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德公主二嫁(嵇玉姝裴琰薛松)
昭德公主二嫁(嵇玉姝裴琰薛松)

昭德公主二嫁(嵇玉姝裴琰薛松)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6-21

小说介绍

《昭德公主二嫁》嵇玉姝裴琰薛松之小说已经完结,这里为您提供嵇玉姝裴琰薛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若是薛家愿意,她便也同意这门赐婚,若是薛家不愿意,她就让圣上收回这心思。毕竟昭德公主身份高贵容色出众,在鄞京根本不愁嫁!

小说简介

男人墨发高束身形修长,除却眉宇间风雨欲来的盛怒外,别有一番鄞京儿郎的如玉风采。
约是得了消息匆忙赶来,他罩在外面的青色披风被吹得有些凌乱,掠至她身前时,还带着独属于秋末的寒凉。
这个男人是她的驸马,薛松之。

昭德公主二嫁全文阅读

【前377年,卢王朝灭亡,天下大乱,战火四起。
中原无主,诸侯割据为政,北有草原九部虎视眈眈,西有羌国伺机掠夺。
时任鄞州刺史的嵇坚率兵起义,两年时间迅速攻占河中府、尹昌府、隆德府等地,于前375年建立夏朝,建元启德,史称夏高祖。
启德二年,高祖立嫡长子嵇世漳为太子。
启德三年,太子妃冯氏诞下一女。高祖圣心大悦,赐名玉姝,号昭德公主。另赐食邑千户,府兵五百,珠宝万千,一时荣宠无数。
启德十五年,高祖薨逝。太子世漳继位,改元承顺,史称夏高宗。
承顺四年,昭德公主出宫建府,同年,薛松之尚公主,封驸马都尉!】
-
“嵇玉姝,枉你身为皇家公主,却如此蛇蝎心肠,竟做出嫡母残害庶子这等恶毒之事?这便是你皇家公主的教养吗?”
薛府主母曹氏坐在上首,狠狠拍了下造型古朴精贵的鸡翅木八仙桌,对厅中站姿挺拔的女子怒目而视。
女子身穿湘妃色长裙,发髻简单挽起,斜插一支碧玉瓒凤钗。年龄约莫刚过双十,姿容生得明艳,尤其一双眸子,抬眼间便觉潋滟多情。
颜色这般好的人物,偏偏面色憔悴苍白,身形消瘦无骨。像是二月里随风摇晃的纤柳,总给人摇摇欲坠的错觉。
曹氏瞧见她这模样就觉心烦,听到旁边林萱月的小声啜泣,更是胸中烦闷!
皱眉半晌,她转头看向林萱月,呵斥道:“别哭了,还不快去瞧瞧垚哥儿?”
林萱月抽泣声顿停,她抬起发红的眸子面露委屈:“母亲,垚哥儿差点就没命了,难道这事就这么算了?”
曹氏一脸不悦:“她是皇家公主,姓嵇,我一介普通妇人能拿她怎么办?”
这话说得咬牙切齿,斜睨嵇玉姝的眼神满是讽刺意味,显然心中也是十分不满。
厅中静默,一时间只剩下林萱月的小声抽泣。
也不知过了多久,站在厅中的嵇玉姝终于轻声开口:“母亲,我没有推垚哥儿……”
声音干涩低哑,还有些无力。
这话嵇玉姝已经说了无数遍,可曹氏不信她,也没有人信她。
甚至连那些眼生的丫鬟婆子,都一个个跳出来指责她,还义正言辞的作证,说亲眼看见她把垚哥儿推入了湖中。
嵇玉姝有些不知所措,更有些茫然。
垚哥儿是驸马的长子,虽然是庶出,可怎么算,也要称呼她这个嫡母一声母亲。
她做母亲的人,怎会对一个五岁小儿下手?
从垚哥儿落水到现在,她被罚站在这里一个时辰,任凭解释的话说了无数遍。到如今,是真连一句有力的辩解也说不出了。
罢了,早就知道这薛府容不得她,随意构陷她一个罪名又何其简单?
嵇玉姝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垂下眸子抿紧了唇。
曹氏看她这副病怏怏的模样,漫骂声又要响起,却不料,一道蕴含怒意的男声自厅外率先传来。
“嵇玉姝,你个毒妇!”
嵇玉姝闻声,身子一僵,转头看向大步走进来的男人。

昭德公主二嫁免费阅读

男人墨发高束身形修长,除却眉宇间风雨欲来的盛怒外,别有一番鄞京儿郎的如玉风采。
约是得了消息匆忙赶来,他罩在外面的青色披风被吹得有些凌乱,掠至她身前时,还带着独属于秋末的寒凉。
这个男人是她的驸马,薛松之。
薛松之进入厅中,竟是一句话都没多说,抬手先给了嵇玉姝一巴掌。
“看来还是我太纵容你,平日里仗着公主身份欺辱萱月也就罢了,今日竟还敢对垚哥儿下这等毒手。若垚哥儿出了什么意外,我定要了你的命!”
清亮的巴掌声响彻在大厅,嵇玉姝白皙的脸上瞬间留下一个清晰红印。
她睁大眼睛,没有听清薛松之说了些什么,只觉得眼前一阵一阵发晕。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她捂着脸愣愣的看着薛松之,竟一时有些回不过神。
小声抽泣的林萱月看到这番情景,垂眸掩去了得意之色,倒是曹氏皱着眉头站了起来。
“文柏!”
嵇玉姝再如何不中用,到底是大夏的公主,怎么能当着这么多人面……
曹氏看向嵇玉姝,却见这位从小受尽宠爱的昭德公主,眼里没有半点怒意,只有满眶委屈的眼泪。
曹氏想到往日嵇玉姝的讨好和小心翼翼,眸子闪了闪,又脸色冷漠的坐了下去。
她看着薛松之语气缓缓道:“文柏,你怎能这般冲动?公主到底是你的发妻!”
这话不仅没有安抚到薛松之,反而让他胸中怒火更盛,他看着满目泪水的嵇玉姝冷笑一声:“发妻?若不是当年她死皮赖脸求圣上赐婚,如今成为我薛文柏妻子的人该是萱月!”
林萱月听到这话,眼泪顿时从眼角蜿蜒不绝的流下来,语气也哀哀戚戚:“文柏哥哥,如今我早就不求这些名份地位了。我只希望垚哥儿能平平安安的,可他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林萱月越说越伤心,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泪痕,看的薛松之心痛不已。
心爱之人被抢了妻位,幼子遭下毒手,他满腹经纶却因尚公主不能入仕……
新仇加旧恨一时累积心头,让薛松之看向嵇玉姝的眼睛都发红起来。
他死死盯着嵇玉姝,面容扭曲,咬牙切齿:“来人,上家法!”
嵇玉姝听到这话,连忙害怕的往后瑟缩了一下。
一根粗如拇指的藤鞭很快被人端了上来,薛松之将鞭子拿起,看着不停后退的嵇玉姝声音发狠:“嵇玉姝,即便你是天家公主,可既已嫁到了我薛家,那就是我薛家的人。你这般不守规矩,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话音刚落,凌厉的破空声响起,藤鞭甩下来狠狠抽在了嵇玉姝背后。
嵇玉姝尖叫一声,往后躲避不及,竟直接绊倒在了地上。
薛松之的第二鞭很快又抽了下来:“我今日便教导教导你,该如何相夫教子,该如何为人嫡妻……”
藤鞭划破长空,一次又一次落在嵇玉姝的后背上。嵇玉姝伏在厅中,后背衣衫被打破了好几处,血痕遍布、鲜血溢出。
也不知过了多久,痛呼声渐渐低了下去,到最后了无生息……

小编点评

嵇玉姝裴琰薛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