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头三尺有神明(白藏)
举头三尺有神明(白藏)

举头三尺有神明(白藏)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6-21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白藏,举头三尺有神明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无cp#单元小故事#不知何时起,都市流传着一个异闻。倘若你的执念足够强烈,就能唤来神祇,为你达成所

白藏小说简介

@蚂蚁新报:[#伍城被性侵女生跳楼自杀#今日(9月20日)凌晨12点,伍城被性侵女生玲玲(化名)于宿舍六楼天台跳下,幸运的是她落在自行车棚上,且被晚归的学生及时发现,送至医院治疗。据悉,玲玲在校学习优异,多次获国省奖项,连续三年担任班长。]
……
……
[这个码是认真的吗?伍城,宿舍,跳楼,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伍城的大学不少,但跳楼也就伍大了吧…233333333。很多人不还在猜为啥吗,破案了。]

举头三尺有神明白藏全文阅读

[隔壁班的那个?她就是被强……卧槽,大新闻。]
[林椋?感觉平时挺阳光一人。]
[说起来,她这段时间确实不太对劲,神经兮兮的。]
[卧槽上面的人有病吧,带名字都不打个码!]
[班长人超好的,你们别乱说啊。]
[L不是那样的人。跳楼…可能家里有什么事,或者最近压力大吧。那种事,别一张嘴就安在别人头上好吗!]
[跳楼的是她啊?我说她这几天怎么没来上课。]
……
……
-“喂,你听说了吗?经贸183的班长…”
-“看不出来,她还赚这种外快呢。”
-“真假!?她成绩不是很好吗,一个国奖三个省奖,每年都全额奖学金,还是优秀班长…我怎么知道…?她在学校的那个十佳学子候选人里呢。哝,你看,我们学校公众号里还有她照片呢?”
-“这种人…还十佳?”
-“当然取消了,作风不良都被曝出来了。”
-“卧槽,网上那女的是我们学校的啊,好恶心。”
-“额…她不是被那个的吗?又不是主动。”
-“大半夜花里胡哨的从酒吧出来,还不主动?真是当婊|子还要立牌坊!”
-“说风凉话的人才该退学吧,二十年的教育都喂狗了是吧,不懂用事实依据说话吗?警方都还在调查,你们倒是什么都知道了!”
-“我们学校的女生是受害人!请大家保护她。”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指着她!!一张口就定人罪,还以为自己挺正义啊。”
-“骂L的人自己就是qj犯吧,这么能为qj犯着想。”
-“对,我就在想,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大的恶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L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呢,明明她才是被伤害的那个。”
-“啧,做了还不让人说。”
-“主动点,退学吧。”
……
……
哐咚——砰。
像是做了一场冗长的梦。
梦里她不断地跌落,但没有失重感,反而充盈着回归的温暖。那是被黑色浸染后的宁静。
可这种温存,在林椋睁开眼的那一刹那,毁于一旦。
“椋椋…你醒了?”
这声音滚落好几个梯度才传入她的耳廓,混着让人眩晕的耳鸣。
林椋无力地歪了下头,陷入软绵的枕头里。
她有种灵魂出窍的麻木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直到她看见头顶的惨白的天花板,嗅到满屋子让人恶心的消毒水味。
她的大脑像是裹了层保鲜膜,无法思考的窒息感闪烁着警示红灯,可她清楚地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才是真正让人绝望的事。
她怎么没死……
究竟是为什么。
为什么啊啊啊啊啊!!!
……
季在伸手虚虚地搂住林椋的脑袋,就像是想要把她整个保护在怀里一样。
“不怕。”
“不怕了,都会过去的。”
季在的嗓音有种独到的理性质感,就像她本人一样,总是让同龄人忍不住信赖。
不熟悉她的人会误以为她高冷。
但真正处起来就知道,其实她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季在不擅长表达感情,她把对友谊的重视都放在心底。尤其对于两个室友,她一向是当成妹妹看待的,不论是娇纵的姜琪,还是懂事的林椋。
她自诩足够理性坚强,但这一刻,她升起一丝怨懑。
为什么她那天偏偏要去市区买东西,为什么知道两人去酒吧不跟过去看一看,为什么不问问林椋准备怎么回来,为什么不等人回来再睡!
原本有那么多的时刻,她可以阻止这件事发生。
可她什么都没有做。
就这么错过了。
可她最恨的……还不是这些。
而是她带林椋报警这件事。
季在不是不知道报警可能产生的负面效应,但那就像是吃药后的副作用,总不能因为有副作用就放弃治疗吧。
当时姜琪再三|反对。
她说报警对林椋的名声不好,说出庭公证把受害人逼疯的案例,说难堪的事本应该低调处理。
那是她第一次冲姜琪发火。
她斥责姜琪,如果不是她非要去酒吧,林椋就不会受到伤害。
每次姜琪都是惹祸的那一个,不管是打翻外卖还是忘记打扫,不管是夜不归宿还是小组作业,都是林椋主动给她兜底。现在她祸害了林椋,连帮林椋讨回正义的勇气都没有,平时张牙舞爪天不怕地不怕,遇事却只知道躲在人后当个胆小鬼。
更何况……
什么叫难堪的事?
为什么犯罪的人不感到难堪,不被人蔑视,不加以谴责,反而受害者要遮遮掩掩小心做人。
这叫什么道理!? 
姜琪哽咽着说对不起,她说她就是胆小,她害怕事情闹大,因为她清楚地知道……有一种伤害,比伤害本身还要可怕。
因为这种事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想息事宁人吗?因为会受到伤害,就不追求公平正义了吗?
姜琪说可以私下报复那个人。
季在向来看不惯这些使在背地里的手段。
记得有一次姜琪怂恿林椋在她的评优加分里动些手脚,虽然姜琪很快解释说是玩笑,但这并不代表她真的没起心思。
姜琪交往过不少人,经验可以汇总成一本攻略手册。她说得到别人的喜欢其实一点都不难,只要用些心思,就算别人的男朋友也能变成自己的。
这些零碎的她怎么都记不住的细节,一瞬间涌上脑海。
她脱口而出:“你的心机是不是都用在勾搭陆礼上,所以才把椋椋害成这样。”
其实说完她就后悔了。
姜琪或许骄纵任性,也有些女生的小心思,但绝不是那种心机深沉手段阴损的人,她其实知道。
她素来不是会说这种话的人。
但那时不知怎么的,大脑仿佛被酒精麻痹般开始颠三倒四的胡言乱语,涂抹毒液的利箭就那样射向身边人。
姜琪的情绪一下子就炸了:“凭什么怪我,是我的错吗!又不是我让林椋坐上那辆车的!”
……

白藏免费阅读

……
砰砰砰。
“请进——”季在回神,抬头看向门口,一愣,“姜琪?” 
季在和姜琪很少在医院碰面,或许是刻意避开那种尴尬。就算明知道对方只是一时的口不择言,可说过的话覆水难收,再温存的感情,也经不起恶语相向。
得知林椋苏醒的消息,两人难免都想第一时间探望。
季在下意识侧开身。
姜琪犹豫几秒,走进门,把手边沉甸甸的塑料袋放在桌上。然后她深呼吸一口,才挂着如常的笑容转身:“椋,我带了你最喜欢吃的芒果,城北青园那家的哦。”
林椋伤的不算重,但睡了好几天,医生说大概是因为精神上的原因。
想到这,姜琪的手指惴惴不安的舒展几下。
这些天她总是做噩梦。
她梦见那天晚上,林椋在黑夜里拼命地奔跑朝她求助,她却躺在陆礼的怀里笑得开心,画面一转,变成林椋面无表情地朝她伸出血迹斑斑的手……
她总是在这一刻惊醒。
陆礼搂着她说那根本不是她的错,感觉愧疚不过是情分。可她却觉得季在说的对。
如果不是她,林椋就不会……
“椋椋,我跟你说,青园进了新货,国外刚运来的超级甜的夕张麦伦蜜瓜。你现在想尝……”姜琪的声音蓦然停顿。
病床上的林椋用一种极其陌生的眼神盯着她,就好像噩梦里那个血手的主人。
姜琪差点维持不住脸上的表情:“椋?”
“琪琪。”林椋的语气轻淡的很,“你跟陆礼…和好了吧?”
姜琪紧紧捏着手指,轻微点点头。
“那挺好的。”林椋笑了一下,“那天我给陆礼打电话,就想着你们能借此机会和好。”
姜琪忙不迭的说:“我知道。”
我知道,所以……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
姜琪嗫嚅数次,终于开口:“椋椋,对…”
“琪琪。”
“诶?”
“那天,你真的喝醉了吧?”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说起来,我会打给陆礼,还是因为琪琪你说过,如果你因为某个人在买醉,你最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有人能帮你在最好的时机,打出那个电话。”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琪琪,你以前说你千杯不醉,真的吗?”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没有人知道,她最愧疚的,根本不是带林椋去酒吧。
而是那天坐上陆礼的车后,她眯着眼摩挲着陆礼的喉结,借着酒意凑过去舔了舔:“你要…送谁…?对椋椋…献什么殷勤…啊?”
陆礼忍不住拉着她吻了吻:“不送谁,只送你。”
那时觉得能咀嚼一辈子的甜言蜜语,现在光是想一想,就好像充满罪恶的卑劣感。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
……
“……不放心可以住院观察,也可以出院休养。小姑娘还是挺幸运的,除了右腿骨折,其它都是些皮外伤。”
“谢谢医生。”
季在关上门,用额头抵住窗玻璃。
她第一次注意到,走廊上的地板是大片的蓝色PVC塑胶,中间的棱形图案是米黄和绿色的,隐晦的传递着安抚的温和,以及希望的生机。
可住院部的人都来去匆匆,很少有人注意到这点。
“在在?”
“诶。”她收起情绪,转身,“椋椋,怎么说?”
林椋倚靠着半摇起的病床,面前摊开的餐桌板上放着几个玻璃碗,盛着削好的苹果块和凉西瓜。
“我啊……”林椋的脸色稍白,却比之前好了许多,只是整个人有种过分的宁静,就像是夏季过后的秋日,再也回不到从前的热烈,“回学校吧。”
季在心里咯噔一下。
她该怎么告诉林椋,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林椋”是谁了。
学校,老师,网友,同学……
那种被恶意环绕的绝望,只是在网上就能逼死林椋,如果来到现实…
…会怎样。
林椋:“上学年的评优评奖工作已经开始了,我要统计全班的绩点、德育分还有能力分,每次都要弄很久。再拖下去,就来不及了。”
——林椋的语气正常的就像刚返校那会儿。
季在:“不用着急吧,你还是该多休息休息。这些可以让别的班委来做。”
林椋:“他们都不熟悉流程和算法。”
——但,就是这种正常……
季在:“你那里不是有去年的模板吗?可以发给他们。”
“怎么?”林椋透黑的眼看向季在,“我不能回学校吗?”
——才让人觉得不正常。
“不…”
“说起来,你说我的手机摔坏了,那现在修好了吗?”
“……”
空气突然的安静,那些遮掩不住的东西,仿佛要冲破桎梏而出。
现实不会如人期望中生长。
所以,站队正义的一方小心翼翼,受到伤害的苟且偷生,加害别人的却理直气壮甚至坦坦荡荡。
因为有一种原罪,叫做——
受害者的清白存疑。
……
每个人都希望世界对自己善良一点。
再善良一点。
可世界它……根本听不懂人们的祈愿。

小编推荐理由

举头三尺有神明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