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甜(苏雁晏回时)
蜜桃甜(苏雁晏回时)

蜜桃甜(苏雁晏回时)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6-19

小说介绍

《蜜桃甜》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苏雁晏回时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籽潋所编写的,讲述了苏雁晏回时的精彩故事。他看似是在征求她的意见,实际上更像上级下达指令,不容反驳,抗拒从严,比她爸爸还要严格。苏雁本来也不是真想吃鸡腿堡,但她也没有很喜欢吃菠菜。

小说简介

苏雁的大脑短暂宕机,飞速移开眼珠。
过了两秒,感受到身侧那道疑惑的目光,她视线缓缓平移过去:“我饿了。”
她胡乱找了个借口。

蜜桃甜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苏雁的大脑短暂宕机,飞速移开眼珠。
过了两秒,感受到身侧那道疑惑的目光,她视线缓缓平移过去:“我饿了。”
她胡乱找了个借口。
她确实很久没有进食,这个借口可信度极高,连苏雁自己都觉得妙。她的表情随着借口的巧妙而变得自然起来:“今天是第五天,我可以吃鸡腿堡了吗。”
“不可以,”晏回时无情地拒绝了她的要求:“要吃清淡点儿,而且餐厅里的食材大多是冷冻,不安全。”他低头列菜谱:“术后七天就可以拆线,回家叫刘婆婆给你做。今天先吃菠菜粥?”
他看似是在征求她的意见,实际上更像上级下达指令,不容反驳,抗拒从严,比她爸爸还要严格。
苏雁本来也不是真想吃鸡腿堡,但她也没有很喜欢吃菠菜。
她目光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声音闷闷的:“噢。”
“刚那是什么眼神?”晏回时弯唇:“哭鼻子也没肉吃。”
*
等苏雁拆完线,晏回时帮她办了出院。他不方便碰小姑娘的东西,打电话叫刘婆婆过来帮苏雁收拾衣物。
刘婆婆退休之前是医务工作者,知道怎么照顾术后病人,苏雁的伤口恢复得很快。
苏雁发现晏回时最近回家次数变多了,基本每周都会回来住两天,她之前以为的“避嫌”似乎并不成立。
因为晏回时丝毫没把她当成大人。
书房里的灯亮着,他还在工作。苏雁洗了几颗水蜜桃端上去。
她站在门口,望着里面专心工作的男人,脚扎了根似地迈不出去。
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称呼,她不想叫他叔叔,又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爸爸的兄弟,她总不能叫哥哥,那样她和她爸不就成一个辈分了吗。
而且,他现在已经对号入座,自称是她的“叔叔”。
苏雁感觉回不了头了。
“晏叔叔,”苏雁敲了敲门,故作淡定:“你要吃水蜜桃吗?”
晏回时抬起头,漆黑的冷眸隐在镜片后。他长时间伏案工作就会戴眼镜,看着像个斯文教授。
他随口问:“甜么。”
苏雁还没尝过,就是放学路上看到一个推车大婶在卖随便买的。
她满脸期待:“要尝尝吗?”
晏回时平时不怎么吃桃子,为了不打击小朋友的积极性,伸手拿了一颗。
他咬了一口,轻轻皱眉,随后淡笑道:“还行。”
苏雁总觉得这个“还行”就是很一般或不好吃的意思。她拿起一颗,咬下去硬邦邦的,味道微涩。这哪里是还行,简直就是难吃。
她憋红了脸,想也不想,伸手去夺他手里那颗:“别吃,不好吃。”
晏回时没给,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安慰她:“还不错,挺有嚼劲。”
苏雁心想他一定是没吃过最甜最软的水蜜桃,所以才会觉得这个不错。
周末。
苏雁去买了几颗桃树苗,老板说这个很好栽,第二年就可以开花结果。
她欢欢喜喜把幼苗带回去种在别墅后院儿。
结果,第二周就死掉了。
苏雁心情沮丧,难过得吃不下饭。
刘婆婆打电话把这个事告诉了晏回时。
“就是颗桃树,对,种活了,又死了,前后也就几天的事儿。”说着往楼上探了探:“今儿啊?没怎么吃,强颜欢笑好几天了……”
*
午后。
晏回时把车开进避暑山庄。
这里是本市最大的无公害蔬菜种植地。
老郑从没见过晏回时脱下西装挥锄头的样子,笑得不行:“我说阿时,这么卖力,挖菜回去哄女朋友开心呢?”
“老苏的女儿,住我那儿。刚动完阑尾手术,饮食得谨慎点。”晏回时把收获的一大袋蔬菜交给工作人员保存。
“哼,忙得连聚餐都不来,还有耐心帮老苏带孩子。”老郑酸溜溜的,“是不乐意跟我们这群老家伙一块儿玩吧?嘿我说阿时,你身上有一种吸引中老年成功人士的魔力你觉不觉得?”
“嗯,比如您,农科院科研成功人士。”晏回时弯腰拧开水龙头,伸手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毛巾和文件,签完字交代了几句,转头继续跟老郑聊天:“明人不说暗话,成功人士,想让我投多少。”
老郑露出个老奸巨猾的笑容,比了个三。
“正好你家小孩喜欢吃,咱们合同一签,每天定时给你把菜送过去,保证把小朋友养得白白胖胖。”
“拿小孩儿跟我谈条件呢?”晏回时不上当:“这样的培育基地可不止你们一家。”
老郑拿出谈判的诚意:“市农科院正在做一个药材项目,对合作的企业要求极高,我向领导推荐了你们君誊。”
他泡好一壶茶,给晏回时倒了一杯:“我们将来也会采购一批医疗设备,恰好,国内最顶尖的研发团队都在君誊。我认为这是锦上添花的双赢局面。”
晏回时执起茶杯:“我以茶代酒。”
老郑心领神会:“就合作愉快呗。”
晏回时话锋一转:“帮我弄点鸡腿,不要其他部位。”
“噗——”
老郑比晏回时年长十几岁,笑得一脸八卦还非用语重心长的语气:“我说阿时,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接地气儿了?这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冷面少年。老实交代,是不是铁树开花,谈恋爱了?”
晏回时眉梢微扬:“谈恋爱不如谈生意。”
*
周六下午。
苏雁上完最后一节课,内心的雀跃盖过了学习带来的压力,整个人变得轻松起来。
因为最近的每一个周末,晏回时都在家。
苏雁走出校门,兜里的手机振铃发出嗡鸣。
她拿起手机,来电显示:“YHS”。
苏雁把晏回时的电话和微信都改成了“YHS”,这样她就不用不情愿地把他备注成叔叔,其他人也不会发现她的秘密。
晏回时从没给她打过电话,之前都是微信联系。苏雁开始胡思乱想,他这个时候突然打给她,是因为人在外地出差吗?
内心的那一抹欣喜被失落替代。
苏雁接起电话,嘴唇紧抿,唇角向下垂着。
“小朋友,出来没?”晏回时的声音透过听筒钻进耳里,有一点点失真,比平时更低也更温和一些。
这种不经意压低的嗓音,忽倏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像在她耳畔低语。
苏雁耳尖开始发烫:“出来了。”
说完她才意识到他问的是“出来没”,不是“回来没”。
她下意识抬起头,四处张望,语气难掩惊喜:“你来接我了吗?”
晏回时打了一下双闪:“你们学校大门斜对面,黑色那辆。”
他的车比周围其他的都要惹眼,被霓虹映得流光溢彩,苏雁一眼就看到了。
晏回时也看到了她:“先挂电话再过马路。”
苏雁克制住满心欢喜,语气平静:“好。”
越靠近那辆车,苏雁的心跳就越不受控制。她看了看副驾座车门,犹豫了一下,拉开后座车门。
“这儿不让停车,”晏回时发动车子:“我转了好几圈才看见有学生出来。”
“喔。”苏雁摘下书包乖乖坐好,时不时抬眼偷瞥他。
晏回时的手搭在方向盘上,放松的姿态很随性。
可能是车内空间逼仄,也可能是熬夜嗓子不舒服,他今天声线偏低,慵懒的声音从鼻腔里滚出:“先去吃饭,然后带你去个地方。”
苏雁一见他就紧张,表情极不自然:“什么地方?”
晏回时抬眸,和她的视线在后视镜里对上,苏雁慌张地将目光转向车窗外。
晏回时轻笑一声:“不错,很警惕,不容易被卖掉。”
苏雁:“……”
*
吃完饭,晏回时把车开到山脚下。
他从后备箱拿出一件女式羽绒服:“山上冷,把这穿上。”
苏雁内心警铃大作。他车上,怎么会有女生的衣服!
她不动声色地,低头闻了闻味儿。
“新的,还没来得及送去洗,”晏回时穿上风衣,像是在笑她臭屁挑剔:“嫌弃啊?那可就得挨冻。”
苏雁只好将计就计,假装嫌弃的穿上了。
晏回时拉开车门,拎起了她的书包,苏雁正想伸手去接,晏回时已经把书包搭在肩上:“今晚在山里过夜,明天吃完午饭再回家。”
她的书包链扣上挂了一条粉粉的流苏吊坠,他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迈开长腿就走。
爬到半道,苏雁开始庆幸晏回时帮她背了书包。
她累得喘气呼呼,蹲在路边。
晏回时停下来:“这儿是陡坡,前面才能坐车。坚持一下?”
苏雁像一座雕像似的一动不动,她还想再歇三十秒。
“耍赖呢?”晏回时蹲在她跟前,嘴角勾起笑弧,似是不解地歪了下头:“要叔叔背?”
苏雁的伤口已经愈合,这点山路还是可以走的,主要是她这阵缺乏锻炼,体力不太行。才走不到十分钟,要是真让他背,也太丢脸了。
她站起来:“我可以的。”
晏回时凤眸上挑:“还挺固执,这点随你爸。”
提到她爸,苏雁话也多了起来:“你是怎么跟我爸爸认识的?”
晏回时:“就这么认识的。”
苏雁面无表情:“哦。”
晏回时不逗她了:“我公司刚成立那会儿,你爸是业内有名的技术工程师,我花大价钱挖他,他不肯跳槽,认为是对原东家的背叛。认死理,非常固执一人。”
苏雁跟在他身后:“后来呢?”
“后来,”晏回时刻意放慢脚步等她,“他们企业内讧,老板带走一大批人,没带他。”
苏雁:“……好过分。为什么?”
“因为他跟我关系不错,他们老板怀疑他迟早会出卖他,就先下手,把他踢出局。”
“你们大人好无聊,”苏雁替父亲抱不平:“一点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都没有。”
她这样的天真和信任感,是成年世界最珍贵的东西,没有多少人敢于拥有。
晏回时不想提前带她领略成年后的残酷,话锋一转:“最近学习压力大么?”
苏雁愣了愣,回:“还好。”
“那我怎么听说,”晏回时侧头看她,眼神别有深意:“有小朋友心情不好?”
苏雁想起她那颗死掉的桃树,这种失败的经验,她不想公开,否认:“没有。”
晏回时勾了勾唇角:“叔叔假装相信了。”
“……”
“阿时!”盘山公路驶来一辆观光电动车,后排坐着个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瘦瘦高高,精神气十足。
上车后,晏回时介绍道:“这是郑伯伯。”
苏雁喊:“郑伯伯。”
老郑略微打量苏雁一眼,笑问:“这就是老苏的女儿?都这么大了啊。”
苏雁有些意外:“您认识我爸爸?”
“认识,我们几个以前经常一块儿赛马。你爸有一回跟一匹马儿较上劲,训了好几天,还被马尥蹶子给甩了,哈哈哈,他呀,就是我们的快乐源泉。搞技术的,就没几个脾气好的,但他是我见过最臭屁的一人儿。”
苏雁一本正经:“我妈妈也这么说。”
老郑一听更乐了:“那你妈这些年真是不容易。”
“嗯,特别是做饭,我爸老说随便气她。”苏雁觉得这个郑伯伯好亲切,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晏回时侧眸斜睨着她,要笑不笑:“平时跟我没几句话,怎么到了这儿就成小话唠了?”
苏雁:“……”
老郑调侃:“你晏哥哥吃醋啦!哈哈。”
听见这声“晏哥哥”,苏雁下意识看向晏回时。
他神色如常,像是并不介意她怎么称呼。
苏雁心里有种子在萌芽。
拉低他辈分这个事,好像,也不是不行。
*
第二天早上。
苏雁跟着工作人员进棚摘了一些菜,然后搭车去果园。
老郑扛出一颗树,树根用白色薄膜包裹住,树叶翠绿。
“小丫头,这给你带回去种。”
“郑伯伯,”苏雁问:“这是什么树?”
“桃树。”老郑笑道:“你晏哥哥说你喜欢吃水蜜桃,这是我们基地去年培育出来的,贼甜,铁离子、维生素含量都很高……”
苏雁平时吃水蜜桃也就吃个味儿,没考虑过营养价值,听得一愣一愣的。
“谢谢郑伯伯。”
*
晏回时叫人把桃树运回别墅,载着两筐现宰的鸡腿返程。
苏雁喜欢吃鸡腿堡,但是当她看到这么大两筐鸡腿的时候,就有一种他在喂猪的感觉。
……她有那么能吃吗。
等他们回到别墅,桃树已经被送进后院。
老郑差人送了工具、肥料,还有培育说明书。
晏回时说:“这才是真正两年开花、三年结果的树。还不容易死。”
这字字句句都在针对被她种死那几颗树苗。
苏雁尴尬到不想承认。
晏回时丢开外套,挥着锄头挖坑:“别偷懒,去帮叔叔把说明书拿过来。”
苏雁很喜欢这种参与感:“噢!好。”
她翻开说明书,把肥料和水桶排成一排。
晏回时锄头挥得不怎么精,叮嘱她:“站远点儿。”
苏雁蹲在旁边看他劳作,怕他一个人干活太无聊,双手端着下巴和他聊天:“晏叔叔,你怎么突然想种桃树啊。”
“我这不是,”晏回时挖着坑,气息微喘:“为了照顾某小朋友的心情么?”

蜜桃甜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你能不能,”苏雁紧张得声音磕磕巴巴:“顺便也买一下……最里面那件。”
说完最后一个字,苏雁感觉脸颊着了火。
太丢脸了,她想回家。
“行,一起买。”晏回时语气云淡风轻,像是压根没把这当成什么大事,“你在车里等我。”
“好。”
车内温度升高了一些,晏回时下了车,苏雁目送他走向电梯,用双手捂住脸。
晏回时乘电梯上五楼,走进一家品牌专区。
他仔细选了一会儿,挑好外套,想到苏雁的打底毛衣也弄湿了,又拿了一件最小码的打底衫。
“您好总共是一万八千五。”
晏回时付了钱,指指斜对面的内衣店:“不好意思,能找位女士帮我个忙么?”
品牌专柜服务一向周到,店长立刻找来一位店员。
对方询问尺码,晏回时从容道:“身高1米62,45公斤,骨骼小。”
店员有些为难:“先生,内衣要需看罩杯,请问您女朋友平时穿多大?”
晏回时:“稍等。”
*
苏雁收到晏回时的信息:【最里边那件穿多大码?】
她脸红欲滴血,在聊天框输入“34A”发过去。
十分钟没到,晏回时就回来了。
他手上拎着几只购物袋,神色如常,迈着长腿走到车边。
苏雁把自己隐身在后座,连呼吸都控制着悄无声息。
晏回时坐到驾驶座上,没有说话,导致她差点以为自己真的隐身成功了。
晏回时知道这姑娘脸皮薄,还在害羞,他没吱声,把车挪到监控盲区。
其实防窥车窗从外面看漆黑一片,这举动有些多余。
晏回时半个身子越过座椅靠背,把购物袋放在她旁边,苏雁惊弓小鸟一般:“你不下去吗?”
“把叔叔当什么人了?”晏回时眼尾轻挑,嘴角弯起笑弧:“换好给我发信息。”
“噢,好。”
车门关上,苏雁如释重负。目光扫视一圈,发现周围没有监控,所有车窗也都升了上去,心里才踏实。
她打开购物袋,发现晏回时还帮她买了打底衫。内衣和打底衫都是白色,外套是浅棕双拼,很简洁的斗篷风衣,质感特别好,一看就不便宜。配她的铅笔裤正好。
车窗外,晏回时一只手插进西装裤兜,姿态闲适,垂眼玩着手机,像是为打发时间。
苏雁拿起手机给他发信息。
晏回时手指滑动,应该是在查看她的信息。两秒后,他转过身朝她走来。
晏回时坐进车里,抬眼看后视镜,小姑娘仍是拿发顶对着他,像只鸵鸟,拼了命的降低存在感。
他嘴角扬起个极浅的弧度,没有开口打破她的鸵鸟梦。
苏雁自闭了一路。
*
君誊的办公大楼位于城市中央商务区,周边集聚科技、商务等高端产业及世界百强跨国企业。流星般短暂而又迅速的光芒从“君誊大厦”几个字上闪过,简洁、高级又惹眼。
晏回时把车停进车位:“小朋友,别睡了。”
苏雁单纯的就是埋头自闭,被误会成打瞌睡反而给了她一个台阶。
她顺着台阶就往下滑,揉揉眼:“噢。”
苏雁跟着晏回时进电梯,感觉气氛有些沉闷。她手指掐着书包背带:“晏叔叔,我有钱。”
晏回时侧眸:“炫耀压岁钱?”
“不是,”苏雁抬起头,对上他的目光,表情诚恳:“我想把买衣服的钱给你。”
晏回时笑:“你之前送我保暖内衣,这算回礼。”
苏雁:“……”
她送他保暖内衣,他送她——内衣。
不合适,又还挺合适,但这明明不合适。苏雁成功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晏回时扯过她的书包:“到了。”
苏雁缓过神来,书包被他拎着,手上空了,她有点手足无措。
晏回时看出她的不自在:“别怕,可以不用打招呼。”
“嗯。”苏雁往他身边挪了挪脚。
君誊的办公室极具科技感,走廊是全影投屏新产品外观,办公室内设计高档但不冰冷,和别墅主人的审美一致。
员工们衣着正式,忙中有序。
晏回时一个月大约只有几天待在办公室,大家见到他还蛮意外:“晏总下午好。”
“下午好。”
晏回时在员工面前属于比较有亲和力的老板,会和他们微笑打招呼。但并不妨碍底下员工对他的敬畏。
君誊每位员工都经严格的面试精挑细选,在晏回时眼中他们是凝聚企业力量的发光体,他尊重每一位员工。他的尊重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员工的忠诚度。
苏雁跟着晏回时往他办公室走,全程低垂着脑袋避免跟人视线接触,恨不得所有人都不要看到她,不要跟她说话。
看似没什么存在感,实际上存在感极强,几乎所有人都在拿余光偷瞄她。
小姑娘扎着马尾,漂亮但不冷艳,皮肤白得发光,粉嫩粉嫩的特别甜。穿一件斗篷小风衣,底下是一条深蓝牛仔铅笔裤,双腿修长笔直,脚上踩双小白鞋,很乖的跟在老板身边。
这毕竟是老板头一回带小朋友来上班,大家表面平静,热情奔放的姐姐们早在群里聊嗨了。
——我看到住老板家那小姑娘了!好可爱!!!
——我刚也看到了!皮肤好白啊,小小年纪就是腿精,不得了。
——老板真的好宠!曾几何时你们见过老板给人拎包?
——别说老板这种多金单身帅逼,我男朋友那种丑逼都不给我拎!慕了。
——投胎是门技术活儿,这就是传闻中的天之骄女了吧。
——才十七岁就漂亮成这样,想想我十七岁……MMP不提也罢,那叫一个土。
……
晏回时把苏雁的书包放在办公桌上,叫秘书热了一盒牛奶拿进来。
苏雁捧着牛奶小口小口喝着。
晏回时说:“在这儿等我,饿了就叫周伯伯给你买吃的。”
苏雁对周佳鸣还算熟悉,轻轻点头:“好。”
*
会议室里。
君誊海外副总裁跟国内市场总监产生了分歧,两人争得脸红脖子粗。
这二位都是专业领域顶尖人才,平时西装革履仪表堂堂,走出去都是有头有脸的霸总,放在一起就会立刻抛掉基本礼仪,产生剧毒一般的化学作用。
海外副总裁用英文爆粗口:“You stupid jerk!”不泄愤,又加了句拼音:“la ji!”
国内营销老总用方言回敬:“日你仙人板板你个龟儿子你懂个锤子!”
对于新的战略部署,两人各执己见,谁也不肯让步。把毕生所学粗口全爆完,动作整齐划一,转头找晏回时评理。
晏回时有些分心,已经过了饭点,苏雁还没吃东西。
他低头发信息:“你们再讨论两分钟。”
……
苏雁正专心解题,手边的手机发出嗡鸣。
YHS:【我这边暂时走不开,先叫周伯伯带你去吃饭?】
苏雁比较想和他一起吃,可是她不能给他添麻烦,违心地回了个“好”。
*
周佳鸣接到晏回时通知时已经错过最佳预定时间,正值用餐高峰,他费了些力气才定到这家。
苏雁的喜好周佳鸣摸了个准,如果说老板是他祖宗,那这一位就是他小祖宗。
他堂堂一个世界百强企业的运营总监,因为这位小祖宗怕生,活生生跑来充当私人助理。
苏雁最近也在努力克服跟陌生人打交道,注意到周佳鸣频频看手表:“周伯伯有事可以先去忙,我自己吃就好。”
周佳鸣知道苏雁的情况:“你一个人在这里没问题吗?”
“没问题。”
周佳鸣感动哭了,给晏回时报备,得到同意后才敢离开。
这家餐厅很安静,灯光也恰到好处,中间有隔板,苏雁没有那种全世界都盯着自己看的不安感,整个用餐过程都很愉快。
她放下刀叉,起身准备离开。
瓷盘“啪”一声摔在地上。
邻座传来女人的尖叫声:“勾引别人老公的小三!不要脸!”
苏雁扭头看过去,一位中年女人失控地抓着餐桌上的刀,边哭边骂。
被骂的女人年轻时尚,躲在男人身后一脸委屈:“赵哥,嫂子好像误会我们了。”
被她这么一说,男人怒气更胜,朝哭闹的女人一耳光扇过去:“你闹够了没有!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不嫌丢人?”
中年女人顿时失去理智:“你跟我结婚倒插门一无所有,我爸妈嫌过你吗!?现在你有钱了就嫌我丢人了?”
年轻女人抱住男人的手臂:“嫂子,我跟赵哥清清白白,我过年没回家,他只是来我家陪陪我,顺便出来吃个饭,又没干别的,他一直把我当妹妹一样照顾。你要骂就骂我,别骂赵哥。”
“赵世农!你不在家陪你两个孩子,居然跑来陪这个女人——”
“你闭嘴!”男人打断她:“你不就是想离婚?行啊,我成全你!”
“赵哥你别生气,都怪我。”
“不关你的事。”男人护着年轻女人,推开哭闹的妻子,快步离开餐厅。
除了在电视上,现实里苏雁从没遇到过这种事,一时间有些呆愣。
餐厅大堂经理挨桌安抚客人的情绪。
走到苏雁跟前鞠躬致歉:“抱歉给您带来困扰,我们今天为您免单,抱歉抱歉。”
苏雁说:“没关系。”
“感谢理解,感谢感谢。”
中年女人还在哭,怎么劝都没用,也不肯赔餐具钱,经理只好拿起电话报警。
女人似乎很害怕被警察带走:“不要报警!不要,求求你们,我不能去警察局,我的两个孩子明天还要去补习班,我不在,他们会害怕。”
苏雁眼眶一热,突然想到每一个被妈妈照顾的早上。她性格内向,妈妈怕她在学校不爱说话会吃亏,从没让她住过校。为了陪伴她,妈妈很早就辞掉工作当起家庭主妇。她的妈妈也是名校高材生,当年被各大公司抢着要的。
苏雁对经理说:“你好,请问她打碎的东西多少钱,我赔。”
餐厅经理认识周佳鸣,君誊很多高管都是这的常客,他带过来的客人,他哪敢怠慢:“既然这位小姐开口了,都是熟客,餐具钱就算了。”
中年女人大概是想到了孩子,冷静下来,没再哭闹,抬起头看向苏雁:“谢谢你,姑娘。”
“你是不是没带钱?”苏雁看到女人身上只穿睡衣,应该是直接从家里跑出来的,从书包翻出钱包,把仅剩的两百块现金给了她:“打个车回家吧。”
中年女人泪如雨下,哽咽道:“谢谢。”她接过钞票,擦掉眼泪,脸上被掌掴的指痕越发明显:“你留个电话,等我回家就把钱还给你。”她的谈吐变得得体。
苏雁抿唇笑一下:“不用还了,快回去吧,你孩子在家等你呢。”
中年女人抬手拭泪,又道了声谢,转身离开餐厅。
*
回家路上,苏雁给苏锦文打电话:“爸爸,你一定不能辜负妈妈。”
苏锦文被吓个半死不活,立刻从座椅上弹起来:“闺女,你是不是掌握了什么黑我的虚假情报!我对你妈忠心耿耿!”
苏雁默了默,吐出一句:“爸爸的反应好像在心虚。”
“我没有!”苏锦文举起三根手指发誓:“我要是对不起你妈,我天打雷劈!不对,怎么就成我对不起她了,咱家的财政大权被她一手独揽,只有她一脚踹我的份儿!”他反应过来:“爸爸才是挨欺负的那一个啊宝贝女儿。”
苏雁放心了:“那就好。”
苏锦文:“??”
……
苏雁洗完澡,站在露台上吹风。
城市夜灯汇成无边星河,远方高架桥上车流不息。
想到刚才在餐厅里发生一幕,她特别想变身成超级英雄,可以打败所有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让出轨的男人得到最可怕的惩罚。
露台上的躺椅看着很舒服,苏雁躺上去,晃晃悠悠的就睡着了。
*
晏回时回家后,看到鞋架上苏雁的小白鞋,把她白天换下来的衣服带进盥洗室。
他走到她房间门口,门开着,人不见了。
晏回时楼上楼下找了一圈,最后在露台找到了苏雁。
小姑娘一头乌发瀑流般自椅背泻下,浅蓝色泡泡袖睡裙被风吹得鼓起,像一位沉睡的小公主。
怕她吹感冒,晏回时半蹲在她身侧,低声喊:“苏雁,回房间去睡。”
苏雁梦见院子里的桃花快要开了,晏回时站在树下,嘴角噙着笑,一遍遍叫她的名字,如梦似幻。
她羞赧应声:“我今天看到有个人出轨,还打老婆。”
他勾唇淡笑:“我舍得打蜜蜜?”
她的胆子突然变得好大,踮起脚尖,双臂环住他的脖子,脑袋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又羞又怯:“舍不得。”
周围风动花开,全都成了情诗。
晏回时叫了两声,这姑娘睡得太沉,没反应。他正准备去客厅拿毯子,苏雁突然伸手,一把抱住他。
她动作太快,他来不及闪躲。
晏回时:“……”
手腕碰到男人颈侧皮肤的那一瞬,苏雁脑子里轰然炸开几道白光,几乎是立刻清醒过来。触觉顺着血管蔓延,她心脏狂颤两下,滞住呼吸。
如果现在解释她不是故意的——
他会相信吗。
她的脸颊贴着他的衬衫,鼻腔钻进他身上好闻的清寒气息。
手臂还挂在他脖子上!
苏雁心乱如麻,突然不知道该不该“醒”。
可能是太过于震惊慌张,触底反弹,使得她灵光一现,竟然想到了说梦话这种对策。
她假装睡得迷迷糊糊,像是无意识地,对着晏回时喊了一声:“爸爸。”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苏雁晏回时完整版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