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宠难戒(戚年纪鹤辰)
偏宠难戒(戚年纪鹤辰)

偏宠难戒(戚年纪鹤辰)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6-11

小说介绍

戚年纪鹤辰小说名叫《偏宠难戒》,这里提供《偏宠难戒》戚年纪鹤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十点,纪鹤辰满身酒气的回来了。果然,为了给林菀一个名分,就算委曲求全他也愿意。很难受,纪鹤辰蛮力地扯开领带和衬衣的扣子,戚年拿了毛

小说简介

从什么时候起,这个男人再无法给她温暖,反而会让她变得更冷?
眼睛一酸,眼泪决堤,戚年把头埋进沙发里,不想让纪鹤辰看见她的脆弱。
她无比怀念曾经那个把她当宝一样捧着的纪鹤辰,她皱一下眉他都要紧张一下。

偏宠难戒全文阅读

“你只有九个月的时间,所以……”
医院里静悄悄的,冷风一阵一阵地肆虐着那单薄的身体,戚年却如雕像一般稳稳地坐在那里,毫无知觉。
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这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掏出手机将那个熟记于心的号码拨出去。
那人接了电话却并不说话,不过短短几秒钟,他的耐心便已耗尽:“戚年,这次你又想告诉我得了什么病?”
戚年心口一涩,艰难地动了动嘴皮子,被电话那头的女声打断。
“阿辰,谁啊?怎么一脸的不高兴?是公司出事了吗?要是公司有事你就先去,反正生日每年都会过,今年不过也没事的。”
“一个不相干的人。”
多年夫妻,她最后却是他不相干的人?
“宝贝,快过来吃蛋糕,于记新鲜出炉的。”
男人的声音柔情万种,她甚至能想象出男人宠溺的目光,曾几何时,这样的目光是她的专属。
于记,那是她最喜欢的蛋糕店!
戚年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勇气,慌忙说出那句“晚上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说”,就挂了电话。
冷风和咳嗽侵蚀着戚年,直到她咳出一口血来这才作罢,她木愣愣地盯着手心的红看了半响,忽然咧出一抹笑来。
纪鹤辰,你占据了我整个生命,也曾说护我终生,终究,是你负了我!
夕阳余晖落进卧室,金灿灿的照在床头的婚纱照上,将上面的两个人照得如同刚结婚一般甜蜜幸福,也将这死气沉沉的屋子增添了几分生气。
戚年画了一个美美的妆,盖住自己的苍白和脆弱。
七点,纪鹤辰应该已经下班了吧。
助她怀孕的针二十四小时内才有效,她的时间不多了……
电话打了一遍又一遍,那边终于接起,语调依旧不耐:“戚年,如果你打这通电话的目的还是想告诉我你得了绝症,想让我对你回心转意,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趁早死了这条心!你若真得了绝症,我一定会高兴的在最豪华的酒店摆三天三夜的流水席,与民同乐!”
与民同乐?
她之前向他坦白病情,是希望生命最后的时光中他能对她多些怜惜,不想,在他眼里不管她做什么都是算计!
纪鹤辰,你就这么恨我?
她嗓子发涩的出声:“鹤辰,今天是我的生日……”
是啊,今天也是她的生日,林菀的生日,有他给的惊喜,她的生日,却只有这满屋子的清寂。
“你又想干什么?”
“我只是想你陪我过个生日,你曾经答应过我的,我的每一个生日你都会陪我。”
“没空,我已经跟莞菀约好了!”
戚年又想到那个娇滴滴的女声,眉头一紧,“林菀没名没分的跟了你这么久,你就不心疼?”
话音刚落,就感觉到他的震怒,赶在他发火前,戚年忙说:“只要你陪我过完这个生日,我就同意离婚。”
说完,她利落的挂了电话。
转眼,时针就指向了九,戚年盯着紧闭的房门不确定的想,他会来吧?他一定会来的,毕竟他那么想与她离婚,那么想娶林菀。
听见关门声,戚年忙站起来迎上去:“鹤辰……”
头一阵晕眩,她下意识想去扶纪鹤辰,却被他嫌弃的一把推开,戚年摔倒,疼得她闷哼一声。
纪鹤辰冷眼旁观她的痛楚,眼底都是厌恶,一把捏住她的下颚,似看穿一切:“接下来,你是不是还想要我做你的生日礼物?”
“对。”戚年笑了,搂着他的脖子就发狠地吻他。
纪鹤辰气急败坏,掐着她的肋骨想把她推开,戚年浅笑:“如果你还想离婚,就不要推开我,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很好!”纪鹤辰怒极而笑,掐着她的腰把她按在茶几上。
整个过程,他都是带着滔天怒意的,毫无温柔,像要把她碾碎。
戚年很难受,却死咬着牙忍受。
关键时候纪鹤辰想出去,戚年死死搂着他不给他机会。
纪鹤辰皱眉:“戚年,你该不会是想怀孕吧?”
纪鹤辰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此时给他生孩子的,戚年深知这一点。
心神一慌,她强用冷淡掩饰紧张:“你放心,我在安全期,而且我正处事业上升期,怎么可能被一个孩子羁绊,你放心,若我怀孕,不用你说我自己也会处理掉。”
她果敢又冷情,纪鹤辰莫名的不舒服,“这样最好!”
戚年贴上去一把拽住他的衣领,迷离的眼里都是对纪鹤辰的迷恋:“既然是生日礼物,怎么可以停下来?继续。”
她像灵蛇一样缠上他,纪鹤辰冷眼看着她动情的模样嗤笑了一句:“戚年,你真贱。”
戚年的心被捅出一个大窟窿,不知道是心疼还是胃疼,她紧紧抱着那个从身到心比冰还要冷的男人妄图取暖,却被无情推开。
他让她背对着自己:“别让我看见你的脸,我会恶心。”
恶心?当初那个恨不得把她装口袋天天带在身边的痴情种现在竟然说看见她恶心?

偏宠难戒免费阅读

从什么时候起,这个男人再无法给她温暖,反而会让她变得更冷?
眼睛一酸,眼泪决堤,戚年把头埋进沙发里,不想让纪鹤辰看见她的脆弱。
她无比怀念曾经那个把她当宝一样捧着的纪鹤辰,她皱一下眉他都要紧张一下。
他第一次与人打架是因为她,就因为那人惹了她不高兴,让她不开心了好几天。
就是一个不高兴他都如此兴师动众,更何况她哭?
那个时候,整个校园谁不知道若叫她戚年不高兴了是要有灭顶之灾的?
到了大学,他虽不像以前那样混却依旧叫人不敢惹她不高兴,他更是粘人的紧。
“年年,我不想离你太远,所以不要跟她们去逛街,陪我去图书馆温书好不好?我可以帮你英语过六级喔。”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更何况我们要好几天不见,要不我跟你去你们家过年吧?你看怎么样?”
……
那个时候的纪鹤辰性格阳光,像星星一样闪烁的眼睛里装满了她,走哪儿都带着她。
认识纪鹤辰的时候是在高中,学校里即是学霸又是校草的学长谁不认识?但也不过是认识罢了。
两人真正相识是在一次饭局上,因为戚家与纪家有生意往来,熟络之后便有了第一次家庭聚餐。
也是因着这层关系,他们从相识走向朋友,最后走向爱情。
纪鹤辰比她高一届,为了能与戚年在一起,他哄着戚年与他报考同一所大学,可戚年的学习真不怎么样,于是他费尽心机的给她补课,天天拉着她刷题到半夜。
后来戚年追问他那个时候是不是就已经对她有所图谋,他搂着她毫不掩饰的承认,“对,你长得这么好看,不放在身边我怎么放心?万一被别人拐跑了我怎么办?”
那个时候戚年追求者众多,纪鹤辰便以戚年未婚夫自居,把桃花纷纷挡了去,他自己也从不给那些喜欢自己的女生一点机会。
那时的他们,是别人眼里的金童玉女,只羡鸳鸯不羡仙。
过去的种种像走马灯一样在脑海中晃过,那个温柔的纪鹤辰距离现在的她已是海角天涯,再追不回来。
之前在医院吹了许久的冷风,回来戚年就发了烧,如今又被纪鹤辰这般折磨,她早就难受的昏沉过去,她眷恋的梦着往事,流着泪想他们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呢?
迷糊中,戚年忍不住喃喃自语:“我们回不去了吗?”
“除非你死!”
他的冰冷阴鸷像一盆冷水泼在戚年身上,一个机灵,昏沉的她清醒了几分。
“你就这么希望我死?”
“对!我希望你们全家都不得好死!”
即便他希望自己死,戚年还是恨不起来,“你一定会心想事成的。”
戚年咳嗽起来,像是要把肺都给咳出来,她难受地弓着身子蜷缩起来,怕纪鹤辰看见她咳血,她忙用手捂住嘴,一不小心就碰掉了那根假的食指。
捡起那节假指,又看了看戚年的手,纪鹤辰奇怪,“你的手怎么回事?”
从她的手看,这根手指应该已经断了很久,他怎么从来不知道?
咳嗽的戚年重燃希翼:“鹤辰,你是在关心我吗?你还是在乎我的对不对?”
她小心翼翼的样子让纪鹤辰又怒又好笑,他掐着她的腰狠狠用力:“我当然关心你,毕竟我那么想看着你下地狱。”
戚年心颤的想,如果她告诉他这手指是因为他才断掉的他会不会有所动容?就算她说,他只怕也不一定会信吧?
如果当初她没有出国,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当年纪鹤辰本想大学一毕业就与戚年结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戚年的妈妈非要戚年先出国留学。
戚年争不过母亲,只得被迫出国,但为了安抚纪鹤辰,她悄悄偷了户口本与他登记结婚,婚礼是不能办了,但得有仪式感,便欢欢喜喜地拉着纪鹤辰拍了婚纱照。
到了国外,她打电话给纪鹤辰,迎来的却是他满满的恨意。
再后来,他便再不接她电话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戚年偷偷回国,这才知道纪鹤辰的父母没了,纪家的公司不知为何被她舅舅并购,外界更是传言他父母的车祸是她们家精心设计。
她找到纪鹤辰的时候他在酒吧喝得烂醉,正与人打架,见有人拿刀,戚年什么都顾不上地冲过去接住了那人刺向纪鹤辰的刀,戚年的一根手指就这么没有了。
炽热的灯光下,她的皮肤像雪一样白,再加上她生病,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显得她这个人似一片纸,随时都会被风吹走。
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纪鹤辰点了根烟问:“不是说有重要的事要跟我说?”
戚年笑得凄惨又妖异:“你都说我不择手段了,这都信?我就是想骗你回来陪我过个生日而已。”
纪鹤辰又气又烦躁,“戚年你这么恬不知耻的缠着我有意思?我们好聚好散不好吗?”

小编点评

戚年纪鹤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