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大佬三岁半!(宁不二)
无限大佬三岁半!(宁不二)

无限大佬三岁半!(宁不二)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6-15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宁不二,无限大佬三岁半!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胆小鬼”舅舅和“胖虎”小外甥莫名jinru了恐怖的“金字海”无限世界中。三岁半的宁不二撸了撸袖子,

宁不二小说简介

关秋嘴角抽搐,虽然满是无语,但还是习惯性地从兜里掏手机。
然而,兜里原本的手机不见了。
关秋一惊,“不二,我的通讯工具不见了。”
宁不二学着大人的模样叹了口气,“唉,看来这个异世界真是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们留啊。”
他举起手,撸了撸袖子,“我的儿童电话手表也不见了。”

无限大佬三岁半!全文阅读

关秋抓着头发,“难道我们真的要按照窗户上写的要求来做?可,可是,这里也太可怕了……”
他一人絮絮叨叨着,宁不二却转过身,对着苏不语歪歪头。
苏不语:“你想问什么?”
宁不二好奇地歪歪头:“大哥哥,你为什么不出去呢?你在这里等什么?”
“我不出去自然是有原因的。”
他笑眯眯地朝宁不二眨眨眼睛,似笑非笑道:“因为现在一股脑儿跑出去的全都是小蠢蛋啊。”
“连初始房间的情况都没有搞清楚,还没把题目弄明白,就急急忙忙跑出去送死……呵!”苏不语露出嘲讽笑容。
“啊!”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
苏不语挺直脊背,眼神微沉,嘴角却带着一丝微笑,“你看,我说的不对吗?”
宁不二一手抱着胸,一手摸着下巴,故作老成道:“没错,没错,苏苏你跟我想到一起去了。”
他伸出刚刚还摸着下巴的手,比成枪的形状,眯着眼睛,朝苏不语按下用大拇指假装的“扳机”。
“啪!”
“不错嘛,大哥哥,我看好你哟!”
苏不语低笑一声,拱手道:“承蒙小大佬看得起,如果小大佬看得上在下,那就收了在下吧,请小大佬好好保护小弟。”
宁不二一挥手,潇洒道:“放心,放心,你宁哥我的大腿可是很粗哒!”
关秋实在忍不住了,朝苏不语小吼道:“你还要脸不要脸?你一个男子汉要三岁半的孩子保护你?”
苏不语左右看了看,“哎,咱们这里有大人是要脸的吗?”
关秋:“……”
卧槽,差点忘了,他之前求宁不二罩着自己的时候,被这小子听了个正着!
关秋一脸憋屈。
宁不二歪歪脑袋,奶声奶气,“唉,真没有办法,这大概就是大佬和他没用男人的故事了。没事,没事,你们宁大佬我可是超级超级厉害哒!”
他比量了一个超人的造型,朝向窗户的方向,“嘟嘟,第一站出发啦!”
关秋捂着额头,“不二,你别真信了他的鬼话啊。”
苏不语却点头道:“大佬不愧是大佬,你瞧,多么会抓重点啊,我们现在确实需要将这个世界的任务重新看一下。”
宁不二一溜小跑跑到玻璃前,指着玻璃道:“外面黑漆漆的,就像是被关在野兽的肚子里。”
苏不语点头,补充道:“可见我们是被关在了这里,不能轻易出去的。”
宁不二又指着玻璃道:“来吧,我的小弟二号,快来给朕念念玻璃上的字。”
关秋撇嘴,“谁家大佬不识字啊!”
宁不二瞪他,“看来你是想要一个人走了,对吗,小秋秋?”
关秋一脸牙酸,“你就不能好好喊我吗?”
宁不二嘟着嘴,撇过头。
苏不语倒是为他将玻璃上的字念了一遍。
他含笑凝望着宁不二,“怎么样?小大佬有什么想法了吗?”
宁不二摸着下巴,舌头顶顶右腮,又顶顶左腮。
“嗯……金字海是什么啊?”
苏不语若有所思,“大概是这个异世界的名字。”
宁不二:“这个名字好像金字塔啊,难道是像金字塔一样的大海吗?”
关秋和苏不语同时看向他。
苏不语:“说不定……”
关秋:“……还真是如此。”
宁不二得意洋洋一笑,“我就说我的猜谜很厉害的嘛。”
关秋头疼道:“你那完全是瞎蒙好嘛!”
苏不语鼓掌:“小关关,你瞎说什么呢,咱们的小大佬是超级厉害的,还希望大佬多多照拂我。”
宁不二脸蛋笑得红扑扑的,像个圆滚滚的红苹果,“小意思啦,看你宁哥的!”
关秋捂住了眼。
“你们两个还真是一个敢夸,一个敢接啊。”
“一个小不要脸,一个老没逼数……”
等关秋放下手,却发现这两人凑到一起,嘀嘀咕咕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关秋:“喂,你们又发现了什么?”
宁不二:“我发现这个世界是个大骗子!”
苏不语点头,捧场道:“宁哥可真是火眼金睛,一眼就看穿了问题所在。”
“什么?”关秋面露不解。
宁不二踮着脚尖,指着上面的字道:“说是逃出这里,可没有说清楚到底是逃出这个试炼场,还是说逃出金字海这个无限世界。”
“别我们努力了一大顿,以为自己逃出了这个世界,实际上还要闯下一个试炼场。”
宁不二:“这种文字游戏,我从一岁起就能分辨了。”
关秋:“你可别吹了,你一岁的时候还在吐奶呢,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的,你以为我不知道?”
“再说了,你连字都认不全,你现在指的根本不是‘逃出这里’这四个字,你指的是第三块玻璃上的‘死亡’啊!”
“啊?”
宁不二惊讶看了一眼玻璃上的字,不过,那上面的字对他而言都是一个个看不懂的图画。
他轻咳一声,把短短的食指缩到拳头中,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嗯,就是这样的,我觉得像世界这种邪恶大反派是不可能让我们直接出去的。”
关秋:“你刚刚是在转移话题吧?是吧?”
宁不二瞪着他,气鼓鼓道:“秋秋,你一会儿想要自己走吗?”
“呃……”
关秋陡然僵住了,“你有本事就别老用这个威胁我啊!你以为我会一直吃这个威胁吗?”
宁不二歪歪脑袋,可可爱爱道:“那么,小秋秋你吃吗?”
关秋内心泪流满面,“我吃,对不起,宁大佬,我不再乱说话了,拜托,千万别丢下我一人啊!”
苏不语笑嘻嘻吹了声口哨。
关秋才不理他。
他缩了缩肩膀,艰难地扭过头,看了一眼“死不瞑目”的娃娃。
宁不二笑眯眯道:“秋秋啊,以后要注意态度,下不为例啊。”
关秋欲哭无泪,“是……”
苏不语一副奸臣的模样趁机道:“像他这样的也干不好宁哥的小弟一号了,不如把这个位置给我?我一定为宁哥尽心尽力。”
关秋直呼一个好家伙,这还有等着上位的呢!
“昏君”宁不二煞有其事地点头,“说得对,那么小秋秋你就是小弟二号啦,苏苏是我的一号小弟。”
苏不语高呼:“宁哥英明。”
关秋:“……”
他就纳闷了,明明他是三人中年级最大的,怎么就混到食物链最底层了啊!
宁不二拽了拽苏不语的裤子,将话题重新转回来,“苏苏,你是怎么觉得的?”
苏不语莞尔一笑,“我嘛,当然跟你想的一样,既然这个世界存在危险和竞争,那世界提供的信息,以及这个世界里所有的人都不可尽信。”
他伸出手指,悄咪咪戳了一下宁不二软软的脸颊,“你也不要太相信别人为好。”
宁不二“嗯”了一声,答应的十分响亮。
苏不语看着任务要求,若有所思道:“在世界不可信的前提下,这个任务说不定也有什么古怪。”
宁不二揪着苏不语的裤子,软绵绵道:“感觉这个世界好坏啊,故意让人打起来呢。”
“嗯?”苏不语低头看他。
宁不二抬起头,“你看啊,如果要找三个一模一样的玩偶,这三个玩偶若是在三个人手里呢?这不就让他们打起来了嘛!”
“哇,世界好厉害啊。”
关秋忍不住道:“你怎么回事儿,这能叫厉害吗?这明明该说是阴险吧?”
苏不语若有所思道:“确实有这种可能,或许他们还会因为争夺玩偶而自相残杀。”
宁不二接着用小奶音道:“而且啊,如果世界更可恶一些的话,完全可以让这里没有三个一模一样的玩偶。”
他背着手,脚尖一踮一踮,笑眯眯道:“我也买过很多玩偶,也会买好几个我特别喜欢的玩偶,但是啊,这些看似相似的玩偶并不是一模一样的,即便有的特别像,也会有稍许不同,比如说,有的玩偶的眼睛歪了些,有些玩偶的身上有线头,有些毛茸茸的玩偶身上的毛毛花纹也不同。”
他叹了口气,“所以说,要找到一模一样的玩偶并不简单……”
苏不语惊讶地看着宁不二,随即笑了起来。
“宁哥,你也太聪明了,竟然能想到这些。”
苏不语边笑边点头,“没错,我也觉得从宅子里找玩偶的任务可能并没有这么简单。”
“跟聪明人组队就是轻松。”
站在一旁插不上话的关秋真心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智商了。
为什么自己除了害怕什么也感觉不到啊!
“我、我说,你们两个年纪这么小,就不害怕吗?”
苏不语瞥了关秋一眼,“唔,还好吧,大概是因为我天生胆大,而且,比起害怕,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如果只是在这里停止不前,那我弟弟怎么办?”他无奈一笑,“当哥哥自然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来。”
他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笑得意气风发,“我觉得前路是光明的。”
宁不二点点头,“不错,不错,你有我的真传了。”
关秋:“……”
宁不二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了关秋一眼,“秋秋啊秋秋,你就给我省点心吧,你可真是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连小孩子都不如,这些娃娃有什么好怕的嘛!”
关秋:“宁大胆,我可跟你不一样。”
苏不语笑了一下,“说起来,小孩子的胆子确实要比成年人要大一些,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嘛,叫作‘初生牛犊不怕虎’。”
“我小的时候敢直接用刀刃别开罐头瓶上的盖子,大了以后,就会想到这样做的危险,诓别人为我开盖了。”
他长长叹息一声,“这大概就是成长的代价了。”
关秋受不了了,“你要脸不要啊!居然把骗人开盖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可离我家不二远一点,别把我家不二带歪了。”
宁不二特看不懂眼色,跳着脚兴奋道:“哇,还要这种方法开瓶盖吗?哥哥,我要学。”
关秋怒瞪苏不语。
苏不语无辜一笑,“现在还有更加要紧的事情,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座钟有些问题。”
关秋:“哎?”
宁不二将手举得高高的,“我知道,我知道!”
苏不语:“那请宁哥答题。”
宁不二背着手,大摇大摆上前,“一般时钟表针转动都是顺时针的,而这个座钟居然是逆时针的。”
苏不语点头,“不错。”
关秋经过两人这一番提醒,才注意到大厅里这个座钟的特别之处。

宁不二免费阅读

关秋:“卧槽,真的啊,这个钟怎么在倒着走?”
他想要凑近一些看看,可又怕钟摆下方的鲜血淋漓的娃娃脑袋。
关秋艰难地吞咽了一下,还是没有凑过去。
苏不语缓缓道:“不止如此,你们有没有数过把我们吵醒的钟声敲击了几下。”
关秋:“谁会记那个啊,而且,又不是第一响就醒过来了……”
“哎?”苏不语和宁不二同时露出惊诧的声响。
两人扭过头,用一模一样的嫌弃表情道:“你没有第一声响就醒来吗?”
宁不二用手指在脸颊上划了两下,“老秋,你好丢人啊。”
关秋:“你以为谁都跟你俩似的吗?我、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正常人啊!”
他又忍不住好奇道:“那个钟敲了几下?”
宁不二一手竖起一根手指,另一只手竖起两根手指,“总共十二下呢。”
苏不语鼓掌道:“不错不错,宁哥数数都能数到十以上了啊。”
“嘿嘿。”宁不二摸了摸后脑勺,恬不知耻道:“谁让我比较聪明呢?”
关秋:“……”
好嘛,一唱一和,一个卑鄙,一个无耻。
关秋咳嗽一声,“那个,听你们的说法是这个表从十二点开始往后倒转,只给我们一个小时的时间,等到钟声再敲十一响的时候,就是决定命运的时候了。”
苏不语:“嗯,看起来是这样的,不过,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咱们还是先搜索一下这个房间,看有没有什么玩偶,顺便再找一些趁手的兵器,以防万一。”
关秋忙点头,“对的,对的,要是走廊里再遇上那些探头探脑的玩偶……”
说到这里,他似乎想起了刚才的场面,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我、我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宁不二手掌握成小拳头,锤了一下另一只手的掌心,“好,小啾啾和小苏苏分别去左边和右边,中间座钟这里就交给我了。”
关秋:“……你又开始乱给人起外号了,我倒是无所谓,苏小哥……”
他看了一眼苏不语,发现苏不语不仅不介意,还动作迅速地开始翻找起来了。
关秋:“……行吧。”
人家都不介意,他还能说什么?
关秋绕开一个弧线,远离座钟,去左边检查墙壁。
“哐——”
“砰——”
“哐次——”
“啪叽——”
关秋捂住耳朵,小吼道:“你们在干什么?拆家吗?”
他回头望去,只见苏不语架起几张椅子,像是玩杂耍一般,踩着椅子最上层,触碰到窗帘杆,正在拆卸窗帘杆。
他再看向宁不二。
宁不二已经将那个可怜又可怖的人偶头从座钟下面抠了下来,还不停地在地上踩来踩去,直接把这个塑料做的人偶脑袋踩的扁扁的。
关秋:“……不、不二,你在做什么啊!”
宁不二从扁扁的人偶头上跳了下来,不在意地在地面上蹭了蹭沾了血的鞋子,笑嘻嘻道:“玩偶的眼睛是玻璃珠子呢,我想要!”
关秋一脸头疼,“它好歹也是怪物啊,你,你就不能给怪物一点尊严吗?”
宁不二:“反正,我就要,我就要,谁来都不好使!”
他还拎着椅子腿儿对着这个可怜兮兮的脑袋敲敲打打,终于“功夫不费苦心人”,把人偶的眼珠子给扣了下来。
被他抠下来的地方黑洞洞的,人偶残破沾灰的脸上流下一趟血泪。
宁不二一脸嫌弃地将扁人偶头踢到一旁,炫耀地举起手,“舅舅,你看!”
关秋整个人都贴在了墙壁上,“你拿开啊,快拿开!”
他都要疯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血,那东西流血啦,你被盯上了啊!”
宁不二不在意道:“来就来呗,说不定下一双眼睛更好看呢,嘻嘻。”
他露出天真无邪的笑脸。
可关秋简直觉得自己这外甥比怪物还要恐怖。
妈的,怪物杀人也不会把人脑袋弄下来踩扁,还把眼珠子抠下来,这是鞭尸吧?
你丫才是魔鬼吧?
关秋眼角的余光瞥到,被宁不二踩扁的人偶脑袋战战兢兢地挪动着身体,默默把自己的残躯塞进了墙角。
关秋:“……”
宁不二正对着光观赏这对沾血的玻璃眼珠子,笑眯眯道:“哎?要不要把头发也拔下来啊?”
人偶抖的更加剧烈了,血色的眼泪控制不住地往外流。
眼泪“吧嗒吧嗒”砸在地上,怪物简直恐惧害怕到了极点。
关秋默默远离了怪物和宁不二。
看来这世上,连怪物都怕什么都要、什么都敢破坏的熊孩子。
关秋不敢去怪物在地方,只能趁手摘下墙上一幅距离近的画像。
他把画像抠下来,拎着沉甸甸的实木相框。
“这是什么?”
关秋闻声看去,只见苏不语扛着一杆窗帘杆大摇大摆走了过来。
苏不语低头看了一下。
画像上是一个金发小女孩,长相很平凡,神情也不大乐意的模样。
画像的后面写着一个名字“安娜”。
苏不语:“看来这个小女孩叫安娜了,这里是她的房子吗?”
关秋:“这我哪里知道啊,要不是你提醒我,我都以为这幅画没什么用。”
“这里,这里,还有别的画。”宁不二招招手,手上还沾着没有擦掉的血渍。
他不在意地随手往墙纸上蹭。
苏不语和关秋看向墙上一幅幅画作。
他们首先看到的是一副全家福,有爸爸、妈妈、安娜和另外另个金发小女孩。
画作后面写着另外两个小女孩的名字是“安”和“娜娜”。
画作中的五个人都一副不怎么开心的模样。
三人一幅幅看过去,到门口最后一副时,是妈妈的单人画,这时的妈妈肚子隆起,好像怀着孕。
苏不语转过画像,画像背面写着“阿波罗”的名字。
苏不语轻笑一声,“哟,太阳神阿波罗的名字,看来他们夫妻是对腹中的孩子寄予厚望了啊。”
关秋:“话说,我们还要在这里磨蹭到什么时候?看这些画对于我们找到一模一样的玩偶没有任何用吧?”
他瞥了一眼钟表,“我们已经在这个房间浪费二十分钟了,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苏不语笑眯眯道:“‘磨刀不误砍柴工’嘛,别着急,慢慢来。”
关秋:“你还要做什么?”
苏不语跑到钟表前,从钟表前捡起几块刚才被宁不二踢碎的玻璃片。
宁不二好奇地眨眨眼睛,“我也要,我也要!”
关秋:“好孩子不许玩碎玻璃,小心划伤手。”
宁不二嘟着嘴,“什么嘛,絮絮叨叨的小啾啾好烦啊,啾啾,啾啾!”
他故意绕着他学鸟叫。
关秋:“……”
这破孩子,气死人了!
苏不语装好玻璃碎片回来。
他的手按在门把手上,看向他们,“准备好了吗?”
宁不二揣着眼珠子,拖着凳子腿,一脸要去大冒险的兴奋模样。
关秋全身打颤,死死抱住画框,“准、准备……”
还没等他话说完,苏不语就一把拉开了大门。
关秋:“我靠啊!你原来都不等我准备好就开门吗?”
苏不语笑嘻嘻做了个请的动作,“生活要随时充满惊喜哟!”
关秋要哭了,“惊喜你个鬼啊!”
妈的,这也是个破孩子!
他到底为什么要在恐怖世界里带孩子啊!
……
三人刚跨出门,迎面就撞到一个没有头的人偶摇摇晃晃从走廊尽头走来。
失去头颅的人偶穿着艳红色的大裙子,裙子腰间缀满了亮晶晶的装饰。
三人一见这个人偶,反应各异。
关秋“啊”的一声惨叫,连退三步。
苏不语歪了歪脑袋,兴奋地活动着脖颈,发出“咔嚓咔嚓”声响。
宁不二则一脸惊喜地盯着人偶的小裙子,“哇哦,好闪亮,我要了!”
说着,他就迈着小碎步快速朝人偶跑了过去。
人偶过来的步子居然还没有他跑过去快。
宁不二的眼睛越来越亮,口里念念有词,“好闪亮,好漂亮,一定和眼珠子放在一起好好保存。”
人偶越走越慢,越走越颤抖。
就在宁不二快要靠近的时候,人偶按着自己的裙子,转身撒腿就跑。
宁不二还孜孜不倦追在后面,哈哈大笑。
“哈哈,你是要跟我玩捉迷藏吗?哈哈,小姐姐,我来找你了哟,你一定要藏好啊!”
“藏不好的话,把你整个身子都拆了呀,哈哈——”
童言稚语回荡在走廊上,却让听到的人毛骨悚然。
苏不语:“呃……”
关秋:“你、你不要误会,我家不二在进来前偷偷看了我电脑里下载的恐怖片,你也知道的,这个岁数的孩子就喜欢学东西。”
苏不语笑了笑,“可是,不二看上去聪明的不像一个三岁的孩子。”
关秋面露不满,虽然他有时候也数落宁不二,不过,在外人面前,他当然要护着自己家的崽了。
关秋:“神童你见过吗?他就是神童!”
苏不语:“嗯……”
苏不语慢悠悠拉长了尾音。
这时,跟着人偶跑到拐角的宁不二骤然消失,拐角处也响起了一声刺耳的尖叫。

小编推荐理由

无限大佬三岁半!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