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885756(温佑宁莫北渊)
94885756(温佑宁莫北渊)

94885756(温佑宁莫北渊)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6-16

小说介绍

温佑宁莫北渊小说————94885756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了  京城,摄政王府。  屋外皑皑大雪,屋内炭火熊熊,却没有让温佑宁觉得有一丝暖意。  空荡荡的书房只

温佑宁莫北渊内容介绍

京城,摄政王府。
屋外皑皑大雪,屋内炭火熊熊,却没有让温佑宁觉得有一丝暖意。
空荡荡的书房只有她浅浅的呼吸声,看着这个她本不被允许的进入的地方,温佑宁苦笑一声。
苍白纤细的手抚了抚桌上自己拟好的休书,心中不由地升起一丝迷茫。
“吱——”

温佑宁莫北渊全文阅读

房门被推开,温佑宁抬起头,尽管烛光暗淡到只能看清来人的身形轮廓,但她知道是莫北渊,当今皇上的二弟,尊贵的摄政王,她的……夫君。
莫北渊似乎也不会想到温佑宁居然会在这里,顿时眉头紧蹙,“出去。”
温佑宁垂下眼帘,忍着胸口的苦涩感,轻轻地道:“恳请王爷……休了臣妾吧。”
听到这话,莫北渊愣了一下,随即眼中浮出一抹厌恶:“你又有什么花样?若是真想被休,也不用等到现在。”
此话如同一根针狠狠地刺进了温佑宁的胸口。
“这一次,臣妾真的不闹了。”
可莫北渊根本不信,似乎温佑宁说什么都是满口的谎言而已:“那你便自己与太后去说。”
他转过身去,语气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和不屑:“你既有让太后威胁本王回来的本事,又何必在本王面前惺惺作态。”
“砰”一声。
房门被狠狠砸上。
莫北渊似乎连再多看她多一眼都觉得恶心。
温佑宁隐忍了六年的心终于在此刻完全塌了下来。
在莫北渊眼中,她始终是个谄媚小人,哄着太后赐了婚,最后小人得志般的嫁入王府。
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
到如今温佑宁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六年前的洞房花烛夜。
莫北渊不曾看一眼身着凤冠霞帔的自己,连盖头都未挑开,只留下一句:“往后生死由你。”
短短六字,字字诛心。
未关紧的门缝,寒风袭入。
温佑宁没有禁住地打了个冷颤,随即又引的一阵剧烈的咳嗽。
她赶紧用帕子捂着嘴,嘴中残留的苦药味变得浓烈。
“生死由我……”
到如今,她大概真的是如愿以偿,求来一死。
薄薄的休书被风卷起,最后落入一旁炭盆中,残余的点点星火将纸一角烧了去。
直到将近卯时,温佑宁才僵硬地站了起来,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书房。
回到寄秋院天已大亮,未想院内居然多了两个人。
一位是晋宁公主,皇上和摄政王的姑姑;还有一位女医。
见温佑宁一身单衣走了过来,晋宁当即就呵斥:“堂堂王妃,衣冠不整的像什么样子!”
温佑宁只是木讷地行了个礼,声音沙哑:“臣妾失礼。”
晋宁依旧没有好脸色,她睥睨着温佑宁,言语鄙夷:“六年了,你这肚子是一点动静也没有,今日本公主特地将太医院的医女带来帮你瞧瞧,看是不是你身子不行。”
温佑宁一怔,可她却没有资格去拒绝堂堂长公主。
紧紧地握了握拳:那件事,终究是瞒不住了。
片刻后,女医诊断的结果出来了。
晋宁听完,立刻怒火中烧,冲进房内。
“啪!”温佑宁被晋宁狠狠地一巴掌打倒在地。
晋宁扯过她的手臂,看着上面那颗红色守宫砂,愈发怒火中烧。
“成亲六年了,温佑宁,你怎么还有脸活着!”
温佑宁想要收回手臂,那胆怯的模样让晋宁嗤笑一声,不屑地将她甩开。
“当初看在温家在朝中还有点用,本公主才不反对太后的懿旨,

94885756免费阅读

不然以你区区礼部尚书之女的身份配得上莫北渊吗?如今你父亲还被关在刑部大牢里,这科举泄题的罪责,不用本公主说你也知道。
晋宁的话无疑是戳中温佑宁的痛处,但她知道父亲是被冤枉的。
她抬眼望向晋宁,喉咙中似有一团棉花堵住,欲言又止。
晋宁冷着一张脸,瞟了眼温佑宁∶这样罢,你自去向太后请旨下堂,就说自己犯七出之条,无法为莫北渊绵延子嗣。
温佑宁心中一颤,轻轻道∶太后不会答允此事的。
晋宁细长的柳眉挑了挑∶也对,毕竟我皇族从未有过休妻之事。如此有辱皇家颜面,怎可传出。
温佑宁压制住心中酸涩,一双眼平静地看着晋宁∶公主意下如何?'
晋宁遗憾一般地叹了口气,语气中却未有半分可惜∶莫北渊虽不能休妻,但他可以有位亡妻。许是担心温佑宁还不明白,又道∶你放心,等你死了,就算莫北渊不愿意,本公主也会向皇上请旨将你厚葬。至于你父亲,也许皇上都会开恩赦免。
温佑宁心头一怔∶论权势,家道中落的自己没有资格去反驳什么;论感情,莫北渊和自己形同陌路。
她垂下眼帘,轻飘飘地回了句∶多谢公主。
晋宁走后,温佑宁忍不住咳了几声,脸色越发苍白。
唯一的丫鬟小梅立即将药端了过来。
王妃,趁着还有点热,赶紧喝了。丝毫不在意先前这屋内发生过何事。
温佑宁望着眼前黑乎乎的汤药,她有一瞬觉得,自己病的下一秒就会撒手人寰。
但她知道,人人都敬畏而堂皇的摄政王府里,心疼自己的,只有自己罢了.
她抬手将药碗推开∶王爷可还在府中?
听前院的小厮说,王爷此刻正在前厅会客,想必…脱不开身来。
替我梳洗一下
她还是想赌一次,赌莫北渊不会这般绝情。
绾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穿上一身浅色的秋装,温佑宁便往前厅去了。
待她走到前厅帷幕后,看见三皇子和莫北渊寒暄了几句之后走了。
温佑宁站了片刻,才走到莫北渊身后。
回过身的莫北渊眉头一皱,随后又恢复了一副拒她千里之外的模样∶有事?
温佑宁抿了抿唇∶王爷….
你这病病歪歪的模样给谁看?在这儿玩苦肉计,不如直接去找太后说本王苛待了你。
不知为何,温佑宁苍白的脸色惹得莫北渊心中一阵烦躁。
温佑宁眸光一暗,下意识地问出声∶王爷可接受有位亡妻?
莫北渊一愣,面上划过一丝惊愕。
可随即又觉可笑∶本王何曾有妻?
温佑宁看向莫北渊,死死攒紧手中锦帕,原来他当真对自己无情。
良久后,她问道∶妾身若真的死了,王爷,又可否救妾身父亲一命。
不待他回答,温佑宁又低下了头,语气竟是从未有过的卑微∶臣妾….求您了。
莫北渊只觉得温佑宁的话让他心烦意乱∶你说这话是威胁给谁听,想死?你敢吗。
温佑宁仰头,清清楚楚的看见了男人眼底蔑视与嘲讽。
屋外响起一道惊雷,照亮了她如雪般的脸色∶有何不敢。
若真如此,本王还可敬你几分。

小编推荐理由

94885756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