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芙宇文衍小说(纪芙宇文衍)
纪芙宇文衍小说(纪芙宇文衍)

纪芙宇文衍小说(纪芙宇文衍)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21-06-22

小说介绍

古言虐文《纪芙宇文衍小说》已完结,为你提供纪芙宇文衍小说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腊月二十七,对于纪芙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就在七年前的今天,她和宇文衍互许终身。

小说简介

腊月二十七,对于纪芙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
就在七年前的今天,她和宇文衍互许终身。

纪芙宇文衍小说完结版全文

纪芙没回头,声音却淡了点∶"他又去沈鸾那里了,是吗
大殿里陷入沉默。
纪芙低下头,轻声低喃∶"七年感情,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询问,只是没有人能给她答案。
片刻后,纪芙望了一眼议事的文宁殿,抬手示意画春扶她起来。
刚站起,猛烈的咳意便席卷了她的喉咙,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后,帕子上多了丝丝赤红,站在一旁的画春脸色骤变
纪芙却似乎早已经习惯,她说∶"去拿药吧,还没到傅太医说的那么严重。
画春看着纪芙面不改色的服下药,她躬身退下,脚步一转,却直接走出了长春殿。大殿内,纪芙又开始绣荷包,一针一线,她绣的认真极了。
好似要把她后半生的相思都绣进这小小的荷包。
最后一针落定,纪芙揉了揉酸涩的眼眶,轻声唤道∶"画春。
脚步声传来,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推开殿门,男人绣着金线的鞋子跨过门槛。
纪芙呆了,她好像有大半个月没有见过宇文衍了。
宇文衍坐在她对面,浓眉蹙起∶"你那小宫女跪在坤绵宫外,说你病了。可朕怎么瞧着,皇后脸色还不错
纪芙听到这话,脸色不由一白,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
这幅样子在宇文衍看来,就是心虚作祟,冷眸一扫,殿内冷清至极,更觉得厌烦。
他站起身∶"六宫之主身为表率,朕不希望你以后再使出这种下作手段!否则,我不介意让这个位置换个人坐
纪芙看着男人冷淡的眼眸,突然疲惫的想,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自己说话竟然如此冷漠了
若他知道自己的病情,是否还如现在这般冷情
文衍,我真的病了。"纪芙开口
纪芙开口。
宇文衍看她一眼,突然缓缓俯身朝她凑近,纪芙睁眼看他一点点逼近,直至两人呼吸交缠———
有病就找太医,朕是皇帝,找我作甚?"宇文衍吐出的话凉薄至极。
纪芙就像被人泼了盆冷水,连指尖都泛着凉。
这时,有太监的声音传来∶"皇上,鸾贵妃那边派人问话,要不要等您安歇
隔得这么近,纪芙看到男人的脸色几乎是瞬间就柔和下来,他毫不留恋的转身就走∶"去坤绵宫。
他悄无声息的来,生怕沈鸾知道他来了。又浩浩荡荡的走,丝毫不考虑她身为皇后的面子。
画春跪在门外,匍匐在地上呜咽∶"娘娘,奴婢该死
纪芙的脸被外面的冷风吹得僵,殿内一片静谧。
久后,她才开口∶"不是你的错,是我没有这个命罢了。
宇文衍,我终究没有这个命,能望你一世。

纪芙宇文衍小说免费阅读

腊月二十七,对于纪芙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
就在七年前的今天,她和宇文衍互许终身。
当年依旧是皇子的宇文衍抱着她说∶"无论是眼下的悠闲生活,还是他日为帝的日理万机,我一定会在今日陪你用膳。
纪芙换上一身新衣期待的看着宫门处。可日上三竿,宇文衍没来。
日落西山,依旧没见他身影。
文衍,七年你都坚持了。这最后一年,你真要失约吗?"纪芙低声自语。
冬日的寒风浸透了她单薄的身体,胸肺间仿佛真破了一个大洞,她猛地一阵咳嗽。
这一次,她竟直接咳出一口血来。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纪芙心中一惊,急忙偏过头去,用袖子拭去唇边血渍。
但来人不是宇文衍,是纪芙的三嫂,洛云
洛云行色匆匆,眼中全是惊慌和无措,但看到纪芙嘴角那一丝血迹不由关切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纪芙抹去最后一丝血渍,面上淡定∶"只是喝了碗补药,嫂嫂不必担心,怎得今日这么晚还进宫来见我?阿满呢
话刚落音,洛云却噗通一下跪在地"皇后娘娘,求您救救阿满吧。
纪芙眼神一变,连忙扶起洛云:“嫂嫂别慌,发生了什么事?”
“阿满童言无忌冲撞了鸾贵妃,陛下竟不问缘由就要打他板子!阿满才五岁啊!求您救救他吧……“
纪芙袖中的手握紧,面上却是镇定,宽慰洛云:“嫂嫂莫要担心,且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离开大殿,纪芙便有些支撑不住,她轻唤画春:“将那药拿来。”
画春为难不已:“娘娘,不可啊。”
纪芙面色冷静:“拿来。”
画春只得应允,服下药后,纪芙便恢复了些血色,重新站直了身体。
刚踏进坤眠宫,便听见沈鸾哭哭啼啼的自怨自艾:“臣妾知道,沈家满门忠烈,确实不是我区区一个后宫妃子可比。但我腹中毕竟有着龙子,臣妾斗胆,请陛下还臣妾一个公道。”
龙子
纪芙心情复杂至极。
目光触及下首跪的笔直的孩童,小小年纪已有沈家铮铮铁骨的意味。
却见沈阿满却磕了个响头,声音洪亮的说道:“皇上,小子没有冲撞贵妃。”
宇文衍脸色沉了沉,扬声道:“来人,将此子拉出去,仗责二十。”
“住手!”纪芙拦下要带走沈阿满的侍卫,目光灼灼的看着宇文衍,“陛下,孰是孰非尚且未可定论,为何你只听鸾贵妃一面之词,阿满年幼,这二十大板下去,他可还有命活?”
“放肆!”宇文衍站起身来,搂着沈鸾居高临下的喝道:“皇后,为了一个外臣之子,你竟然枉顾朕的血脉?简直居心恶毒,看来是朕平日待你太好了。”
恶毒
胸腔中一股熟悉的痛意蔓延而上,还未到喉间,又被死死压制下去。
纪芙一字一句:“陛下,沈家世代忠良,我的四个哥哥皆为你战死沙场,这外臣之子可是我沈家唯一的血脉了。”

小编点评

纪芙宇文衍小说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