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榕顾安然仙侠文(乔榕顾安然)
乔榕顾安然仙侠文(乔榕顾安然)

乔榕顾安然仙侠文(乔榕顾安然)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6-19

小说介绍

《乔榕顾安然仙侠文》是作者佚名最新创作的小说,主角是乔榕顾安然。他时断时续地细语,“乔榕,我……”还没说完,他的两手就乏力地垂挂。身型一点一点消退,慢慢化作光斑。“不!”我伸出手去抓,却如何也把握不住,任何东西都抓不。。

小说简介

他怎么对许银环这么好,好到我心里发酸。
刀子划过手腕,鲜血汩汩流出,疼的我眼泪都出来了。
顾安然却抓住我的手腕,“不够,接着放。”
他并没有很用力,可我还是觉得,疼痛不已,仿佛有什么希冀,随着这双手一起被捏碎了。

乔榕顾安然仙侠文全文阅读

“你自断了仙脉,阳寿只余一载,多做打算吧。”
老神仙的话又在耳边回响。
我乘着白鹤,去往剑仙府。
以往都是御剑飞行的,现在只能驱使灵兽。
我又忍不住看了看手臂上的伤口,伤疤纵横,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一位仙子的手臂。
这些伤口是我自己划的。
月前,我的夫君顾安然被仇敌下毒,昏迷不醒,我的本体是七叶莲,恰好能解百毒,一片玄莲叶,数百年修为,我硬生生自断五叶,这才救回他。
可是顾安然自从醒来后,一连几日都在陪着许银环。
他爱的不是我。
用衣袖遮住伤痕,眼泪霎时间汹涌而出。
我咽了咽干涩的嗓子眼。
我是那个骄傲的仙子啊,斩百妖除万魔,何惧生死。
可今时今日,我只是一个苟延残喘,渴求夫君爱意的半仙。
手臂一阵阵的抽痛,我蜷缩在白鹤背上,忍不住痛哼了一声。
耳边响起白鹤的传音,“仙子,你怎么了?”
我眼角酸涩,低声抽泣,没有回答。
白鹤却滔滔不绝地说道,“别难过,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寿元这么长,大不了睡一觉,睁开眼就是新生。”
我吸了吸鼻子,闷闷的嗯了一声。
可我只剩一年的寿命了啊。
我看着不远处的剑仙府,在心中默念。
一年时日。
我再也不要离开顾安然。
白鹤停在了剑仙府前,我从兜里取出灵币。
眨了眨干涩的眼,换上了平日里云淡风轻的笑容,只是眼角还有些酸涩。
在门前踟蹰片刻,终是打定主意,把我命不久矣的事瞒下来。
我不想让他愧疚。
推开门,却见顾安然正在我屋内等候。
我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惊喜,“安然,你回来啦。”
他平时很少踏足我的屋内。
“银环气息不稳,需要你的血凝神,你随我去一趟。”
我刚扬起的笑容瞬间凝滞在脸上。
我的夫君,前来找我,竟然是为了许银环。
许银环,海族蛟蛇之灵。
她修炼遇到难关,便会央求顾安然,取我的血。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溢出浓重的酸楚。
嘴唇发颤,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艰涩的开口,“我身体有些不适,今天能不能不放血炼药……”
“别磨蹭!只是取你的血,又不是要你的命。”
他薄唇轻掀,嗓音残酷如刀,一下就贯穿了我整个胸口。
血就是我的命啊……
如今我只是一个半仙。
半仙的血,犹如干枯的湖泊,无法再生,放完就没有了。
顾安然见我一言不发,眉头微蹙,走到我面前,猛地攥起我细瘦的手腕,将我往外拉。
手臂本就伤痕累累,被他一拽,痛得我冷汗外冒。
我被直接带进了许银环的寝殿,还未站稳脚跟,便被他拉得一个趔趄,重重跌倒在地。
他手中幻化出一把匕首,泛着幽幽的冷光。
“你来,还是我来?”
我心里满是苦涩,轻抚上腹部,哽咽着开口,“可不可以等孩子出生?我血气残缺,胎儿也会受影响的。”
“你放心,我会保住胎儿。”他的语气似有缓和,语气却依旧不容置喙,“银环这边不能等。”

乔榕顾安然仙侠文免费阅读

他怎么对许银环这么好,好到我心里发酸。
刀子划过手腕,鲜血汩汩流出,疼的我眼泪都出来了。
顾安然却抓住我的手腕,“不够,接着放。”
他并没有很用力,可我还是觉得,疼痛不已,仿佛有什么希冀,随着这双手一起被捏碎了。
血液不断流失,无力感涌上,我眼前一黑。
……
等我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孤零零地躺在银环殿的客卧。
感应到隔壁传来的法力波动,我便走了过去。
“安然,谢谢你和乔榕。你待我真好。”
声音的主人,我并不陌生,是许银环。
是啊,他待她真好。
不像对我,严厉冷肃。
幼时,我稍微练不好法术,就动辄打骂。
我转念一想,人间有句俗语,打是亲,骂是爱。
他对我严厉,也是因为对我的期许太高。
我正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安慰自己,顾安然的声音从房内传来。
“不过是几滴血罢了,对我们仙人来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你若还有需要,喊乔榕再放便是。”
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我眼中的光亮被浇灭得彻底。
眼睛湿了,手腕痛,心更痛。
我知道自己应该离开,这样还能保全所剩无几的尊严。
可我鬼使神差地没有挪开脚步。
直到虚掩的门被推开,顾安然看向我,“醒了?”
“我……”
“醒了就回自己寝殿歇息。”
我揪着衣角,来回搅动,终于还是问出了口,“那你这几日能抽出时间陪我吗?”
“银环还需要我照顾。”
看着他眼中的拒绝,我心中一痛。
如果不爱我,师尊他为何要与我成亲?
我望向殿内,许银环的脸上还泛着淡淡的红晕。
我不忍再看,逃也似地转身离开。
再多呆一秒,我都怕自己会哭出来。
我不想在许银环面前,露出这副狼狈的模样。
……
远远望去,有一人身着红衣,在我殿前踱步。
我近前一看,是岁华。
我环顾四周,还好,没有旁人。
顿时松了一口气,顾不上手臂酸痛,拉着他匆匆进殿。
“你疯了吗?仙妖敌对,你公然出现在仙界,万一……”
他充耳不闻,反而轻笑着开口,“你怎么才回来啊?我等了你许久。”
我一言不发,盯着他,企图在他脸上找到一丝心虚。
“莫非,你也嫌我是妖?”
我有些无奈,堂堂妖界之主,怎么这般……
他微微垂眸,掩住笑意,伸手搭上我的肩。
手臂被他的动作扯动,酸疼不已。
“嘶——”我倒抽一口凉气。
“你怎么了?”
我忙用衣袖遮掩,“没什么。”
我与他是旧相识,不愿让他同情我。
“又是为了许银环吗?”
我没有回答。
眼眶一热,控制不住的眼泪却将我出卖得彻底。
“失血过多,你的法力也会渐渐变弱。”他神色复杂地看着我,手中幻化出一颗烈阳珠,“拿去。”
他说的轻描淡写,我却明白,烈阳珠,可活死人,肉白骨,极为珍贵。
外界抢的头破血流,他却看也不看地扔给我,仿佛是什么不值钱的玩意儿。
我摇头叹息道,“你留着吧。”
他不知道的是,我本来就快要死了,拿着也是浪费。
“这是传唤符,遇到危险就用此物唤我。”他不等我拒绝,将这两物丢到我怀里,就叹着气离去。
望着他的身影,回忆一点点涌上心头——
百年前,我随着师尊征伐妖界。
看到他奄奄一息,觉得他与别的妖不同,心软下放了这只火凤。
万万没想到,他会变成妖界之主。
短短百年,沧海桑田,唯一没变的是他清亮的眼眸。

小编点评

乔榕顾安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