笑起来可爱又甜美的宋窈,看起来像个洋娃娃,在场的人都看呆了。
而一直目光平静的商斯然,此时双眸里也带上了笑。
商岸就坐在旁边的位置,自然也看到了,却是没正眼瞧一下,脸上仍旧是不变的冷然和阴森感。
舞台上慢慢涌入数十个穿着浅灰色裙子的女孩子,她们都只是扎着一个小揪揪,很整齐站成了一排。
直到,最后一道身影出现。
像是个小天使一般的少女转动着漂亮的白色裙子,在舞台中央的她,成了所有人视野中的焦点。
灯光落在她的身上,像是被渡了一层淡淡的幽光,少女眼尾处蓝色的亮片闪烁,眨眼时像是星辰汇聚。
少女盈盈细腰,容颜惊艳昳丽,唇角的笑带着暖意。
正是戚彩。
而看到那张小脸时,商岸愣住了。
耳边嘈杂的声音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五感更像是被封.锁住,只有视觉不停地冲击他的感官。
商岸听到了他极快的心跳。
猛烈连续,像是要脱离他的胸膛。
现在商岸看起来估计是能吃人了。
掌下的轮椅被男人握的太紧,林营都发现了。
“少爷,要不我送您回去吧。”这里还是太吵了,他就知道商岸忍受不了。
可出乎意料的是,商岸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林营顺着男人痴狂的视线看去。
他先前的目光一直被宋窈吸引,这才注意到舞台上另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小姑娘,长发飘飘惊艳四座。
可看久了,又总觉得面熟。
这场舞,并不算太漫长。
一舞结束,漂亮的小姑娘们在欢呼与掌声中依次退场。
第一排座位上的商斯然悄然离场,走得无声无息。
而商岸的视线却一直锁定在队伍末尾的那道身影上,从未离开。
那道被注视的身影像是有感知的步子慢了慢。
商岸紧张地屏住呼吸。
这一刻,他甚至想逃。
少女的步子在即将踏出舞台的最后一秒,停住了,她转身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之下,时光仿似定格在这秒。
舞台的幕布大幅度晃动了一下,少女被吓到了似的,直直摔向了后台,消失在了舞台上。
林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觉得眼前黑影一晃,再看时,
旁边的商岸,没了!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戚彩商岸完整版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丰满,强烈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