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枝(宋青枝谌嘉树)
青枝(宋青枝谌嘉树)

青枝(宋青枝谌嘉树)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6-11

小说介绍

主角是宋青枝谌嘉树小说《青枝》火爆上线,青枝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谌嘉树失眠日久,睡眠科的同事建议听一些舒缓的音乐辅助睡眠,于深夜偶然看到一段视频。视频中有犬吠鸟鸣,有小河淌水,还有偶尔响起的清悦女声,这一晚难得一夜无梦到天明。

小说简介

后来,他心满意足的把手机递给宋青枝,“你给我录个起床/来电铃声。”
宋青枝:“……”我当你是男朋友你却当我是配音机器人???

青枝完整版全文

二月末,春寒料峭,冷空气裹挟着雨水驱走空气里刚有回升的温度,到处都是雾蒙蒙的,又潮又冷。
正值饭点,容医大一附院的职工食堂里人头攒动,到处都能听见打招呼的声音。
谌嘉树端着餐盘,找到一个空位坐下,和旁边的睡眠科同事打了声招呼。
同事应了声,忽然想起一件事来,问道:“去年刚入冬的时候,你就来看过失眠,现在怎么样了,好点么?”
谌嘉树闻言目光微闪两下,笑着点头道:“还行,听些舒缓的音乐的确容易入睡些。”
同事满意地笑起来,“音乐助眠法就是音乐放松的方式来帮助解决失眠问题的,舒缓的音乐可以减压,虫鸣、流水细雨声,都很好。”
说起自己的专业领域,同事忍不住滔滔不绝,说起自己有多少病人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已经摆脱难以入睡的痛苦,谌嘉树听了忍不住有些想笑。
或许是工作压力太大,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谌嘉树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睡眠质量并不好,经常会被同一个噩梦惊醒,醒来后又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重新入睡。
原本也没当回事,总想着不是太影响生活,过段时日也就好了,谁知到了去年入冬,他发现自己竟然开始大把大把地掉头发。
三十岁的年轻人连中年还算不上,还没成家,就先秃头可还行?
他满心忐忑地去看了皮肤科门诊,查过各项指标之后,同事告诉他没问题,又让他去看看心理睡眠科,“睡不好也会有这方面的问题啊。”
谌嘉树不敢耽搁,马上又去找睡眠科的同事,得到一个音乐助眠的法子,就是听些轻柔舒缓的纯音乐,辅助入睡。
刚开始时效果一般,要么只听同一首乐曲觉得有点无趣,要么一个合适的专辑里乐曲太少,还没来得及睡意上头就放完了,忍不住又睁眼。
他也不好意思马上又去麻烦同事,想着是不是自己再找找其他的音乐,于是在电台app上搜索起来。
无意中看到一个专辑的标题,“青枝时间背景音乐合集”,点进去一看,足足有一百多首曲子,大多是笛箫曲,很多甚至连名字都没有,显示还在持续更新。
结果那晚他才听了二十分钟不到就觉得眼皮贴在了一起,这倒是意外之喜,看来传统乐器的声音要远比西方乐器编排的曲子更适合他。
之后他对“青枝时间”这个名字感到好奇,上网去查,才发现原来是个颇有名气的网络美食博主,在网上更新做菜的视频,在他熟悉的平台上已经有了八百多万粉丝。
他看过对方的视频,山脚下的青砖大瓦房,和绿树成荫瓜果满枝的院落,还有和善的村民,到处都是归园田居的诗意和悠闲。
竟然是容城的南山,谌嘉树认出了在视频中一掠而过的南山寺庙顶,不由得惊讶。
更让他惊讶的,是他发现视频更催眠。按理来说,选择助眠音乐最好是纯音乐,若是人声混乱,很容易造成干扰,因为有时人会因想听清歌词内容而重新提起精神,助眠效果大打折扣。
但他却在听见视频里不时出现的柔和清脆女声里,睡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沉。
从此他成为了青枝时间的一个默默关注点赞,但却从不留言的粉丝,每期视频必看,还将视频导出压制成音频文件,存在手机里,循环播放。
想起过去几个月的治疗过程,谌嘉树一面觉得好笑,一面又忍不住庆幸,幸好现在不掉头发了!
“我吃好了,你慢吃。”坐旁边的同事已经吃完饭,端起餐盘和他打了声招呼。
谌嘉树笑着应了声,低头将自己餐盘里的饭菜快速吃了,也起身离开餐桌。
才出电梯,还没走到办公室门口,就被刚放下电话的值班护士叫住,“谌医生,周教授让你收个病人。”
周教授是谌嘉树读研时的导师周韬教授。
闻言他点点头,嗯了声,“好,病人上来了么?”
“说是去办住院手续了,待会儿就上来。”
“好,上来了叫我。”
十几分钟后谌嘉树见到患者,是一个男性,轮椅入院,身材极瘦,颧骨高凸,脸颊凹陷,眉心紧蹙成“川”字,唇色惨白,一副极度虚弱的重病模样。
看到病历本上写着他的年龄,27岁,谌嘉树不禁心里一怔,这么年轻?
却已经病了三年,病情总的来讲就一句话,有贲门癌的症状,却反复活检阴性,没有贲门癌的证据,所以周教授给的疾病诊断是贲门癌待确诊。
简单问过病史和基本信息,查体之后谌嘉树拿着对方家属带来的厚厚一叠病历资料回到办公室,递给自己带的规培生小何,“看看这个,试着写一下他的首程,我先开医嘱。”
病人的病情复杂,谌嘉树按部就班地出医嘱,希望在结果回报之后找到确诊的突破口。
下午没什么事,谌嘉树一面整要上交的病历,一面和同事闲谈几句,眨眼就到晚上。
消化科的值班是二十四小时,谌嘉树上二线,还有个一线的住院医杜铭,加上学生是五个人,一起吃过晚饭,已经是晚上七点多。
看了眼时间,谌嘉树打开微博,每周四晚上七点,是青枝时间的固定更新时间。
今天的更新也来得如此准时。
他点开视频之前,特地将手机音量调成了静音,然后认真地看着屏幕里的每一帧画面。
立春之后,春笋开始破土而出,一场春雨过后,更是呼啦啦冒出一大片,放眼望去一大片,直叫人应接不暇。
紧接着镜头一转,谌嘉树看到屏幕中一个穿着水绿棉衣的女郎。
一头乌黑长发在脑后扎成丸子头,鹅蛋脸,杏眼樱唇,身材微丰,眉目妍丽,仿佛古代仕女画中走出的贵族女郎,如果不是正蹲在屋前,掰着手里的白菜,将菜叶子喂给面前褐色小鸭的话,会更有说服力。
她就是青枝时间的出镜博主,宋青枝。
宋青枝面前的小鸭还没换完毛,翅膀张开来也小小的,似乎觉得主人的喂食慢了点,正在扑腾,还抻着脖子去啄她的手。
她立刻抬了抬胳膊,谌嘉树看见屏幕上出现两个字,“蹲蹲!”
急躁的小鸭立刻便愣了愣,然后又继续去拱她,没多会儿便吸引来在一旁围观的柴犬,也跟着要抢菜吃。
弹幕上一片哈哈哈,充满了“给它吃!”和“它急了它急了[狗头]”。
谌嘉树看得忍不住弯起眼睛来,他是看着这只小鸭从一点点大就被她带回来,然后和叫月亮的柴犬一起长大,褪去奶黄的胎毛,变成现在这副褐色的模样。
它是一只最普通的小鸭子,据说是某天宋青枝去菜市场买菜,它从鸭苗贩子的笼子里跳出来跟着她走,都走出市场了才被她发现,索性就捡回来当成宠物养,获得了很多人喜爱。
喂完鸭,画面里的站起身来,走进旁边一间屋,拿上一个背篓和一把小锄头,转身又出来,小跑着往院门口走去,狗狗跟了上来,但小鸭没有,站在院门口嘎嘎叫起来,扇着翅膀好像在生气。
然后被一个穿着红色羽绒服的女生来抱了回去,是宋青枝的助理张莹莹。
一人一狗,慢悠悠地走在乡间小路上,遇见村民,便停下寒暄两句,直走到竹林里面,放下竹筐,找到一个刚冒头的笋子,用锄头将刚冒头的笋尖周围泥土都刨开,露出根部,然后用力一掘,春笋根部被掘断了。
小狗欢快地跑过来,叼着春笋装进一旁的竹筐里。
宋青枝弯腰摸摸狗狗的头,提着锄头继续寻找下一个合心意的春笋,宽大的裤腿在路边的低矮植株上拂过。
谌嘉树忽然间有点遗憾,遗憾自己此刻不能打开声音,未能及时听见视频里人行走在枯枝落叶上的沙沙声,和她轻柔地夸赞好帮手的笑语。
背着一筐鲜笋回来,清洗出几个备用,剩余的被张莹莹装进袋子里准备带走。
看视频的观众都知道,宋青枝是不住在这里的,她在采访中说过,这里是宋家的祖宅,但离市区有些远,医疗条件和生活日常都不便利,所以她是和相依为命的祖母一起住在别处的。
春笋冲洗干净,焯水去除涩味,切分成两半,笋尖部分对半切开,又将一部分切成片放在一边备用,剩下粗壮的笋茎,或切片,或滚刀切块,同样备用。
切成大块的五花肉焯水去除浮沫后洗净,和咸肉一起放进砂锅里大火煮开,小火慢炖。
泥炭炉上也架起了砂锅,泡好的米和笋片一起放进去,加足水,烧开后转成小火,张莹莹来替她烧火。
切成片的春笋头和洗干净的金针菇、刚刚上市的枸杞头一起放进锅里焯烫,断生就捞起,加香油、胡椒末、盐、生抽和香醋拌匀,这是出自宋人林洪《山家清供》中的山家三脆。
泥炭炉上的砂锅上冒出白烟,眼看着米粒已经开花,加点油盐调味便端下来晾着。
一旁天然气灶上的汤也已经差不多了,宋青枝转身将切成块的春笋倒进汤锅里,继续煮着。
再回身,将只是对半切开的笋尖在用捣碎的杏仁和花椒末、盐、面粉一起调成的面糊里滚一圈,然后放入热油锅里煎至面衣黄脆。
表面金黄酥脆的油煎笋,和笋煮粥合并一起,是《山家清供》中所谓的“煿金煮玉”。
汤锅里的腌笃鲜汤白汁浓,三脆颜色清新,油笋色泽金黄,光是看着就已经让人感觉到春天的气息。
视频播放完,谌嘉树到底是借口去洗手间,悄悄地打开音量,将手机贴在耳边。
宋青枝叫蹲蹲的声音,月亮跑起来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刀尖和菜板相碰事笃笃笃的声音,水倒进烧热的锅里时的嗞啦声,吃饭时小鸭子来讨食的嘎嘎声……
或许可以用人间烟火来概括这一切,也可能稍嫌不够。
他看着重复播放的视频里她背着竹筐回来,站在院门口叫了声:“蹲蹲!我们回来啦!”
小鸭子飞奔过去,张开短小的翅膀,想飞又飞不起来的模样有点可笑。
便也忍不住笑了声。

青枝免费阅读

林月是杨家菜的服务员,一早就开始打扫卫生,刚把花瓶里已经凋谢的花枝拿出来,就听见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回头一看,是老板娘宋青枝。
忙笑道:“青枝姐来了,我看莹莹拿着三脚架,今天你们要在店里拍视频啊?”
宋青枝嗯了声,一面往后厨走,一面应林月道:“拍一点做汤圆的素材,老陈叔来了没有?”
老陈头是店里的厨师,专门管着两个大烤炉,烤鸭烤鹅烧肉,进烤箱的菜都归他管。
“来了。”林月应道,又摇摇头,“又出去了,说今天送的鸭子不够好,他要重新去买。”
宋青枝哦了声,走到厨房门口,看见助理张莹莹从里面出来,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背后还跟着店里两个帮厨的小伙子。
“小丁,我哥呢?”她问了句,问的是祖母的远房侄孙杨继慈。
“院子里头搬桌子呢,姐你不是要拍视频素材么。”小丁笑嘻嘻应了句,宋青枝也笑了声。
说起来这家店之所以叫杨家菜,都是因为她的大祖母姓杨。
杨家祖上据说出过御厨,后来因年老衣锦还乡,开办杨家酒楼,后来时局动荡,买卖做不下去,杨家辉煌不再,祖传大屋也被没收,杨家女儿嫁了当兵的宋家老大,婚后没多久丈夫就牺牲在了中越前线。
接着小叔子两口子年纪轻轻就相继得痨病死了,她带着小叔子留下的一根独苗,守着破旧的大屋,孤儿寡母相依为命。
后来杨家平反,发还了杨家祖宅,在状元巷里的两栋小洋楼。
改革开放以后,她重新撑起了杨家菜的招牌,还把孩子养大了,送他去当兵,给他娶了媳妇。
原以为苦尽甘来,谁知还有磨难,小孙女青枝五六岁那年,百年一遇的大洪水来临,侄子宋文牺牲在了抗洪抢险的大堤上,宋家一夜之间没男人了。
宋青枝的母亲刘佳天性柔弱,看着大伯母杨秀如几十年来的辛苦操劳觉得恐惧,又怀念丈夫,觉得自己没有依靠了,就趁家里没人时一根绳子结果了自己的生命。
偏偏叫外头玩回来的小女儿看了个正着。
每次听人说起自己的妈妈,宋青枝总是会想起那个时候不管自己怎么哭怎么求,都不回头看自己一眼的母亲,等她叫来人,母亲的身子都凉了。
小学时写作业,题目是我的妈妈,她宁愿空着让老师责备也不肯写,大了之后稍微能理解一点母亲当时的无助了,也还是耿耿于怀。
跟外祖家也没什么来往,他们责怪宋家没有照顾好他们女儿,又觉得宋青枝是个累赘,感情淡薄到近乎于无,顶多逢年过节寄点节礼。
倒是和杨秀如这个大祖母感情深厚,虽然没血缘关系,但跟亲生的也差不多了。
宋青枝上高中的时候,杨秀如的亲哥从国外回内地寻亲,几经辗转终于兄妹相认,回去之后没多久,侄孙杨继慈就跑来,说要学厨师,连书都不读了,连夜从大学退学。
差点被随后打飞的赶到的他爸乱棍打死,还是不肯改主意,最后老爷子发话,既然不肯读书,那你就以后就给你姑婆养老吧。
于是杨继慈就这样留了下来,这些年来一面打磨厨艺,一面整理杨家菜的菜谱,希望以后替老太太出本书。
回忆着旧事,宋青枝脚步一转,穿过厨房旁边的小门,进了后院。
院子里一边种着一株高大的桂花树,墙角种着一株三角梅,另一边搭着铁皮棚,垒着满墙的柴火木炭,还并排摆着两个大大的烤炉,缸身上还有红漆的“杨家菜”三个大字。
“哥,老陈叔嫌今天送来的鸭子不好,不如咱们烤来吃了吧?”宋青枝站在屋檐下,看着忙碌的众人,笑着叫杨继慈。
杨继慈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有点憨厚的国字脸,朝她点点头,“我看行,老陈叔嫌不好,我看倒还行,自家吃没这么讲究。”
“小丁,你们一会儿就准备,咱们明天烤了加菜!”宋青枝闻言忙招呼道。
今天就先用昨天准备的来过节意思意思吧。
杨家私房菜只做晚上的生意,每天最多招待十桌客人,雷打不动,风雨不改,下午才是备菜时间。
等这边摆好桌子,东西都准备齐全,摄影师邓滨从外头匆匆进来,抱着一箱新鲜的春笋,是一早赶回村里挖的。
宋青枝问了句:“蹲蹲跟月亮都喂了吧?”
邓滨翻个白眼,“喂了,我还差点被啄傻了。”
此时不过早上九点多的光景,阳光穿透雾蒙蒙的天空,散漫的照在人间,天气仍旧湿冷。
“今天元宵,大家怎么过啊?”周五是大查房,回到办公室已经过了九点,大家一边忙碌一边闲话。
总住院李立接了句:“还能怎么过,值班着过呗。”
谌嘉树听见,刚笑了声,就听见办公室门口传来几声脚步声,然后是主任陆晟乔的声音:“嘉树,昨天你收那个贲门癌待确诊的,检查结果出来没有?病历资料给我看看。”
“出了一部分,血红蛋白52,血沉40,γ球蛋白28.5,贫血很严重。”谌嘉树应了声,拿着病历夹就起身向陆主任走去。
这数据要么远低于正常值,要么远高于正常值,陆主任点点头,翻开手里的病历,看完之后,又仔细翻阅起患者过往的病史资料。
问道:“CT做了没有?”
“已经让人送下去了,直接做增强。”谌嘉树应道,低头看了眼病历,见主任正在看昨天的门诊胃镜检查结果。
胃镜检查见:距门齿38cm处食管狭窄,扩张后内镜仍无法通过;活检病理为食管鳞状上皮黏膜显慢性炎,基底层增生伴纤维血管上延。
根本没有找到肿瘤组织的病理学依据。
但是又有症状,患者病情初期曾在外地的肿瘤医院手术,剖腹探查可见胃肿物固定,已经侵犯到相邻的脏器,术中甚至考虑为胃癌晚期,但是术后病理却只是炎性假瘤。但是到现在,患者上腹部的包块出现了增大,病情不断发展,并且出现了腹腔积液、脾肿大。影像学上改变如此明显,偏偏找不到确诊证据。
陆主任看完资料,屈起手指叩了叩桌面,沉吟片刻,道:“我看他在外院也请了专家会诊,既然多家医院、多次病理都找不出贲门癌的证据,我们得考虑是不是其他的疾病。”
顿了顿,抬头看了眼谌嘉树,“这两天把该做的免疫和生化那一套全都做了,周一刘华生院士要来咱们医院讲座,到时候请他还有放射科、病理科一起会诊一下。”
谌嘉树闻言心里一凛,知道这个病人的病恐怕比他预计的还要棘手,忙郑重地应了。
等到处理完病人的医嘱和病历,已经快到中午十一点。
他先让跟着自己的学生都下班,“小何,你跟师弟先下夜班。”
他自己则继续整理着下午要上交的病历,直到十二点,才从医院离开,中午的街上人不多,平时要半个小时的路,这会儿只要二十分钟就够了。
自从工作以后,他就一直住在这个叫锦绣家园的小区,起初是租房,后来房东要移民,他就顺势买下了这套房。
小区的对面是状元巷,再往前走一点,就是人群熙攘的步行街,生活着实便利。
在状元巷牌坊旁边的一家小餐馆打包了一份午饭,回到家,草草吃完去洗漱,然后往床上一倒,一觉醒来,日落西山。
元宵佳节总该团圆,母亲谢晓琳刚好打电话过来,叫他晚上回家吃饭,“你爸刚去把老爷子和老太接来了,你也快点,哦对了,回来的时候顺便带包汤圆。”
谌嘉树闻言有些惊讶,“您和我爸今天都不出门诊不上手术啊?”
他的父亲谌敬是省医院肝胆外科的主任,母亲谢晓琳则是省医院的妇产科主任,平时都忙得很,连一起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怎么今天这么巧?
谢晓琳笑道:“是啊,这不是巧了么,都多少年没遇到过这样的好事了,你赶紧的吧。”
谌家住在容江边上一个叫芳草园的老小区,连电梯都是前几年才加装的,三室两厅的小三居有点拥挤,但是离省医院很近,步行也不过二十分钟,这也是谌敬夫妇始终不愿意换住处的原因。
谌嘉树回到去,先是同祖父祖母说了会儿话,然后去厨房看看,发现自己没有帮得上忙的,便回头去阳台逗猫。
大白猫叫桃子,已经八九岁,不爱动弹,逗猫棒都不追,谌嘉树便抱着它在摇椅里坐着慢悠悠地边晃边玩手机。
页面刚刷新,就看到特别关注提示,青枝时间更新了。
他觉得有点奇怪,昨天不是刚更新过么,怎么今天还有更新?
不过作为粉丝,对突如其来的更新还是觉得高兴的,于是直接就点进了视频。
画面里宋青枝正将红豆、莲子和陈皮一起放进热水里浸泡,待泡够半个钟,将它们倒进烧开的清水里中火慢煮,然后又在另一个锅里煮了汤圆,再将汤圆放进煮了两个小时后已经变得软烂绵稠的鲜莲红豆沙里,加冰糖调味。
看完之后刚想跟母亲说今晚要不吃陈皮红豆沙汤圆吧,就听手机铃响,是陆主任的电话,让他预定周一要接待刘院士他们的晚餐。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是他们接待而不是院方,但他还是问明白了接待标准、吃饭的人数和大家的喜好,然后开始在点评网站上寻找合适的餐厅。
环境不能差,价位要适中,最好有自己的特色,找来找去,他看到了杨家菜,也是巧,这家店离自己住处极近。
打电话过去,那边是个柔和的女声,得知他要预约下周一的晚餐,登记好时间、人数以及各人忌口的食材,又问道:“您是第一次预定我们家,还是以前来过呢?”
谌嘉树奇怪道:“是第一次,怎么了?”
“第一次的话,我得跟您介绍一下我们这边的情况,有些菜要看当天能不能买到食材才能确定,您看可以吗?”对方笑着询问道。
谌嘉树说可以,忽然想到什么,又问:“你们那儿接受点菜吗?”
对方似乎愣了一下,然后应了声可以,“您想要吃什么?”
“油煎笋和笋煮粥,你们可以做吗?”
“……什么?”对方愣了一下,然后又立刻回过神来,“可以,不过晚饭吃笋煮粥,您确定吗?我们可以将笋煮粥换成笋蒸饭,味道也不错,您看可以吗?”

小编点评

青枝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