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神算毒妃(苏锦溪顾昊卿)
穿越之神算毒妃(苏锦溪顾昊卿)

穿越之神算毒妃(苏锦溪顾昊卿)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6-11

小说介绍

苏锦溪顾昊卿小说名叫《穿越之神算毒妃》,这里提供《穿越之神算毒妃》苏锦溪顾昊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苏锦溪将这一切看在了眼中,心下冷哼,人却比不上方可那样装的软弱,嫌跪着累到慌,站起来了身,随便找了把桌椅坐。。

小说简介

饶是男子再俊美,身上气场再强大,苏锦溪此刻也不认了,心中怒火直窜,奈何形式比人强,不得不咬牙切齿的低声询问。
“好歹方才我也算救你一命,接二连三伤我,又是何意?看着仪表堂堂的,心眼倒是小。”拐着弯的骂他呢。
顾昊卿闻言眉目未变分毫,声音如寒冰三尺,冻得人瑟瑟发抖。

穿越之神算毒妃全文阅读

轰隆隆!
月朗星稀的夜晚因这一声响雷而变得风云四起,城郊山丘上的侧峰一抹娇小的身影顺着山坡直滚而下,直接撞在了一堵山石之上。
苏锦溪感觉浑身都像是散了架一样的疼,后脑勺更是钝钝的抽疼让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却是满手的鲜血,与此同时眼睛也睁了开来。
四周呼啸的风让她浑身瑟抖,电闪雷鸣后滂沱大雨亦是呼啸而来,偌大的雨珠砸的她娇小的脸颊生疼。
“什么狗运气!”她忍不住的咒骂一声,皱着眉头站起身,更是头疼欲裂。
一瞬间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接踵而来,险些让她头朝地的栽了下去,脸色更苍白了些。
一道暗箭夹杂着风雨猛然而来,没给她反应,直接擦过她左手臂,顿时皮开肉绽,疼的她猛吸一口气,顾不得其他转身就跑进了山下的密林之中。
“嗖”的一声又是一道暗箭袭来,她侧身躲过,往身后越来越逼近的人看了一眼,一眼便知力量悬殊,若是身强体壮还能勉强靠着密林应付一下,可现在她这细胳膊细腿的,更是一身的伤,逃跑都是问题。
蓦地脑海灵光闪过,她的眼前闪过画面。
雷雨交加的夜晚,密林之中有一男子嘴角带血,步伐缓慢前行,身后一群黑衣人紧追不舍,一如她此刻困境。
苏锦溪猛地收回心神,当下便知此时此刻在这林中还有其他人。顿时眼神发亮,看了一下四周,顺着左前方迅速奔跑。
雨势渐渐变小,更像是为她助力,不过眨眼间便与那人不期而遇,她当即伸手抓住男人,大叫一声。
“拦住他们!”话音落下,却是拽着男子往右侧快速奔跑。
身后两方人马相遇,皆是以为是对方找来的帮手,当下大打出手,等到死伤无数时才反应过来,却已是寻不着目标。
而苏锦溪一头雾水的胡乱奔跑着,却是误打误撞的的进了瀑布下的山洞之中,顿时松了口气。
只是还没缓和过来,受伤的左臂被人狠狠的拉扯住,脖颈上亦是多了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用力的掐着,顿时让她呼吸困难,面色紫红,只再多一分力气,她就要被掐断气了。
去你丫的,狼心狗肺的,好歹我刚刚也救了你,转眼就恩将仇报,狗男人……
心里将男人的祖宗十八代都慰问了一遍,手上亦是奋力挣扎着,以为自己又要死的时候,脖颈上的力道忽然松了,人一下子跌坐在地上,疼的她龇牙咧嘴的。
“乖乖的便不会杀你,待明日可自行离去,如若不然……”顾昊卿声音冷冽,目光如寒冰。
话音落下看都没看地上的苏锦溪一眼,便独自寻了一方稍显干净的地方坐下,闭目养神。
“神经病,忘恩负义的……”苏锦溪揉了揉脖子,小声怒骂着,却因男人蓦然望过来的眼神而停止。
撇着嘴寻了一处离得男人最远的地方坐下。心里却是记恨上了,她一向挨呲必报。哼!
苏锦溪按耐住心情,查看了一番伤口,明白都是一些小伤,也算的那些人轻敌,没在箭上抹毒,不然她可是刚穿过来就得死了。
她本是21世纪号称神算子的苏锦溪,天生带有预言术,也算是顺遂,可能太过顺遂了,老天爷看不下去了,硬是让她一脚踩碎了水井盖摔死了。现在穿越到了丞相府庶女苏锦溪的身上。
暗自叹了口气,她看了眼外面已是雨势停下,自知不能再放任身上的伤不管,看了眼不远处的男人,起身慢慢往外走。
刚走近洞口,却听一阵响动,她的腿弯一痛,人摔在地上,一把匕首亦是明晃晃的放在她的脖子上,擦出了一道血痕。

穿越之神算毒妃免费阅读

饶是男子再俊美,身上气场再强大,苏锦溪此刻也不认了,心中怒火直窜,奈何形式比人强,不得不咬牙切齿的低声询问。
“好歹方才我也算救你一命,接二连三伤我,又是何意?看着仪表堂堂的,心眼倒是小。”拐着弯的骂他呢。
顾昊卿闻言眉目未变分毫,声音如寒冰三尺,冻得人瑟瑟发抖。
“明日自行离去。”
简直是惜字如金,依旧是那一句,明摆着要逼苏锦溪坐回去。
苏锦溪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抬眸看着他。望进了那如墨般的双眸中,忍不住一怔,再瞧着那张冷如冰山,棱角分明的脸是越看越喜欢,险些就有些收不住,触及那人轻皱的眉头,才恍然回神,轻咳一声,依旧是没什么好语气,却比方才好了些。
“等着明日旁人来收尸啊。我这身娇体弱的又受了伤,不及时止血,不用明日,今夜指不定就血流尽死翘翘了,你受了伤又中了毒,等下死的比我还快。”
苏锦溪这话却是不假,她前世是个孤儿,又与旁人有些不同,为了谋生总是要暴露些自己的本事,惹得旁人红眼,总要些傍身的本事。
杀人于无形又好随身携带的无异于是毒药了,因此对这毒倒是十分的擅长,方才不过与他的手腕触摸片刻,便已知晓这人中毒已深,若再不解毒,怕是要死了。
顾昊卿目光扫视苏锦溪一眼,匕首已是收回,沉默不言的立于她身侧,简直像个石柱子。
苏锦溪从地上起来,虽然他一字未出,她却像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也不管他,径自出了山洞,却也怕那些人发现,只捡了难走的地方小心翼翼的前行。
顾昊卿仍旧一言不发的跟在她身后,一路下来,倒是捡了不少的草药,揉碎了放在伤口处,至少血不再流了。
她瞥了身后紧跟不舍的男人,撇了撇嘴。
这人倒是个能耐的,中了这样深的毒,不仅神志清醒,还能像个没事人一样当真是厉害。她本是不想管的,但这人怎么说也没杀了她,且现在她受困于他,若是真死了,倒是可惜了那长相。
说来说去,她还是看脸。
想着便将手中的搜集的草药揉碎成汁滴于掌心放在那人的嘴边。
“你中的毒挺重,现在没有解药,这些只能暂时压制住,至少暂时不会死。”
顾昊卿闻言挑眉看了她一眼,看的苏锦溪心慌。
刚要收回手,却见那人却是低头就着她的手喝了下去,冰凉带着一丝柔软的触感从手心处传来,竟是让她心神一震,头皮有些发麻,见他抬起了头,立马缩回了手,往来时的方向走,嘴角微扬,眼中带着一丝狡黠。
那药没什么问题,也的确能够压制住毒性,不过她还加了点别的,谁让他刚刚不识好人心伤她来着,活该。
再次回到山洞中,却是一室安静,各自相安无事。
这会儿苏锦溪才能彻底的认清此刻的处境。
这原主虽说是丞相府庶女,却是个不受宠的。且这丞相府之女众多,更不差她这一个。
不受宠便也罢了,偏偏是个软弱愚蠢的,就像此番不过被人稍加哄骗,便贸然出城,以至于不幸死亡,让她捡了个便宜。
苏锦溪到底是身子弱,想着想着便昏睡了过去,只是受了伤又淋了雨,现在更是冷的瑟瑟发抖,隐约有发烧的迹象。
洞内寒凉,她越发觉得昏沉,不省人事。
顾昊卿听见她难忍的呓语睁开了眼睛,行至她身侧,看了半天,才伸手放在了她额头之上。
他亦是发烧了,却是与她不同,浑身发热。
苏锦溪如遇烈火,觉得温暖,猛地紧紧抓住他的手放在身前捂着。
顾昊卿眉头紧皱,单手将外衣脱下围在她四周,随即在她身侧坐下,苏锦溪自动自发的靠了过去,将头歪在他身侧。

小编点评

苏锦溪顾昊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